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困在医院的日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故事
一   人,只有性格达到一定境界,才能超越生死。既能超越生死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吗,万般皆放下,才可轻松享受生活。   入院的第三天,在主治医生小乐的精心治疗下,终于可以靠在床头小坐一会了,劫后余生,心情真好。面对医院的四壁白墙,思绪信马由缰,想着天上的月亮,想着沐浴焚香,想着一盏茶,一把琴,一本书。因为长久以往,一直是这些东西在温润滋养着我的心灵。   没有离开它们时,感觉不到它们的可贵,认为都是稀松平常又细碎的物事,不值一提。待面对生死过后,才幡然醒悟,原来,能时时与它们为伴,是一件多么奢侈幸福的事情啊!   我们这地方虽然没有雾霾,但受大环境的影响,已有好多年都不曾下雪了,唯独我被医院困住的这几天,窗外欢喜地飘洒着一场稀罕的大雪,多么冰莹可爱的雪朵,它们仿佛我的前世,无论是还打着苞芽的,或是已经开始绽放的,都隔着窗棂来看我。随后沿着细风逶迤的小径融入地的底层,变成春天的细流。   它们不是一树一树的花开,它们结伴而来,是漫天花开,满地雪白。   我还以为自己会成为它们当中的一小朵呢。      二   在阎王面前打个转回来,好似放下了一肩的重担。心松懈了,就有很多时间可以在回忆的长廊里游走。想许多旧时的人和事,特别想我的祖母,在祖母眼里,她的这个孙女应该是要长成一朵白莲花的。因为出生时,祖母给我取名就与众位姐妹不同,姚家的女孩与男孩取名是有分别的,男孩通通按照姚氏家族谱系上的顺序,一代一个字辈来取名,按辈份代代延续排列。   男孩子在家族中宝贵着呢,因为他们是拿来延续香火的。   而女孩的名字则是由家中辈份最老的老人随意指定,不需按照辈份取。因封建余孽作怪,认为“女儿生来就是别人家的,嫁出门的女,如泼出去的水。”所以,在族谱上没有女孩出生的记录。女孩们如家族的过眼云烟,风吹过,就散了。   我们这一辈,都是由祖母定的。家中其她女孩的名字,通通都带一个“月”字。比如”月梅”,“月丹”,“月桂”,“月琴”等等。当时,祖母可能是希望自己家的女孩们都如月亮,柔美,圆满吧。每个女孩的名都带有一个“月”字。我家父辈弟兄多,所以到我这一辈,光亲堂姐,亲堂妹一共就有十三个女孩,唯独我一人带“荷”字,叫“荷仙”,不用“月”。   小时没想过,问问祖母为何单独赐我一个带荷的名字,等到想起来问时,祖母已经去了天堂。既然无从考证,于是,自己就天马行空,小时候以为自己是荷花变的,就这样不着边际,带着对荷花亭亭玉立的美丽梦幻,一天一天,艰难地爬行在人生的泥泞路上。力求洁身自好,立志要像荷花那样不染污泥。   一直以来,那个关于荷花的梦藏在心头很多年。荷梦的丝丝展笑,微微翩舞,总是于夜深人静的睡梦中,钻进大脑,挥之不去。在每一个或厚重或轻灵的长夜中翩然而来,又悄悄离开。      三   困在医院后,突然感念祖母的赐名之恩,无论祖母是否听见,我都要对祖母说:“感激你把高洁的荷,种在我人生的长梦中,无论是痛,是乐,亦获是美丽,那荷的根茎早已植入骨髓。”   躺在病床上的时间太清静了,同病房的其它两位都比较有素质,即使有人探视,他们也会交代探病的客人,讲话要轻,别影响其它病人休息。   没有人吵闹,我就可以有一大把清静的时间,过滤荷的完美,在心里把关于荷的所有精华提炼。其实,与荷相比,我连一片叶都不是,充其量就是荷根块上的一根小须。   看着窗外的大雪,我想,此时沉在塘泥下的根须们,应该在为来年的荷修补孕育着一枝娇嫩嫩的新芽,新芽出水时是洁净的,利利索索,不带半点泥浆。   虽说医生没有查出我犯晕眩的病因,可我一点也不着急,也不怪他们医术不精湛。   有人建议,叫我上省医,或去湖南有名的湘雅医院做复查。可是,我不想去。因为内心非常安宁,如果死神让我就这样安宁地离开,我会非常感激。我想,如果死亡发生,死神一定会带我从有荷生长的路径离去,蜕掉红尘的一切羁绊,就像荷出污泥而不染那样。      四   台湾著名歌手薛岳最后的绝唱是:“如果还有明天,你想怎样妆扮你的脸?如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病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死神离我是这么近。总以为有无尽的时间供我挥霍,直到此时我才问自己,人啊!该如何珍爱生命才好呢?   老话说:“有什么也别有病,缺什么也别缺钱。”若是把金钱和健康放在天平上,孰重孰轻便一目了然。我要告诉大家,别羡慕富人有钱,看看自己的身体,健健康康的,多好呀。   人最珍贵的是健康,在人世间,没有任何珠宝可以和它媲美。当“宫颈癌”寻上梅艳芳时,金钱是多么地无奈。面对直肠癌,拥有三十五个亿的王均瑶是那么地绝决。上海中发电气集团的南民董事长,三十七岁时突发脑血栓,死神没有给他与亲人告别的时间,一秒也不给。在不声不响中,悄悄地把他带走。   与他们相比,我是何等地幸运。   他们想走吗?肯定不想,特别是就这么急速地走。他们和所有还活着的人一样,也爱亲人,爱事业。如果生命可以从头再来过,我想,他们肯定首先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再顾及其它。      五   如果生命是一首诗,那健康应该占尽了芳华。除了健康,没有什么可以给生命带来洁净无尘的飘逸感觉。与死神刹那交集的光芒刺痛了我柔软的心,刺醒了麻木的神经。为什么岁月过去了这么久,自己方才醒悟?   虽说死神给予我的不是十指相扣,仅仅是多情地一瞅,便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各自的路。   但我相信它还会再来,我们还会相见。   现在,我虽和往常一样,朝着自己该走的方向迈着脚步,心境却比原来空明了许多,脚步也轻灵了。无论前面是阳光或是风雨,我学会了放下心的累赘,记住死神留给我的告诫。   不管今后的人生是长是短,一定要拓宽生活,拓宽眼界,决不能让思想颓废。定以平和的姿态看人间万象。我不喜欢用医疗器戒帮助活着,更不喜欢从鼻子喂食,总之,不喜欢苟延残喘。   寿数如果到了,那就顺其自然吧。身体器官衰竭时,如果可以选择,我喜欢无痛而终。无痛而终是上帝终结生命的最高奖赏,是福气。   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只有不怕死,才会活得轻松,心情放松了,生活质量自然就提高了。 西安治疗癫痫病多少钱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最权威长春哪家医院有治好癫痫病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