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冰心】田野(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诗词

在我十四岁那年,父亲说,别整天窝在家里,走出去。父亲给我一把镰刀,母亲给我一个小笆篓,我拿着镰刀,背着笆篓,从此,走向田野。

田野依山势铺展,或隐或现,向山麓绵延。我站在田野上,总想把它装进我的胸膛,溶入我的血液,冲动和冥想像清晨的薄雾从心底涌起,弥漫。我仿佛来自田野,田野与我心性相通。

我不愿待在家里。尽管早晨的阳光能从瓦楞的缝隙中斜斜地探进头来,把许多圆圆的小光斑撒在地上,几颗尘埃在光束里翱翔。老鼠在房梁上来回穿梭,嬉戏,谈情说爱,发出窸窣声和“吱吱”声。公鸡站在堂屋的门槛上使劲伸长脖子,把脸憋得通红,“喔喔”打鸣。小黄狗悄悄地来到我的床前,趴着床沿,像人一样站立,摇着尾巴,朝我撒欢……相处久了,觉得乏味。

我把目光投向屋外,延伸至广阔的田野,我要走出去,走到田野上,那儿才是我的天地,我的舞台,有无穷的乐趣。

三月,太阳的脸又有了红晕,阳光暖起来。雨还赖在冬季里沉睡,偶尔打个哈欠,下一场小雨。云,白白的,不多,才三两朵,在暖阳里昏昏欲睡,一动不动。憋了一冬的叫天子,在草丛里与天空之间窜上窜下,成天歌唱,没完没了。紫云英抢占了田野,给田野披上了淡紫色的地毯,引来蜜蜂嗡嗡忙碌,蝴蝶飞舞。紫云英不仅能做绿肥,还是猪和牛的美食。厚厚的,软软的,像床,我们在田野上追逐,嬉戏,笑声在田野上飘荡。

累了,躺在紫云英上或草丛里,目光早已越过云朵,仰望海一般的蓝天,让心灵飞翔。身下,有窸窸窣窣声,那是小动物在潜行,忙碌。我知道,在我的身下,隐藏着一个动物世界,一片田野就是一个动物王国。我很好奇,在那个王国里究竟居住了多少动物子民。

父亲扛着巴柱(加固田埂的工具)、犁和耙,牵着水牛,走向田野。父亲干活细致,一丝不苟,像一个虔诚的田间艺术家。他摸透了田野的秉性,不用看,不用想,心里装着活儿,早就有了谱。田埂的熟土必须刨掉,加固后再糊上巴掌厚的稀泥。生土不能动,动了会漏水,就像碗裂了缝。开犁了,犁多宽多深,父亲都有自己严格的标准。深了浅了,会影响田的肥力和禾苗的生长,总之,要恰到好处。黑黑的泥土卷着紫云英,像波浪一样在父亲身后翻滚,延伸。

于是,一个隐蔽的动物王国被敲开了大门。水哗哗地流进田里,旱田成了水田,淹没了“王国”。蚯蚓、油铃、蝼蚁、甲壳虫等无处可藏,纷纷出逃。来不及躲藏的,被乌鸦、喜鹊、燕子、煤山雀叼在嘴里,成了它们的美食。我惊叹的同时,也同情它们流离失所,或被鸟吃了。可我更喜欢看燕子上下翻飞,啾啾呢喃;喜鹊站在田埂上四处张望,搜寻,不时飞向田里捕食;乌鸦胆大,跟着父亲后头,不远不近,收获最多;煤山雀最谨慎,最易满足,叼一条蚯蚓就飞走了……

我喜欢看鸟儿聚集,捕食,叽叽喳喳。我看得入迷,多少个为什么涌进脑海,忘了拔猪草,被父亲呵斥,连忙做出干活的样子。

晚风徐徐,在田野上游荡,吹落了夜幕,摇曳了满天星辰。

堂屋里的八仙桌上,煤油灯发出昏黄的灯光,我们兄弟四个围在桌旁,埋头做作业。大哥拨了拨灯芯,剪掉灯花,罩上作业纸做的灯罩,屋内顿时明亮了许多。

我还没到上学年龄,父亲就把我送进学校,乞求陆老师收留我。一支三哥用过一截的短铅笔,一本旧本子,没有书包,我揣着它们走上了求学之路。我晓得父亲母亲忙于下地干活,大姐和哥哥们要上学,家里没人管我。父亲说,你不能一直在田野疯玩,该上学了。只有上学,上大学,才能离开农村,离开这穷山窝,去更大的地方。

可我留恋田野,不想离开。我坐在桌前,心却在田野上逡巡,游弋,像风拂过田野,抚摸水面。

父亲母亲下地还没回来,我们早已习惯这种生活,也给了我们“为所欲为”的时间。大哥拿出一盏陶制的油灯,有三个两寸长的嘴,灌上柴油,用一根长铁丝吊在棍子的一端。带上砸子,砸子是棍子的一端装上铁制的长梳子。大哥站在门边先左顾右盼,然后悄悄出屋,做贼似的。我暗喜,跟在后头。大哥不让我去,我说不让我去我就告诉父亲。大哥犹豫了一会,还是同意了。二哥留下来看屋。大哥在前,三哥在后,我在中间,提着小桶,向田野走去。

乡村的夜晚深邃,宁静,田野在夜的怀抱里安逸。只有蟋蟀在草丛里浅吟,青蛙聚在水田里约会,唱着情歌,微风在我们耳边摩挲。出了村子,大哥才点亮油灯,照亮高低不平的田间小道。将到水田边时,大哥向我们摆手,示意不要说话,并蹑踪前行,生怕惊动了水里的泥鳅。

我们凝神静气,蹑手蹑脚,仿佛没有一点声响。来到村前的水田边,大哥把灯给了三哥,三哥在前,拿灯沿田埂照水里,大哥紧握砸子跟在后面,两眼在灯光下的水里搜寻,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田里水浅,看得十分清楚。有泥鳅在水底酣睡,大哥找准位置,对着泥鳅,挥砸而下,而后立即出水。等泥鳅发觉,为时已晚,已被尖而长的梳齿扎透,流出暗红的血,任其挣扎,也无济于事。我欣喜若狂,连忙取下来放进桶里。

嘘。大哥用食指放在嘴唇上,要我别得意,别发出声音。看到大哥连连得手后,我跃跃欲试,拽住砸子的长柄不放,大哥装作不高兴,拿眼瞪我,我撅着嘴就是不撒手。大哥没办法,只好让我试试。我喜之不尽,见水下一肥胖的泥鳅静静地躺着,就急不可待地砸下去,拿出来一看,砸子上什么都没有。我惊讶不已,问哥,哥说你没找准地方,你看到的泥鳅与它实际的位置不一样,要稍微往前一点。我哦了一声,似懂非懂。后来上初中后,才晓得那是折射的原理。

我不甘心,还要试一试。岂料一只脚滑进田里,裤筒湿了一大截,鞋上全是泥,我哇哇大哭。大哥见了,连忙给我脱掉鞋,把脚洗干净。我哭着说冰死了。大哥说忍一忍,男孩子不能遇到一点事就哭鼻子。没有怨言,没有责备,说完,背起我就往回走。因我意外失足,好端端的砸泥鳅不得不提前终止,三哥很是惋惜,我为此内疚。在大哥的背上,我感到大哥的背是那样的宽阔,结实,温暖,冲淡了心中的寒意。

到家后,母亲把泥鳅剪开,去掉肠子和内脏,洗净后用菜籽油炸得两面焦黄,再放上葱姜蒜,还有酸辣椒,稍加点水,翻炒几下,一道美味就成了,香气四溢。在那个食物匮乏的时代,炒泥鳅是一道不错的荤菜,那美味萦绕在我儿时的记忆里。

高二后,我心中有了另一片田野。

太阳悬在头顶,炙烤着田野。田里的水发烫。我弯腰,手握脚耙,用力挖泥糊田埂。汗水迷住眼,流进嘴里,咸咸的,衣衫早已湿透。腰似乎快断了,我不时直起身,用手捶捶,手臂酸痛,乏力。我神情忧郁,高考失利和母亲的突然离去,使我一蹶不振,颓废,无心干活。

要精不肥,要文不武……父亲骂道。精和肥,指的精肉和肥肉,这句话的意思是啥都不是,啥都不会。父亲对我很失望,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说我大学考不上,农活又不会干。这话像锥子扎在我心里,深深刺痛了我;又像锤把我从颓废中敲醒。我强忍住委屈的泪水,凝视远处,暗暗发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要振作起来。

城西,金黄的田野一望无际,被远山环拥。村庄像飘落的云朵,镶嵌在田野之上。资江逶迤而过,奔向远方。我与堂哥、堂弟再次来到这儿,帮人打禾挣学费。

黑夜还没完全褪去,我们就抬着打谷机走向田野。老式打谷机有一百八九十斤重,水泡后更重。堂弟小我三岁,抬打谷机自然落在我和堂哥肩上。堂哥抬前头,前头重,我抬后头。我干过不少农活,可这重体力活还是吃不消,尤其是起身时,如泰山压肩,两腿打颤,汗水立马淌了下来。田埂狭窄不平,我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每天都得抬进抬出,体力严重透支,身体像散了架,躺下就不想起来。收割的稻谷用我们的肩膀一担一担挑回雇主家里,扁担压红了我的双肩,像被烙铁烫过,疼痛难忍。

打禾,个中的艰辛,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知晓。我多想放弃,但为了学费,为了前途,我咬牙挺住。

小溪在田野匍匐,蛇行,杨树沿溪边生长,粗壮,高大。傍晚,阳光收敛了许多。蝉在杨树上举行盛大聚会,齐声欢唱,歌声密集,悠扬,将田野淹没在歌声的海洋里。我很惊讶,如此密集的蝉声,不知聚集了多少只蝉,那熟悉的蝉声,把我带回了那个山村,使我想起了母亲,想起了与母亲一起打禾的时光。

母亲弯腰,头低于稻穗,挥动镰刀,割得又快又多。像收割机,一旦开动,就不会停止。与母亲一起干活,我可以歇歇,偷懒,母亲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嗔怪我是懒鬼,不好好干活。我冲母亲嘻嘻笑,母亲忍不住,也跟着笑。于是,偷懒的事就不了了之。

捉鱼,是我最感兴趣的事。父亲在插秧后放的一指大的鲤鱼,到打禾时已是三个指头大了,正是鱼肥上桌的时候。打禾前,会将水放掉一部分,水浅,鱼就露出鳍背。我一见鱼,就兴奋不已,一路狂追。鱼左右摆动,拼命逃窜,打得水啪啪作响,钻到码好的稻束底下,顾头不顾尾,被我逮个正着。我双手抓鱼,哈哈大笑。我身上溅满了泥水,成了一个泥人,而我却乐此不疲……往事恍如昨日,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我望了望天空,眼睛又湿润了。

那次我们打了七天,我挣了七十八元。到县城时,已是日落西山,我们在街边吃了一碗炒饭,舍不得住店,沿着公路徒步四十多里回家。那天刚入下旬,月亮出来晚,我们抹黑穿过一个个村庄,走过一片又一片田野。走到朱溪桥时,已是晚上十一点,两腿发涨,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此时,月亮爬上了山岗,像刚洗过似的,清澈明亮,仿佛能照见人影。我们实在太困了,坐在路边晒得半干的稻草上歇息,遥望深邃的天空,一会就沉沉地睡着了。我梦见了母亲,与母亲在田野上奔跑。

到家时,已是凌晨三点。父亲打开门,脸上有一丝惊讶,旋即转为微笑。父亲还没睡,烤酒后又煮了一大锅酿酒的米饭,堂屋里弥漫着酒味和浓浓的饭香。父亲随手从团箕里抓了一把米饭给我,说,饿了吧。

一年后,又是田野稻香弥漫的时节,我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向另一片更广阔的田野,去播种,耕耘。父亲破天荒地把我送到村口,目送我走远……

陕西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高长春哪家医院癫痫病西安靠谱癫痫病医院咋找癫痫持续性发作治疗主要是什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