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萌芽专栏】梦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前晚,亦或者是昨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 ,关于时间,关于亲人,关于记忆!   昨晚,亦或者是今天早上,我又做了一个相似的梦。梦的相似点在于,都出现了我曾不太注意,但是灭绝后关注起来的一种花朵。那种看起来绝不是惊艳的花朵。   在一个非常拥挤的火车上,一个老人旁边坐着一位非常健壮的中年男人。老人很和善但又非常憔悴,男人很硕,表情却有些黯然。老人手里捧着一束用花盆栽着的一朵花,花朵很朦胧,我看不清楚是怎样的一朵花。是有一层淡淡的雾笼罩这么?可是我看着,确似乎明明缠绕着我那渐渐死去的记忆。我,却在火车站;而火车,早已远去。我开始奔跑,开始奔跑。太慢,实在是太慢,我追不上,我边跑边想,我是追不上了,我是真的追不上了。我很绝望,我几乎要停下了,不,我不能停,绝对不能停,一旦停下,我永远不能追上,哪怕是望,都不能追上。我继续跑,拼了命在跑,我已记不清楚我跑得有多么快,我也记不清楚火车到底有多远,我只是在跑,只是在跑。一切都淡去,车上拥挤熙攘的人渐渐安静,渐渐淡去,火车渐行渐远,却也如人群一般隐去。我眼前清晰的,只有那位和善而又憔悴的老人和壮硕而又黯然的中年男人以及他们手中捧着的那一朵如今已经灭绝的花朵。那花朵在火车和人群渐渐远去的时间里,却渐渐清晰,可是,我依旧未曾能够清晰地看见那一朵我那该死的死去的记忆缠绕着的花。我依旧在奔跑,依旧。老人、中年男人、花朵也都已经慢慢模糊。我已如同他们一样模糊,模糊在这虚无之中。   在一片破落而阴沉的集市,在沉寂的拐角,坐着一位消瘦蓬乱的中年女人,手里捧着一盆花,只开了一朵。女人一动不动,如同蜡像一般,可是,可是,女人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手里捧着的那朵花,似乎害怕花儿会凋零。那花儿似乎有些清晰,可是依旧缠绕着那一层该死的朦胧。女人的目光触动着我,似乎这目光与我有着极大的关系,那一抹淡淡的柔情,可是在时间的流动里,变得朦胧。   时间,极度可怕,时间能够冲刷一切,能冲刷你想忘记的,也能冲刷你想记住的。在时间面前,我很渺小,我很绝望,我呐喊,却无有回应。   今晚,从博北回来,经过笃北。看见笃北水池在泛滥,波涛汹涌,要决堤一般。我在远处驻足观看,发现原来是水池中的鲤鱼相继从水池里面跳出来。我连忙凑过去,问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水池。鲤鱼们告诉我,水池里面的水实在太肮脏。我却无言以对,只有默然和忏悔。那一条最为年老的鲤鱼看着他的后辈,眼睛里闪烁着无奈,闪烁着悲哀,闪烁着--深沉的爱,我竟酸鼻。晚上,我常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我很怀疑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奇异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下完课去九龙小吃街,来来回回,徘徘徊徊,选定一家店,却是这家店的最后一顿饭,却也是我第一次去这家店,我很无奈。   回到竹园,我却注意起竹园一楼挂的那一幅油画。那幅油画苍凉,深沉,透着一股伤感,透着一股无奈,却又透着一股希望。   忽然想起在九龙小吃街碰见的几个正在皮耍着的小孩,小孩子们无邪,天真。他们离着这自然很近。愿时间不要冲刷他们的记忆。   又想起那花朵,已经远去,不禁心痛。      安徽合肥安徽大学化学化工学院12级材料化学         济南哪里有治癫痫的好医院?癫痫患者的寿命会受到影响吗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癫痫发作对人体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