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浪花首期征文] 落叶的记忆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语录
破坏: 阅读:906发表时间:2018-08-16 11:35:37

清晨,我们驱车从政务区到上派。此时已是深秋,薄雾缥缥缈缈,似纱似幔。翡翠路两旁铺满了梧桐树宽阔的金黄色落叶,阳光从日渐稀疏的梧桐枝叶间洒落下来,映射出眼前一片金灿灿的世界。
   落叶是秋的印迹,是秋的风景。但此刻却勾起我对梧桐落叶的别样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经济短缺的年代,吃、穿、用等一应俱缺。家用燃料的供给自然也是紧张的,煤球是高档燃料,只有在过年时,家家才储备一点。上派县城人家做饭大多用大锅灶,烧锅用的燃料有稻草、棉柴、黄豆秸、木材边角料、粗糠甚至花生壳等等。当然,就是这些东西也并不是想有就有的。
   而梧桐树落叶在秋天是一种就地取材、很好烧的燃料。
   当时,由于母亲是教师的缘故,我家居住在上派一小的教工宿舍内。一小校园主要由三排平房组成,靠近现在巢湖路的两排是教室,后一排是教工宿舍。平房之间、平房与巢湖路之间都长着不少梧桐树。尤其是两排教室间的校园里至少有三、四十株高大粗壮的梧桐,夏天里枝叶繁茂,遮天蔽日。
   一场秋风吹过,金灿灿的梧桐落叶飘飘洒洒铺满整个校园。此时,家家户户的孩子们,比如小松、明军、小焰、小东、三敏、陈校长家“敏捷伶俐”四兄弟和我家小兄弟俩(其实,我家也有四兄弟,但通常大哥在家练楷书习行书、画奔马图,二哥结伴拜把兄弟,啸聚江湖去了。印象中收获落叶主要是我和小四)会不约而同,从家里拖出大麻袋、大篾筐、鸡罩子,还有两种重要武器(下文介绍),倾巢而出奔向校园,一场抢收落叶会战就此打响。
   不得不提抢收战斗中的两种重要武器。
   一种是煤炉捅条。即一根六、七十公分长的细铁条,一头磨尖,另一头做成圆圈或耳朵状,便于手握。收获落叶时,用尖的一头向地上树叶猛戳。树叶多时,戳一次可串起四、五片叶子,不消一会功夫,整个捅条上串起的树叶满满当当、紧紧迫迫,直到无法再串上一片叶子。此时就凸显了这种武器的缺点,你必须倒提着串满树叶的捅条一路狂奔到家,急急把树叶捋到锅门口,再提着空的捅条狂奔回主战场,来去如风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家医院如博尔特,这都是因为竞争对手太多的缘故。陈家四兄弟阵容已够庞大,若其父高大的陈校长手持大扫把黑龙江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再出场的话,往往使我等绝望。战斗尚未结束,校园一角陈家大门口前已堆起落叶小山一座。有胆大孩子投机取巧,躲在已成为陈家私产的小山边偷食,但前提需隐身技能高超,否则被陈老太太发现(当时不老,中气足),必引发其如雷咆哮,且非撵到你家不可!
   另一种武器,是用一根二十公分左右长的细铁丝,一头磨尖,另一头系上一根尽可能长的细绳,细绳的那一端从中间拴牢一节小树枝。收获时,一边用细铁丝串上树叶,一边把树叶捋到细绳上。虽说弯腰撅屁股鸭子式的前行姿势十分辛苦,但因细绳足够长,容量超大,丰收时,不需半个小时,细绳上串起的树叶仿佛已是一条蜿蜒游走的“大蟒”,同时你也没必要成为来去如风的博尔特。但使用这种武器切记不能被丰收的喜悦冲昏头脑,忘乎所以、只顾向前、不管身后。因为细绳那端的小树枝有可能脱落,或细绳挣断,使“大蟒”失去尾巴或遭“腰斩”。
   抢收战斗结束后,家家锅门口树叶爆棚。烧锅变得轻松、惬意,你深深陷在蓬松的树叶堆里,左拥右抱,大把大把的树叶只管朝锅洞里塞,但见火势熊熊,大人如不及时叱止,一锅糊饭一定是跑不脱了。
  
  
  

儿童癫痫的早期症状的特点有什么v class="flip">共 129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