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我的不束之客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我的不束之客      我的小屋,被许多山脉、村庄和庄稼地包围着,欢快疯狂生长着的庄稼,欢快的蛙鸣声,欢快的鸟鸣声、虫鸣声,像海潮一样浸润着我,包围着我。   乡村生命总是很热情友好,每一天,都会有许多乡村小生命、不束之客来造访我。   每天早晨和晚上,总有很多燕子飞到我的小屋外来,落在各种线上,落在阳台走廊护栏边上,炸炸炸炸鸣叫,好像要用欢快的鸣叫声把我的小屋甚至整个乡间炸开花。晚上,它们就静静卧在我屋外的一根电线上,陪我度过了花开满乡野的春天,又陪我进入了雨水绵绵庄稼疯长的夏天,陪我度过了独居乡间的一个个夜晚。更有一对燕子夫妻,在一楼楼梯下面筑了一个精美的泥巢,定居于我楼下,我每天上下楼梯,就看见它们在泥巢里一家人幸福过着日子,看见它们小夫妻幸福地相依相偎卧在小小爱巢中,或者双双对对飞出飞进,令我羡慕。我上下楼梯都不敢落脚太重,尽量放慢放轻脚步,生怕惊扰了这一对恩爱小夫妻。夏末的一天午后,忽然发现一楼楼梯顶上的燕巢里忽然伸出了四个小脑袋,原来是孵出了四只小燕子,伸着黄黄的小嘴巴,等着父母飞回来喂食呢,我站在巢下,高兴地看着它们。没过多久,它们的父母亲就飞回来给它们喂食了,大概是给其中一只小宝宝喂食了一条小虫子。眨眼之间,它们的母亲或者父亲又飞出去给它们觅食去了。这一家人,真的很幸福,很令人羡慕呢。   白天一场暴雨突然来临,忽然就会有一只慌张的小麻雀误入我的小屋来避雨,我不敢惊扰惊慌恐惧的它,静静躲在一边看书。等雨停了,我赶紧打开所有的门窗,放它回归大自然。   有时是一只花蝴蝶,乡村小姑娘一样,翩翩飞舞着进入我小屋来,这儿看看,那儿看看,对我的小屋很感兴趣的样子。   有时是深夜里,我正在看书,几只蛾子,啪啪地来敲扑我的玻璃窗,好像是一些淘气的小村小姑娘,一边敲扑我的门窗,一边欢快地说,“开门嘛,开门,我们进来陪你看书”,说着,直朝我小屋里的灯光扑。看来它们是喜爱光明,喜爱我看书的灯光。我赶紧打开门窗,把它们迎进来,陪我看书。估计这些蛾子,是从小屋外辣椒、茄子、黄豆、雀蛋豆、苞谷、葵花地里飞来的,它们身上应该还带着浓浓的庄稼花粉香。   深夜里静静看书,有时是几只松毛虫,像一粒粒蚕豆红豆一样,也像一粒粒子弹一样,啪啪啪啪地扑打在我的门窗上,我也赶紧打开门,把它们迎入我的小屋。这种松毛虫,我最熟悉了,现在觉得很亲切,喜爱它,其实我小时候极其讨厌它们。那时候,我生活在乡间,每年雨季来临,移栽烤烟苗,很辛苦,有些年异常干旱,烤烟苗一移栽下地,就得开始挑水浇,一只要浇到雨水落地。有些年,烤烟长到一两尺高,还得挑水浇。如此辛苦,白天累得全身要散架,晚上还得在月光下或者打着手电筒捉烤烟苗上的松毛虫。松毛虫喜欢吃烤烟叶,一夜之间就会把一张完整漂亮的烤烟叶啃得到处是洞残破不堪。而烤烟叶子就是要卖品相的,颜色形状完整程度都极其重要。那时乡间的松毛虫又极多,晚上它们都喜欢飞落聚集到烤烟地里烤烟苗上。那时候,烤烟是我们老家农村家庭主要的经济来源,孩子读书,老人看病,建盖新房,希望都在栽种烤烟上。每一年,只要烤烟一移栽下地,我们三兄弟,每天晚上就都得陪着父母亲到地里捉松毛虫,一只捉到瞌睡来临,也可能还不能回家,烤烟叶上的烟油又粘黏,所以我们那时候极其讨厌松毛虫。但是现在看见每天晚上都有几只松毛虫来拜访我,我很高兴,不然我孤寂地独居乡间,长夜绵绵,实在难熬。   雨夜里,也会有一只蟋蟀避雨避到了我的小屋里来。昨夜一夜的绵绵雨中,有一只蟋蟀居然跳到了我床上,爬来爬去,跳来跳去。我很高兴,很喜欢它,却又很担心,深怕深夜自己睡着了,压伤了它。爬起来看看它在哪里,之后,我不敢睡下了,也不敢翻身,深怕它一忽儿恰好钻到了我被窝里,或者一忽儿钻到我背脊下边,深怕压着了它。估计它们都是从门底下钻进来的。它们可能是屋外的苞谷地或者黄豆地里跳过来的,也可能是水稻田埂上爬过来的。儿时生活于乡间,是常常可以看见蟋蟀的,它们也会常常跳进门里来,到处欢快地乱跳乱钻乱爬,几乎每夜里都可以听到蟋蟀们演奏的曲子。   每天早晨,还没起床,总有许多鸟儿的悦耳鸣唱传入我的小屋来,有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味道。布谷鸟的鸣唱,布谷布谷,执着,确实很像播种谷物的动作,重复单调,却也不乏优美。黄莺鸟的鸣唱,回环往复,宛转悠扬,似很多露珠在滚动,似清幽幽的溪水在山石间流动翻转,极其悦耳。燕子们的鸣唱,也是千回百转,跌宕起伏,一唱三叹,极其有水平。麻雀们的鸣声,好像单调聒耳,但在庄稼们勃勃生长、山脉们脉脉拥抱呵护中,也显得和谐优美情意绵绵。   黄昏和深夜里,乡间简直就成了蛙们、蟋蟀们等虫虫的世界了,蛙们咕呱咕呱的歌声,蟋蟀门唧唧唧唧的鸣唱,还有其它虫虫们唧唧嘎嘎的吟唱或者弹奏,整夜不断,伴着我入眠,醒过来,还是满乡间满世界咕呱咕呱唧唧唧唧的虫虫鸣奏歌声。   乡间生活,最幸福最欢快的,大概就是这些蛙们、虫们和鸟儿们了。真的很羡慕它们。这些乡村邻居们,真是太友好好客了,它们自己忙碌在广阔的乡间大自然里,也要让歌声来造访我,也要把歌声送给我。   武汉哪里有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江苏哪里能看癫痫病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癫疯科挂号陕西专科癫痫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