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二叔(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美文

我的二叔,也就是我岳父的弟弟成公讳志虎,于一周前无疾而终,终年八旬有一,明天就要举行葬礼了。

自从二叔去世后,我的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感到万分的沉痛……

明天将要为二叔举行葬礼,按照农村的习俗,今天下午该给二叔“烧纸”了。我独自坐在堂前,回忆起他老人家坎坷艰难的一生,不由地泪如泉涌……

岳父弟兄三人,岳父是家中的老大。在那战乱不堪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岳祖父母被横行霸道的土匪活活烧死在家里。那时,岳父刚刚成家立业,二老突遭横祸,千斤重担就压在了岳父身上。岳父母把年纪尚幼不谙世事的二叔、三叔拉扯成人,受尽了人世间的艰难苦辛。

二叔一生命运多舛,是一个苦命之人。他和本村剧团里人称“假娃子”的叔岳母成家后,堂内弟六七岁、小妹十一二岁时,叔岳母离家出走远走高飞杳无音信。这一来,二叔既当爹又当娘,一把汗一把泪地把内堂弟妹拉扯成人,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了。

好不容易给堂内弟娶了媳妇,可弟妹性格痼弊难以捉摸,翁媳关系一直不很融洽。二叔年轻力壮时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把自已的乳汁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儿孙,献给了这个家庭。然而,当他年近八旬时,为了一件区区小事,家庭矛盾陡然升级了,最后竟然导致他在一个房檐下另起锅灶,让人唏嘘不己。

我和爱人看到二叔的窘境,就攀上了他这门亲戚。我的岳父早年就去世了,在几十年的交往中,我把二叔当成了自己的亲岳父来关心照顾他。

二叔是一位勤勤恳恳埋头苦干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没有清闲过一天。每次去看望他老人家时,他不是在地里劳动,就是在家中干活,从来就没有看他清闲过。年轻时他有加工木制工艺品的手艺,生产队下工回来后,就一头扑进加工房中,加工各类工艺品,以贴补家用。

二叔性格耿直、待人忠厚,在村中有很好的口碑。他善待友邻,从未与人闹过啥矛盾和纠纷。记得他在六十多岁时,给一个亲戚看守烂尾工地。作为外甥的工头,由于经营不善丢下工地没有了踪影。偌大的一个场地上只有他一老头子,他硬是依靠拣破烂度过了三年清贫如洗的光景,最后徒手而回。现在想起来,他老人家当年不知是怎样度过那如同乞讨一样的岁月的。

近年来他老人家身体看上去还算硬朗,五月初他还来到我家给孩子送端午,看上去依然很健谈,和我拉家常谝闲传,问东聊西,思维很清晰,我为老人家健康长寿感到十分欣慰。

一周前的上午十时左右,内弟突然打来电话,说二叔病情有些严重了,想见我和爱人一面。闻讯后,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妻子急忙驱车来到小妹家中。一进门,看到天井院内摆了一口未油漆的棺木,我的心中就有了几分不祥之感。内弟和小妹告诉我,老人已病了五六天了,早上村里人来探访,糊涂的连人都认不清了。我急忙来到老人病榻前,只见他眼窝深陷气息奄奄,瘦弱修长的身躯静静地躺在床上,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似的。妻子抚摸着老人那骨瘦如柴的手,说:“爸,我们看您来了。”我低下头亲切地问道:“二叔,你能认得我么?”老人听到我们的问候,眼前顿时为之一亮,顿了顿身子,似乎想起身迎接我们,可力不从心,无奈地欠了一下身子,苦笑了一下,“看你说的,我咋能认不得你?”我问道:“二叔,您早饭吃的是啥饭?”二叔说:“吃的是稀饭。”内弟轻声说:“咱叔糊涂了,早上喝的是牛奶。”说到这里,二叔艰难地看着我和妻子,霎时老泪纵横,口中喃喃地呼唤着内弟的名字。我知道,老人家这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也在嘱咐我们要多关照他。

我知道老人在世的日子不多了,不由地鼻子一酸,热泪一时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说:“二叔,过一周后就是您的寿辰,我们会给您来拜寿的,到时候我们一起高高兴兴地给您过生日!”他艰难地搖了摇手说:“唉,过不成了……”

我握着二叔脉搏微弱跳动的手,叮嘱内弟赶快找人把棺木油漆了,以备不测。随后,我和妻子向老人道别,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病榻。想不到,这竟成了我与二叔的永别!

事后,内弟告诉我,自我们离开后二叔似乎了却了一桩心事,便昏昏迷迷地安睡了过去。就这样,他再也没说一句话,安安祥祥地闭上了双眼。十四个小时后,他老人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下午,我和众多的亲友来到二叔家祭奠,现场哀乐低回哭声一片。望着二叔那慈祥的遗像,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二叔,您的女婿祝您一路走好!

明天是老人出殡的日子,天气预报称有小到中雨,我们都为老人下葬的天气捏着一把汗。

第二天早晨四点我和爱人就早早地起了床,五点一刻就赶到了二叔家里。一大早天空乌云密布,眼看大雨将至。

丧礼办得简洁周到,六点半起灵,七时许到达了村北坟地,这时刮起了一阵疾风,天空一下少了很多乌云。

村里老老少少近百人赶来送葬,加上亲戚孝子足有200人,场面宏大肃穆,可见二叔在村中的威望很高。

在村人亲戚的共同努力下,二叔入土为安了。

下午两点刚过,一场瓢泼大雨下起来了。

人们议论纷纷,都说二叔心地善良,苍天有眼,让他干干净净地入土为安,这都是他老人家生前积的福!

敬爱的二叔,您静静地走了,可您老人家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您慈祥的音容笑貌永远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石家庄选择癫痫医院有哪些技能?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家青少年癫痫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