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古韵今弹】下雨的日子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语录
破坏: 河南看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nt>阅读:773发表时间:2016-11-07 16:51:11

如虹在县城的师范学校毕业了,当临时老师、打短工,在县城里飘荡了一年多。这段时间,又被辞退了,心情失落落地回到了家。爸爸早年去逝,只有她和妈妈相依为命。正值盛夏,雨水大,村上的大伯们给她家的两间土房披上了蒲草。那蒲草是从村边的泥河里打上来的,还飘着淡淡的香味儿。一阵风吹过,屋沿的草尖儿们沙沙沙地舞动着。如虹站在小院里,心情烦燥地踱着步,她想留在城里教书。
   夜里,下雨了,雨点儿轻轻地拍打着茅屋的屋顶,这声音是轻柔的,茅草吸吮着雨水,还没等雨珠在屋顶拍打出声响,柔软的草已经把它们吸干,只在夜色中留下咝咝声,犹如低声的叹息。它们拍打着她的窗,仿佛在不停地絮语:别躲在屋顶下,到雨里来吧,我们会洗净你身心的疲惫。她开始想,让自己变成雨滴吧,湿润自己,也湿润这个破烂不堪的小村庄。可心底里总是酸酸的,似有什么东西堵着。天晴时,阳光特别刺眼,窗前那棵老榆树的叶子都焉焉的,花儿也垂下了头,悄悄地躲在叶子后面。
   她早就知道村里的小学校,只有三位老师,还包括老校长。如虹上小学一年级时,老校长是她的班主任,老校长五十几岁的年纪,头发全都白了。小学校里有一百五十六个孩子,分七个年级,小学五个年级,初中两个年级。这儿离镇里中学三十几里路,较偏远,是个“戴帽”小学。
   北方的大地,平整、宽阔、阡陌交错,一望无际。如虹从小就喜欢这里,更喜欢和爸爸在一起。爸爸是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她七岁那年夏天,爸爸去县城给学生们拉课本,回来时,赶上一场大暴雨,电闪雷鸣,拉车的马受到惊吓,狂奔起来,爸爸为了让那些书不粘上泥水,拼命地捂着,跌下车,受了重伤,不久就去逝了。从此,校长和村上的伯伯阿姨们把如虹当做自己的女儿,小学、中学、上师范学校,都想尽办法捐钱供她读书。
   如虹和妈妈有十亩责任田,今年种的是苞米,妈妈还在苞米地里种上了蔓生的大豆子。这几天,地里的苞米苗儿长势喜人,有一人多高了,垄沟里的杂草也疯长起来,农民们要开始拔杂草了。这个季节,雨天多,房前屋后的小道儿和村口的大路都泥泞不堪。走一次,鞋子上挂满泥巴,裤角上全是泥点子。那些城里的马路,下大雨天也不会有泥巴,干干净净的。如虹趴在泥抹的窗台上,皱着眉头,躲在家里不出门。
   妈妈不动声色的忙碌着,每顿吃饭前,都会把饭菜包出来一份,送给前院儿的王奶奶,她是一位孤寡老人,最近生病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妈妈一有空儿就过去照看她。这会儿,妈妈正在往罐子里盛菜,一缕花白的头发散落下来,她麻利地掖在耳朵后面,肩头儿尖尖地支起来,随着手臂的晃动,微微地颤着。
   老校长来了,笑呵呵的,裤管儿挽得高高的,和妈妈唠着家常话。偶尔,转过身来看了看不说话的如虹,笑着说:“如虹啊,趁着你还没到城里上班呢,到咱学校给老师和同学们上几节课吧,就算帮帮咱们,咋样?”如虹茫然地抬起头,看见妈妈焦虑的近乎严厉的目光,便说:“好吧,明天就去。”
   天阴阴沉沉地,妈妈忙着往屋里抱干柴禾,如虹急忙收起晾晒的衣服,关上窗户。不一会儿,电闪了,雷响了,那雨如天上伸下来的无数个手指,抚摸着沉闷的大地。在淅淅沥沥、唧唧喳喳的声音里,仿佛在为一些事情而呓语。如虹想着,明天一定上学校给孩子们上课。盯着如柱般倾泻的雨滴,落在窗外的树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象是很多人在远处鼓掌,掌声一阵接一阵。这不是热情的掌声,而是温和的,有节制的,似乎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不停的继续着。如虹回过头来看了看妈妈,妈妈正看着她,少有的笑容挂在脸上,看如虹也瞅着自己,便说:“七月十五日要到了,好天气时,去看看爸爸吧。”如虹默默地点点头。
   走近校园,大门依旧是当年的模样,棱角处,水泥剥落了,露出了红砖。连日的雨水,把操场冲刷得更平整了。靠东南角里,那个老转盘和旧秋千都无声息地站着,只是大墙四周曾亲手栽的白杨树都长大了,更繁茂了。通往每个班级门口,都还按老样子铺着红砖头,也踩碎了,踩实了。依然美丽的是每个教室门前的花坛,鲜花开放,年年相似。
   一双双眼睛,惊奇地闪着,静静地,只听见自己迈步上讲台放教案的声音。那些眼神儿象被线拴牢了,盯在她的脸上、衣服上和鞋子上。她动一下,眼睛便眨动一下。这些孩子,小手背在身后,紧贴着椅子背儿,小胸脯挺得高高的,眠着嘴儿,突然异口同声地喊着:“老师——好!”如虹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鼓涨着,激动地开始讲课,由于兴奋,脸儿已经红红的了,有些烫。孩子们拉长声调此起彼伏地应和着,是那样自然的相互感染着。几个月来,如虹第一次有了如此舒畅的心情。
   下课了,孩子们围了过来,眼神游动着,既高兴又陌生地站在她面前,谁也不说话。小手们揪着衣服,拉着同学,拽着小辫儿,久久地任她摸摸这个肩膀,拍拍那个头,张着手臂不知道放在哪里,站在这么多喜欢自己的孩子中间,傻傻地笑了。
   放学了,她象当年老校长一样,站在校门口,向孩子们挥手。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又飘起了雨。她笃笃地踩在稀泥横行的小路上,仰起脸,接着雨点儿,偶尔一低头,看见自己泥点斑斑的裤腿儿,若有所思,那象孩子们的一双双眼睛吗?似乎已经扯住她了。看着看着,自己的眼睛莫名地湿润了。挺起胸膛,沿着小河边急急地走着,雨滴落在小河里,发出清脆的嗒嗒声,是水和水地接吻吗?晶莹而清澈,天和地的激情在这千丝万缕地交接中弥漫扩散。
   夜里,她细心地准备课程。白天,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上课。在脑海里已印下了一串串眼神,渴求的、羞涩的、依恋的、快乐的。闭上眼睛,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一幕幕情景,象放电影儿一样涌现出来,那么朴实,那么可爱。捧着教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有用,这么让人等待,甚至盼望。一种充实的感觉,渐渐地占据了她的心灵世界。
   休息日,她和妈妈相依着去田里拔杂草,走在去大田地的路上。这条路通往县城,如虹想着,更远处是当年爸爸受伤的地方,妈妈常癫痫孩子的饮食习惯癫痫的特色治疗方法一个人顺着这条路走啊走啊,象在和爸爸唠嗑,他们怎样说我呢?我已经长大了,懂得爸爸的心愿:让那些荒芜、坎坷的乡村路变得光洁、平坦,承载着文明的脚步。爸爸的心愿我要去完成!
   盛夏的田间地头儿,树荫笼罩着,细碎的阳光柔柔地透过来,被长势深深的庄稼挡住,静幽幽的,清爽宜人。还没走到自家的责任田,妈妈就觉得有些异样,好象田地里有动静。听,哗哗哗、哗哗哗,有一串串稚气的笑声传出来,一捆捆杂草已经码在地头了。如虹大声喊着:“谁在里面?”笑声嘎然而止,接着孩子们纷纷地跑出玉米地,红红的小脸儿,汗津津的,不好意思地喊着:“老师——好!”象一群小燕子,扑愣愣地逃远了。如虹呆呆地望着一个个小巧的身影儿,悠忽间,消失了。回过头来,已是满脸情不自禁的泪水。
   这个夏天,雨季转眼要过去了,庄稼的籽粒正在灌浆,妈妈在玉米地里种的大豆子熟了,如虹自告奋勇地去摘豆角儿,被一场大雨浇了个正着,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那雨时大时小,忽尔变成了若有若无的烟雾一般轻扑入怀,房屋、树木和庄稼被丝丝缕缕的云岗缠绕着,浓淡相间,愈加润泽。一抬头,妈妈正打着伞向她走来,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扬起清秀的眉,笑意连连。
   雨要停了,彩虹出来啦!

共 283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