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看海的日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摘要:离开大连的那天,天气竟然出奇的晴朗,藏蓝色的别克商务,在沈大公路一路疾驰,宽阔平坦的八车道,车子如风随影,对着窗外一闪即逝的葱茏的山色、田野以及从长春方向涌来的装满各种牌子轿车的运输车辆,我默默对着自己说,下次我还要来大连。 离开大连的那天,天气竟然出奇的晴朗,藏蓝色的别克商务,在沈大公路一路疾驰,宽阔平坦的八车道,车子如风随影,对着窗外一闪即逝的葱茏的山色、田野以及从长春方向涌来的装满各种牌子轿车的运输车辆,我默默对着自己说,下次我还要来大连。   妻侄儿在大连的小高层富士庄园,位于甘井子区,刚好临近弟媳侄女孔玲玲新房泉水人家,我们这次来大连主要是参加玲玲的婚礼。   原计划5月23日从哈尔滨启程,参加25日的婚礼,日子虽然没有改变,但到底是坐高铁还是用弟弟自己公司的别克商务,一时拿不定主意。在电话里,我暗示弟弟如果做高铁费用太高,坐快车,时间又长,人多带车还是划算的多。22日晚间,弟弟终于决定带车去大连。侄女雪儿和男友翰石先我们提前两天走了,车上一行除了司机正好坐着弟弟弟媳,我和妻及在哈尔滨上大二的儿子雨萌。   早上从哈尔滨出发,中午在辽宁境内的高速服务区就餐。这里的饭菜说不清好坏,反正能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晚上进入大连甘井子区的时候,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弟媳的哥嫂在富士山庄的前面不远处金泉宾馆安排弟弟一行入住。在宾馆前面的一家中档饭店安排晚餐。临来的时候,弟弟告诉我"老范"在大连等你。提起"老范",我们仅一面之交,去年腊月二十四,父亲过八十大寿的那天,"老范"等一行四人代表东宁在俄罗斯做生意的哥们们,不远千里给老爷子祝寿,那天我和弟弟在富丽堂皇的嫩江大酒店二楼,给年逾八十的老父做寿宴。虽然,只简单地安排了八桌酒席,寓意却是八十大寿之意。身为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父亲,在大红卷轴的宣纸上自书草体大大的"寿"字,挂在中堂之上,格外红火,格外喜庆。父亲的生日晚宴,不收彩礼和现金,落座的大都是家人,亲属和少部分朋友。老范自然成了其中之一。其实,"老范"不老,才三十几岁。那天我们寿宴用酒用的是我家独立代理的38度浓香型白酒嫩江春"青花瓷"。第一次认识"老范",我们一口一缸。英俊、年轻、豪爽的"老范",这个曾经黑龙江大学俄语毕业的大学生,或许对我献给父亲八十大寿的那首七言古风印象深刻。   《贺父亲八十大寿》:"半生戎马半生文,腊月寒梅早逢春。古驿烽火传千里,卜奎明月照征人。风摧秀林折朽木,雪压松枝不染尘。八十更喜黄昏颂,福寿平安满乾坤"。   丰盛的晚餐刚刚结束,"老范"驾车来接我们观大连夜景。车子开到到星海广场的时,天已完全黑下来。站在星海广场中央,晚风拂煦,除了淡淡的海水的腥味,就是不绝于耳的涛声。趁着月色,我们站在海边共同留了影。记得我对摄影的翰石说了一句,虽然现在昏暗的夜色,留影的背景不是很好,但是,这一时刻,这些人物,这个场景,都会是一个特殊的一瞬间。在霓虹闪烁的宽阔的广场,呈书卷式设计的海岸,一行足印向着海的方向。"老范"告诉我,那个镀着青铜色的那双大脚印是薄熙来的。我脱下鞋子,右脚与薄的拓印基本一致,我猜想也许我们的身高相当。不过,正像我说的那样,这双足印,只是一个短暂历史瞬间,薄的处境今非昔比。"老范"指着在星海广场的右侧,几栋亮着灯光的高档住宅,对我说,这里几乎住着的都是文艺界的影视明星。他还给我讲述了他的一个朋友买这栋住宅的故事。这片住宅开盘的时候,他的朋友携妻到大连游玩,走到这里,随便进到里面看热闹。出门旅游,小两口穿着随便一点,媳妇问售楼小姐楼盘的价格多少?售楼小姐翻了她一眼,冷言到,"你能买起吗?",这下可惹怒了朋友的妻子,从挎包掏出银行卡刷了100多万买下一套。这赌气买来的房子竟急速增值,现在由一个韩国老板租住,每年租金30万元。离开星海广场,我们来到一家烧烤店。这家烧烤店不算太大,上下两层,我们一行9人合并两个长条桌,点了各式烤串。大连的烤串,风味与黑龙江的不同,口味偏甜,不象黑龙江的辛辣鲜香,但是大连有一个特点,明档叫卖,习惯挂白条山羊,以显示原生态食材。或许,城市缺少的正是这些舌尖上舞动的民风民俗。大连的黑狮啤酒包装考究,清凉爽口,和"老范"的热情一样,给我感觉很好。当然,这顿夜宵的开销不菲。   第二天,一大早妻侄儿开着自驾白色的奥迪a4,拉着我们一家三口,去老虎滩游览。面积1286的老虎滩海滨公园,山水相依,景色宜人。远远望去,那山的轮廓,壁立千仞,似鬼斧神削,真的就象一只大老虎,虎头俯视着大海。关于老虎滩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从前这里很荒凉,山上有老虎,也有人说靠海的石洞叫老虎洞。每当夜半涨潮时,海浪袭来,会发出虎啸一样的回声。也有人说这山上经常有一只老虎伤人畜。有一天,龙王的女儿在山坡上采花,被恶虎叼跑,有一个叫石槽的青年听到救命声,挥剑追赶,迫使恶虎丢下龙女逃跑。为了感谢石槽的救命之恩,龙女与他结为夫妇。石槽心想,恶虎不除,百姓一天不得安宁,于是,婚后的第一天,就要上山除虎。龙女告诉他,恶虎是天上黑虎星下凡,只有龙宫里的宝剑,才能制服它。龙女回龙宫借宝剑,不料,龙女离开当天,恶虎又下山伤人,石槽来不及等宝剑,便于恶虎搏斗,挥剑砍掉飞虎牙,落在海里,成了虎牙礁;又一把拽住老虎尾,甩到旅顺港湾,成了老虎尾;最后,砍掉半个老虎头,成了半拉山;虎身瘫在海边,成了老虎滩。石槽伤累而死,变成礁石。龙女借剑回来,见丈夫已死,痛不欲生,卧在丈夫身边化成了美人礁。   在老虎的雕塑前,我和妻子花十元钱在摄影摊点合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正巧老范陪弟弟一家游览,会合一块,眼前的退役的军舰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看,就被老范领去吃韩式烧烤。这家韩式烧烤,店面装饰典雅,里面的饰物多是韩国风格,形制特别的泡菜石缸,形态各异的韩式餐具,除去海鲜,牛肉的鲜美清香,辣白菜和冷面非常正宗,非常地道,口味纯正,因为价格昂贵,加之晚上正式接风安排在万宝海鲜舫酒店,也碍于"老范"的媳妇在场,真的没有吃好吃饱。   午饭后,我提出去旅顺口军港看军舰。平日上网,除了看新闻,就是习惯性地浏览军事频道,特别爱看我国自行制造的军舰和飞机。我国的驱逐舰,护卫舰,外形飘逸,线条优美,技术先进,其中大型驱逐舰170,171被誉为"中华神盾",非常喜欢。   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旅顺口,连一个军舰的影子都没看到。旅游拍照的小商贩的图窗里倒是有游人和170驱逐舰,168驱逐舰,16瓦良格航空母舰的合影。我问"哪里能看到军舰?,"拍照的小商贩不解我的意识,说,她能搞。误以为我要拍照,同时,我也突然醒悟,照片是ps的成像,上面有太阳光线的阴影。其实,我也受过专业的训练,摄影作品“经纬”和“建设者”还获得过全县职工摄影大赛三等奖和优秀奖。   晚上,接了弟弟的电话,在富士山庄的金泉宾馆与弟弟小连襟东阳会合,然后,一起去万宝海鲜舫酒店。东阳开的是一台奥迪q7,和东阳一块来参加婚礼的朋友孙岩开的是丰田霸道。妻侄儿在前面引路一路直奔万宝海鲜舫酒店。车子行驶到五一路附近,导航的苹果手机出了问题。妻侄儿和对象从来没有到这里就餐,结果,围着万宝海鲜舫酒店绕了三四圈,还是东阳看出了端倪,主动引导车队进入万宝海鲜舫酒店。在金洲区,东阳和孙岩的住宅楼上楼下,两个家乡年轻的商人很精明强干,不但在服装业,餐饮业上独占鳌头,最近,把触角融入金融界,几人合伙开了小额贷款公司。他们象"老范"一样,很年轻就有了事业和金钱。这的确让我们这些"月光族"相形见拙,自惭形秽。   大连的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没有时间显示,车队冲着黄灯闯过来,连在大连生活了近三年的侄儿也不知到底扣不扣分。反正车队都尾随他闯过了红灯。   万宝海鲜舫酒店的桌面五米多宽,满桌子的海鲜,最醒目的要数龙虾这道菜,遗憾的是我不太喜欢吃海鲜,只是一个劲的端杯,我和"老范"一人一两多的杯子一连气喝了9杯"口子窖"白酒。席间"老范"要我展示几首诗词作品,我的记性较差,没有几首能倒背如流,还是妻子心眼多,提醒我翻手机,因为我有用手机写作的习惯。"老范"在大连读小学六年的女儿非常优秀,经常参加全国性的少儿演讲比赛,所幸委托小精灵朗诵了《东宁行》   其一   绿山绿水绿东宁,滩头蟹肥入上京。日海相隔一百里,三山环绕抱潮生。   其二   汾河岸边菰莆生,俄式烧烤异域风。主人待客舟系柳,玉壶空提醉不轻。   其三   要塞天堑初放晴,栈道松绿玉阶青。当年苏军战尤酣,二战鸣锣后收兵"。   在万宝海鲜舫酒店回来,我和妻及儿子仍然住在富士山庄的妻侄儿家。妻侄儿大连的房子,宽敞阔绰,加之大连湿润的气候,晚间竟睡的很安稳。坐落在小山坡上的富士山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寻见绿叶滴露,花草幽香,鹂鸟百啭,空气清新,好似世外桃源,即兴赋诗一首"山色葱茏石径斜,通幽曲径落槐花。朝霞一轮东方亮,小桥碧水见人家"。   第二天,我们大家共同提议不开车子,坐轻轨去金沙滩游玩。坐轻轨的感觉好像过去在哈尔滨坐摩电,大家挤在一个车厢里,有说有笑,在不同的地方上下车,宛如人生驿站,休闲,放松,惬意!在金沙滩的入口,有洋马车载客,我们一行四人体验了中世纪外国绅士坐马车的感觉。金石滩的沙子非常细腻,软软的,松松的,散散的,碎碎的,一望无际的淡蓝的海水,蓦然间,让人心胸开阔,神情怡然。"古驿曾饮金石酒,槐开槐落梦里花。一朝轻轨载君去,海上云雾罩金沙",这首《金石滩》直垂胸臆,顷刻既出。我们一路上沿着海岸拍照留念,直至登上索拉跨海的东寺沟和国际会议中心1号桥,金石滩大桥。桥下,一艘艘渔船满载着金黄的海带,吊车一捆捆的往运输的车辆装载,每捆海带足有上吨重。这使我想起小时候日子穷的时候,吃的就是这种发了的干菜。这东西在海边竟是这么多!中午,我们和弟弟一家分别乘轻轨和别克商务,来到大连经济开发区的巴蜀传说酒店中心店,老范又请我们品尝了大连的川味。   大连孔玲玲的婚礼庄重典雅,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象电视里的女播音员,穿着洁白婚纱礼服的新娘从舞台中央的巨大的玫瑰花里脱颖而出的时候,座位上的每一个贵宾都显露出激动和喜悦,四个雅典女神,陪伴着新娘在梯台上演绎着新婚庆典的传奇。这四个女孩都是玲玲四个姑家的妹妹,当然,弟弟家漂亮的雪儿也在其中。   婚礼进行当中的节目安排简约富有诗意,整个过程没有嫩江式的双方家长上台以及家长代表讲话,其实,简略了这套程序,婚礼的氛围或许更加圣洁、温馨、淡雅。一桌10人的5000元价格的酒席,标准自然要高,海参沾酱,葱爆鲍鱼,红烧鱼翅等琳琅满目。苦于昨天的"口子窖",面对这丰盛的喜宴,只有坐着观看的气力。婆家还特意赠送参加婚宴的客人每人一盒香烟和糖果,我粗略一算,如果来宾每人随500元礼金的话,一顿饭,一场婚礼,主人不知要赔上多少钱?真是一种浪费和铺张!   在大连我们仅仅呆了三天多的时间,面对魅力四射的海滨城市,我完全似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临别时,我写下了《我在大连》这首自由诗,表达我这次大连之行的所见所感。"   我在大连   轻轨载着我   向着金石滩   我四季一直做着你的梦啊   不只是海的湛蓝   在高高的斜拉桥上   俯瞰倒运海带的的归帆   真想吻一口雾海云山   我在大连   暗夜里的星海霓虹   轻摇着我如一轴抒情的长卷   一双脚印仅凭颜色就注定了永恒的瞬间   我在大连   白色的奥迪快速接近旅顺口的烽烟   看海的日子   终不见"中华神盾"的容颜   于是兄弟们带我吃过了许多海鲜   留下丑陋的吃相   一个憨直的留言   在风弛电掣的高铁上   再见!                                       成都哪里治疗癫痫病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郑州癫痫病根治费用吉林专看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