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沉醉在奥地利(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从地图上看,奥地利恰似横跨在欧洲颈脖上的一把精致小提琴。

奥地利最重要的就是音乐。

离开意大利威尼斯两个多小时,乘着大巴翻过阿尔卑斯山一进入奥地利境内,我便开始恍然在琴弦上行走了:这把美丽绝伦的小提琴日夜不倦地优美演奏,那些如水如雾、若光若影的斑斓音符,一路随景飘荡,弥漫你、浸泡你,使人痴迷、沉醉,始终处于一种轻飏的亢奋状态。

虽然说,那些难以计数的原产于奥地利的经典音乐名曲,早就随风飘漾到世界各地去了,他们像长了翅的精灵,在七大洲五大洋的上空撩人地旋舞,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海顿、莫扎特、舒伯特、约翰·施特劳斯,哪个不如雷贯耳?《伦敦交响乐》、《费加罗的婚礼》、《小夜曲》、《蓝的多瑙河》、《春之声圆舞曲》,哪个音乐人不耳熟能详?

可是,身临大师们的故乡,在名曲发祥地感受名曲,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试想,你在宽阔、清纯且真真实实的蓝色多瑙河畔听激情澎湃的《蓝色多瑙河》,在维也纳茜西公主经常悠闲漫步的美泉宫茂密的森林中听《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在电影《音乐之声》实景拍摄地——小山城萨尔茨堡听歌曲《雪绒花》、《哆唻咪》,那感觉就不一样了:面对那种贴近大师,既熟悉亲切,又新奇拘谨,每一首曲子都会让你产生新知新悟,兴奋不已,感奋不已。

其实,对奥地利的沉醉远不在此。在维也纳和萨尔茨堡的数天中,我处处感到——

音乐是奥地利无以替换的空气。在奥地利,从早到晚,时时处处都洋溢着音乐,空气中充满了音符。音乐厅里自不必说,遍布奥地利大大小小的音乐厅和剧院无以计数,一年到头排得满满当当,每天都在上演令人怦然心动的经典音乐曲目和歌舞剧。

此外,你可以到多瑙河边去听每日必演奏的《蓝色多瑙河》、到维也纳市政厅广场看露天音乐片、歌剧或音乐会录像,到城市公园的休闲沙龙听露天音乐会,到萨尔茨堡欣赏那座被音乐赋予了灵性的“音乐桥”,或者随便在遍布城镇的哪一座小酒店、小咖啡馆坐下,也能听到当地民歌和古典音乐的现场表演。在奥地利的每一天,我们都要“路过”许许多多的免费露天音乐会,吸纳到许许多多的音乐空气。生活在奥地利,我感到似乎血管里都潺潺地流淌着醉人的音乐旋律。

音乐家在奥地利被至高无上地崇敬。漫步维也纳市区几乎随处可以看见一座座造型逼真的音乐家塑像;城市许多街道、公园、剧院、会议厅等都是用音乐大师的名字命名的。在世风虔诚的供奉下,大师们数百年灵魂不死,依然是那样丰润绰约,神采飞扬。我站在被一群翩翩起舞的仙女环拥、披满灿灿金光的约翰·施特劳斯塑像下,看着各种肤色的人川流不息地向他顶礼膜拜,心中充满无限的艳羡和憧憬。

音乐给奥地利带来极度繁盛。一个只有800万人口的欧洲小国,每年接待外国旅游者达2600多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超过200亿美元。虽说奥地利有许多吸引人的眼球:自然风光优美、气候条件独特、历史文化丰富,但对于绝大多数游客来说,奥地利的第一“卖点”却绝对是音乐。

在世界各地都能欣赏音乐,为什么人们却一味地要到奥地利来?因为这里的音乐更“正宗”,这里的音乐更“齐全”,这里的音乐更撩人!

一年365天,无论你什么时候来,奥地利都有精美的音乐大餐候着你:从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第一天、在金色大厅奏响音乐会开始,紧接着是萨尔茨堡复活节艺术节、维也纳新春艺术节、爱森斯特海顿节。接下来,夏、秋、冬季同样有繁多的节日、有众多的乐团演奏大师的名曲。因而,一年四季,世界各地的人们为慑人心魄的音乐所诱惑,纷纷拥进奥地利,他们语言不同,却凭借音乐充当翻译,走到一起,组成了奥地利城镇的人潮如涌,车水马龙,一派繁盛。各种肤色的人们对大师的塑像、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倾慕之情。

音乐成为奥地利和谐社会稳固的文化基础。很多的奥地利人每天一睁开眼,就会在第一个时间打开音箱,在音乐的伴奏下刷牙、洗脸、吃早餐,在音乐中迎接太阳升起。傍晚时分,则或是走进坐落在街道两旁天鹅绒般草坪上的酒吧,在美妙悦耳的音乐中品尝本地新酿的葡萄酒;或者将自己修饰一番:穿西装、打领带、像个绅士一般走进音乐厅。奥地利人长期被音乐滋润,受音乐浸泡,因而难现浮躁,总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给人一种休闲、平和、知足的强烈印象。

按照《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公布的数字,奥地利人均GDP居世界前十位,被公认为世界上经济最稳定、社会最安全的国家之一。稳定的奥地利、安全的奥地利,音乐不可能是唯一原因,但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音乐可以让浮躁的心平静,深厚的音乐沉淀可以使人心静如水。

临离维也纳的前一天晚上,在国家歌剧院观看了一场莫扎特音乐代表作之一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坐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耳闻目睹这世界一流的演出,不论是恢宏壮观的场面,摄人心魄的舞台设计,还是演员们抑扬顿挫、流畅利落、富有张力的精湛演唱,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最令我感动的却是谢幕场景:在响彻全场的有节奏掌声中,演员们全体出场谢幕,然后大幕闭合。在掌声中,大幕再一次拉开,演员按照剧中角色分量由轻至重依次出场,观众却不论角色是大是小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最后出场的是扮演费加罗和苏珊珊的演员,此时,观众的掌声达到了顶点,剧场内也沸腾到了顶点。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幕布一次次地闭合、再拉开、直到幕布不再拉开。整个谢幕的过程长达十分钟之久,场面令人激动不已。

这是观众表达对音乐挚爱、对演员尊重的一种外在形式,体现了对美好的追求,对和谐的向往,同时也体现观众自身的文明、修养、格调、情趣。而这种的场景绝非是我偶然撞上的,并且它也不是仅在国家大剧院和金色大厅出现,在奥地利,大大小小的音乐厅以及露天音乐会上,天天都在上演同样的场景。对于一个国家,这种深入骨髓的文明意味着什么?

像空气一样普通,却又像上帝一样神圣。奥地利这把提琴上奏出的迷人音乐,真的是让我沉醉难醒呀!

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武汉能有用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武汉哪些医院医治癫痫更靠谱?陕西小儿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