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草泊渔翁(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我的家乡在渤海湾上,离海上岸走不多远就是一望无际的茫茫苇荡。往年到了深秋,我都像一阵风那样钻进去转悠转悠,体会一番秋风梳理泛黄苇叶和飘洒雪白苇花的意境,每次都有收获,今年更是遇见了一件奇事,一件惊得我毛骨悚然的奇事。

那是个夕阳染红苇泊的时刻,我正两手扒拉着芦苇棵子往前摸索着,忽然眼前一亮,两个几十亩水面的大坑亮亮晶晶地呈现在眼前,坑沿上还坐着一位白胡子老头儿。老头儿似乎正跟坑中的鱼儿聊天:“大青、大黄,你俩得小心了,这几天渔贩子来了多趟,只好出坑了,我已在这儿掏了个洞,拉网时,你俩钻进去就中了”。

只见水面上有一条十七八斤重的青鲤鱼和一条十七八斤重的黄鲤鱼浮在水面安静地听着。等老者说完,青鲤鱼先打了个旋儿,接着黄鲤鱼又跃出水面,溅起一层浪花和涟漪。然后,两条鱼又并排游出七八米远,沉入水里。

见状,惊得我浑身汗毛耸立。“莫非在这个荒郊野外,碰见了狐仙?”

老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扫了我一眼,那眼神跟剑光那么犀利,瞬间就磁化了我的浑身,左手端着的相机也被哆嗦到地上,心突突地跳。老汉看我紧张的样子,微笑道:“小伙子,被老头子吓着了?可别把相机摔坏喽!”说完哈哈大笑。

老人的友善使我紧张的神经有所缓解。“老伯,鱼能听懂您的话?”老汉深情地望了望水面,叹道:“万物都有灵性,这两条鱼都陪了我三年了。”

通过交谈得知,十年前,老汉跟村委会签了协议,承包了这两个渺无人烟的野坑,从此,就远离了家人和村落,成了“荒野和尚”。为了解闷儿,老汉经常坐在坑边上自言自语,或望着鱼儿说话。没想到,久而久之鱼儿们似乎真的能听懂他的话啦。老汉把自己的心事、忿忿不平之事、东家长西家短之事统统道给它们。鱼儿听着高兴时,就激动得跃出水面,听着悲苦时,就沉入水底。就这样,老汉通过跟鱼儿交谈,竟摸透了它们的习性,养起鱼来越发得心应手了,而且,还成为全区“驯化养鱼”的第一人。

老汉手打凉棚望了望夕阳的余辉,起身朝他的鱼铺走去,随口留下句:“该喂鱼了。”老汉大步流星地来到鱼铺前,双手抓住一麻袋饵料,腰一哈,嗖地扛上肩头,那种轻松麻利就像抡个枕头,让我这个年轻人自叹不如。

见老汉走到坑边,把麻袋放下,擓了一盆饵料,喊了一嗓子:“咿——咿——咿——”顷刻,水下咕噜咕噜冒出黑压压的一层大鲤鱼来,个儿挨个儿把头扬出水面,嘴巴张着抢接从老汉手里攘来的饵料。一盆饵料攘完了,老汉又擓了一盆。“咿呀——啊哇——咿呀——”老汉换了声吆喝,只见黑压压的鱼群顷刻沉下水底,水面刚刚恢复平静,就又咕噜咕噜冒出一层。就这样,老汉不住地变换着吆喝,鱼儿们就一层层地沉下去,又一层层地冒出来。原来老汉是给鱼儿排队喂食的,吃饱的就主动沉下水底离去,换下一批来吃。这种驯化喂养,可确保每条鱼都能吃到充足饵料,使之个头均匀,赢得市场的青睐。

老汉的养鱼技术早已闻名乡野,一年出一次坑,不用到处联络,到时候就有渔贩子登门收购。 那两条能听懂他说话的大鲤鱼,是前年出坑时故意放生的,这两条鱼一青一黄,不但颜色光亮,身体滑腻,而且呼扇的两对大眼睛简直会说话,盯得老汉心里咯噔一下,便起了恻隐之心,放生了它们,去年又放生了它们。似乎两条鱼就与老汉有了感情,只要老汉往坑边一站,它们老远就游过来,不住地打旋翻滚。

“好个渔把式!”我从内心发出由衷的赞叹!

奥卡西平适合什么人群郑州治疗癫痫病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