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月下,笛声悠扬(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清秋,夜色透着寒凉,楼下原本热闹的场景,在此时显得有些清冷。坐在电脑前的我,又一次,敲打着关于时光里的絮语,回望着一些温暖的过往,心在文字里逐渐变得安静起来。我想,写文的人,大多都有一颗纤细而善于思考的心,习惯将生活中许多琐碎的细节,用方块字组合成自己满意的章节。生命中,或许就是有了这些细碎的散章,才让我们清淡的人生,多了许多值得回味的过往。

那笛声,就是在这宁静中,又一次传递于我的耳畔。悠扬的笛声,流淌着一幅诗意的画卷。空旷的草原,在季节的更替中,渐显苍凉。有风拂过时,能听到岁月深处的回声,那种明净而婉约的绪语。一枝梅,在白色的苍茫中,悄然绽放。一缕暗香,穿过原野,驻足有情人心上。当我还沉浸于这首有些荒凉萧索的曲调时,那笛声却转换为一曲较为欢快地《茉莉花》。我收回散落在文字中的思绪,轻轻靠近窗前。又一次看到了她,从夏夜不经意地邂逅,像是心灵有了某种约定,在心绪繁乱的日子,总能相遇。

秋夜,却难得看到如此清朗的月光。月下,那头长长的黑皮,柔顺地散落在肩上。她的神情,专注而深情,完全沉浸于音乐的旋律之中。我轻轻坐在离她最近的位置,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清寒,我不得不裹紧身上的外套。她清瘦的脸庞,目光中带着一些淡然。看到我时,那目光生出几分和善的暖意,轻轻向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我亦微笑着,安静地聆听着静夜中的唯美旋律。

笛声停止的时候,四周又恢复了安静。身后的居民楼,明亮的灯光传递着一种温暖,一种平淡安稳的幸福。她将笛子擦拭干净,然后放置好,她的动作娴熟轻巧,举止间透着一种淡淡的优雅。当她的目光再次投向我时,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妹子,天凉了,你怎么穿这么单薄就出来了?”她看着我那轻薄的外套,怕无以阻挡这冷风的袭击,目光中有了一些疼惜。我笑了,开玩笑地说:姐姐的笛声一响起,我就沉醉于这悠扬的笛声里,忘了换衣服,就跑来看姐姐。

然后,我俩都笑了。像是相交已久的友人,又似亲近的姐妹,说着随心而琐碎的话题。虽然同住一个小区,但这个小区很大,聚集了许多单位的住户,而且都要工作,早出晚归,所以很少能碰面。但每当我感觉疲倦的时候,总能听到窗外姐姐的笛声。那笛声,划过夜空,在我耳畔响起时,我总是驻足原位一动不动,我怕稍微动一下,就会错过一个美妙的乐符。

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我只知道她姓“秦”,年长我一些,于是我唤她秦姐,她唤我妹子。我知道,今夜,秦姐的笛声里,依然诉说着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当秋风拂过时,吹起了她肩上的黑发,而原本清秀的面容,却让美瞬间有了残缺。那块青斑,依然固执地停在她右脸颊下侧。可是,我却不再有异样的感觉,我的目光平静,神情自然。因为我知道,这块陪伴了她四十三年的胎记,曾一度让她对生命绝望,旁人别样的目光,一次次如锋利的刀,将她的自尊划刻得伤痕累累。可是,生活总要过下去,于是在这些异样的目光中,她的心却越来越坚强。

与秦姐第一次相遇,是在今年的夏夜。那晚,悠扬的笛声响起时,我正靠在小沙发上,看白落梅的《相思莫相负》,心绪在悲凉的故事中浸染着淡淡的忧伤。听着空灵清净的笛声,我却先猜想着吹笛人,一定是个年轻的大学生。印象里,在月光下,用笛子演绎唯美情怀,这份浪漫的心绪,或许更适合年轻人。而且在这个小区附近,有一些音乐学校,我曾看到许多年轻的大学生,带着自己的乐器,走进音乐教室。亦或者会是个不再年轻的男子,在经历过岁月的沧桑后,用笛声演绎生命的絮语。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我放下手中的书本,慢慢靠近窗边,却发现刚刚很嘈杂的楼下,在笛声中变得安静起来。顽皮的孩子,放弃了追逐,静静坐在自己父母身旁,聆听着乐曲。她们的目光充满着好奇,也有羡慕。而那个吹笛人,我只看到她的背影和一头黑瀑布似的长发。因为看不清她的面容,所以还不能印证我的猜测,于是我干脆走下楼,想近距离看看吹笛人。

靠在她旁边的健身器上,便能清晰看到她的脸庞,只是一眼,就让我有些失望,或者说有些心痛。或许,我的目光,已将我的惊讶毫无保留地表露。那块青斑胎记,从右脸颊下侧,一真延伸到她的脖子处,初看时,确实让我觉得别扭。显然,她察觉到了我的表情,却向我投来淡淡的微笑。她的微笑,有着一种岁月沉淀的淡然。一曲奏完时,她停下吹奏,然后歉意地问我:吓到你了吧,真的抱歉,陪了我四十多年了,想丢都丢不掉啊。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带着一种轻松自嘲,但我却感到一种穿越疼痛的沧桑感。

当她初生时,这块青斑胎记就陪着她,医生说,这块青斑还会随着她的成长,继续长。但父母并没嫌弃她,而是尽量将最好的东西提供给她。纵然是后面有了弟弟、妹妹,她依然享受着特殊的优先,因为父母知道,她的异样,终将让她承受太多的哀伤,而父母能补偿的,只有自己所有的爱。家人的不嫌弃,并不代表旁人的接纳,村里的人,虽然怕伤害她脆弱的心灵,尽量掩饰着惊讶,但她们的神情,总让她难堪。上学时,尽管她学习很好,但依然是同学口中的“丑八怪。”

自她记事起,就一直留那种盖过耳朵的短发,就是为了遮盖那块青斑胎记,但还是难逃旁人好奇或不屑的目光。上中专时,宿舍的女生,在晚上熄灯之后,也会讨论衣服与打扮,但她永远只是个旁听者。文艺汇演,其她女生都在淡妆的装扮下,显得愈发美丽,而她,却只能用短发,掩饰着目光中的自卑与胆怯。工作后,她留了长发,开始慢慢学着接受这块陪伴自己多年的胎记,她试着不再用头发去遮掩,她用最温暖的眼神,面对每个擦肩的人,但依然难逃嫌弃的目光。甚至同事聚会,一起去吃饭,都不会叫她,她曾听到过,有同事小声议论,看着她,会吃不下饭…‥

她对我讲起这些往事时,神态自然而轻松,语调平缓,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是在讲旁人的故事。但做为听者的我,心里却很难平静。我知道,每个人,只有自己知道内心最真的痛,因为那是一段自己走过的路。那路上的风雨,只有自己的心,最明了。或许,那些疼痛与内心的悲凉,在时光的打磨中,蜕去了最初的痕迹,但那些过往,却让一颗心逐渐在疼痛中,变得坚强。

我们时常说,一个人外在的美,只是表象,内心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但,谁能说自己没有世俗之心,很多时候,还是习惯用眼睛看人或事,而不是依靠心。单位空出一个副职岗位,在五位竞聘同事中,她的综合成绩排第一,而且工作年限也比其他同事长,但最后公布的结果,她落选了。对此,同事们好象一点也不惊讶,似乎她竞聘成功,才是件奇怪的事。面对她的追问,领导给出的解答是:这个部门是属于对外合作型,需要各方面都突出一些的人来担任。然而,挑选的所谓的全适人选,也无非就是一位年轻漂亮,能说会道的女子。那年,她30岁,这个结果令她很失望,或者说,让她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思索与认识。随即,她毅然辞去那份稳定的工作,离开了她工作10年,生活了30年的小县城。

生活,面对一些选择时,或许需要的不仅只是面对的勇气,还有内心的坚持和亲人的支撑。就如来到陌生的城市,未知的生活,她的内心也充满着不安,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坚持自己的选择。因为,在她的身后,还有爱人默默地支持。爱人与她是中专同学,在学校,从未因她的相貌而轻视她,时常会给予她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还鼓励她勇敢面对自己。毕业后,虽然身处两地,但还是常常会抽空来看她,只是自卑的她,却不敢面对这份美丽的情愫。但他的热忱与善良,最终还是让她那颗荒凉的心,有了温暖的归宿。这么多年,不离不弃,一直温暖地陪伴,默默地支持着她。

初来这座城市,她从小企业最普通的流水线工人做起,当别人休息时娱乐放松时,她却利用业余时间,学完的经济管理专科、本科学业。虽然她也会听到一些异样的话语,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她变得越来越淡然,内心却越来越丰盈,而旁人的目光,逐渐开始不再影响她的生活。闲暇时,也会去美容学校学习一些皮肤护理知识,虽然自身有一些小缺陷,但不再会为此而放弃对美的追求。去厨师学校,学习各类菜品与面点的制作,然后做给自己的爱人与孩子。感恩他们,这些年,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着自己。也会去学瑜佳,跳健身操,和家人一起出游,她的心越来越安静,目光越来越从容。

如今,她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管,穿着合体的职业装,轻挽起长发,目光淡定而自信,语言凝练有力。那块青斑依然清晰触目。但,没有谁会为此而否定她的优秀,这世间,所有的努力,都会有收获,也许,只是时间问题。秦姐说,生命只有几十年时光,而自己却在卑微与怯懦中度过了三十年,她庆幸自己的选择,如果当初没有勇敢地走出来,或许此时,她还痛苦地活在自己的不足中。勇敢面对自己的缺陷,用心做最好的自己,温和而善良,是一个女人永不能遗失的。

夜色已浓,秋风又起,当我与秦姐告别时,我的思绪变得轻盈起来。是啊,人总是在经历中成长,只是那些经历,如果你逃避,很难走出内心的纠结。倘若勇敢面对,坦然接纳,也许你的舞台,会变得更加宽阔。因为这份特殊的经历,让你的内心更加丰盈而强大,也让你能正视自己的不足。生命,永远都有太多的未知,人,也终没有尽善尽美。用一颗温和善良的心,安然做自己,也许,就是属于自己的美丽人生。

杭州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济南治疗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