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捉鬼记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大全
   一   鬼,顾名词义,非人类矣,摸不着,也看不到,千变万化,是三界六道之一。来无影,去无踪,与人类有着看不见的结界。它像是一个孙行者,会七十二变,上天能吞云吐雾,下凡能藏芥隐身,叱咤于风云之间。它随心所欲蛰伏在人们的生活处处,因此人们谈鬼色变。   人,男女有别,好坏之分,鬼亦如此。有的是恶鬼,给人们正常的生活搅局,尽干些不齿之事,此称之为厉鬼,或魔。万物相克相生,对付它倒是有致胜法宝,那就是烧香请钟馗、巫师或降魔高人。即使遇到善良的鬼魄,哪怕是谦谦君子,一样让人毛骨肃然,因为植入人们灵魂深处就是一个警戒色,是一些贪婪的鬼魅魍魉。   列位看官,之所以开篇浓墨重彩地大谈鬼事,对其评头论足,是因为我的一个半路朋友陶总这几年运势不济,江河日下,祸事连连,用他的话说,是又撞鬼了。往常,只要他遇到事业不顺,都可以与鬼扯上关系,并对号入座地下定义,贴标签,说某某次遇到了什么“鬼”。不过,这次不妥当,应该说是鬼撞了他,或鬼缠身。这是我先前的认识,后来才知道,这样解释也尽不对,因为还有一种叫心中有“鬼”。这鬼什么时候进入体内的,或者是心里滋生,自己是绝对不知道。苍蝇不抱无缝的蛋,循序渐进地嵌入,使身心俱损,直到病入膏肓,还当自己是不觉死的“鬼”,这事儿回头再说。这不,我刚刚忙完一摊子事,就接到他的电话,说厂里后院失火,卖给客户的一批药材对方发现异物,七八吨价格高昂的粉状中药材全部返回,这下损失大了。垂头丧气地说这次遇到了“倒霉鬼”,让我去揪出那个让他倒霉的“鬼”。怕我不明白,又给出解释,揪出罪魁祸首。承蒙他如此的信赖,接到电话,顾不得一天的劳累,一刻钟也没有耽搁,又屁颠屁颠地往他公司赶。在起程之前,我先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使阅读君了然不惑。   认识并有幸结交陶总是在一次县级明星企业表彰大会上,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刚好我与他挨个儿坐着,那时,靠山吃山,他就地取材,在青石山上开了个采石场,生产石材,也雕刻塑像、牌坊、石碑之类。他的企业威名在市级里也算得上江湖一流好汉。成绩斐然,在县里更是独树一帜的商业翘楚。坐着辉煌的第一把交椅,接受着万人敬仰的掌声和鲜花,占尽了风情。而我只是一个陪衬者,是小人物,和众人一样,随时准备奉送掌声和鲜花。陶总能够在万头攒动的人群中一下就结识了我,是无比荣幸,也是一个无心插柳的巧合。那个场面掌声雷动,讲演得更是慷慨激昂,我心思不属,对于那些照本宣科的励志篇鸡汤文不感兴趣。见他们有时候兴致盎然地写写画画,我也煞有介事地拿着笔在纸上涂鸦。后来干脆开始作画,画得很认真,达到万物皆空,忘我的境界。先是画了一幅《西游记》小人书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页面,嵩山峻岭若隐若现于云雾之间,孙大圣踩着祥云,与九霄为伴,右手持金箍棒,左手搭着凉棚,远处眺望,形象简直酷毙了。又画了一幅郑成功收复台湾的画面,红日初升,四海翻腾,浊浪滔天,欧鹭翩翩,郑成功站在船头,盔甲裹身,他脸色凝重,按剑四顾,大有吞山河之气势。画面逼真生动,如临其境,两幅画卷把陶总臣服得低首心折。竟看直了眼,后来,一把抢过去,爱不释手,啧啧称赞道:“真乃奇才也!”就凭他那句话,既然得到如此赏识,不如坐拥入怀,干脆做个顺水人情,那两副画就送给他了。   名人,就要有名人效应,就像一块石头被扔进了水里,就会溅出水花一样。这种效应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相辅相成。而陶总却是负面效应占据上风,尽增添负能量,大概因为之前,他从不起眼的小作坊,冷不丁像吃了膨大素,身子一下子壮实起来了。在这一山不能容二虎的圈子里混,自然有人急红了眼,一把大火把整座山,他的偌大的厂子,连同他的家产烧到了命穴里。这只是人们的猜疑,谁都没有找到肇事者,火势烧了六天六夜,直到树林燃尽了,火势才渐渐熄灭,数亿的资产化为灰烬。   不愧是商场里身经百战的老将,抗击打能力特强,就因曾供几家医药公司作填充剂用的石粉沫,整合与此相关的第二和第三方上游客户,遂成立了医药贸易公司,专供他们原材料,而且转型得非常成功。不过,路没有平坦的,一波三折,他打给我的电话除了喝酒之外,大多是报忧不报喜,让我去给他擦屁股。像这样侦破一类的事儿本来与我八竿子打不着,他信任我的原因起源于我的叔叔是刑警队的大队长,侦破很多大案要案。基于此,我也对这一块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从犯罪分子现场遗留的一个指甲钳破获一起劫财劫色的案子。刚好陶总那时遗失了忘在办公室里的十万现金,也推给我去破获。这是一笔不小的钱款,建议他报案,让我办这案子算哪门子的事?他摆出一幅苦大仇深,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说本来就已经是树大招风,就别再添乱了,又叹了口气说:“刘备大意失荆州,失了元气呀!”      二   陶总既然对我如此的信任,也不能辜负了他的期望,从办公室的房门开始着手,见锁孔里残留着半截钥匙,小心推开陶总他们业已撬开的防盗门,不让其他人进入,以免破坏现场。不过,进屋才发现,整个厂区,也包括办公室的监控那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工作,拷贝不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作案现场就连一个指纹也没有遗留,说明他的反侦破能力很强。后窗倒是破了个洞,玻璃碎了一地,窗台上留有一些干涸且发硬的泥土。在窗子后面是一片没有铺上混凝土的地块,疏松的土壤里留有犯罪嫌疑人跳下来时陷入的鞋印。我一一细致地作了记录,斟酌再三,告诉他是内鬼所为。他问何以见得,我逐一分析给他听,那人头天下午一定是最后一个下班,留机会切断监控电源。夜半作案时,想从房门进入,慌乱中,插错了钥匙,结果断在了锁孔里,只好从后面破窗而入。残留的泥土只有耕田种地的人才会这么硬,城市里即使在公园里踩上了,也是松软的,不定什么时候就干净了,不会永久性残留在鞋底上,最后根据科学数据,包括土质松软度、鞋印深度、尺寸、推测仓惶跳下来的力度等计算出此人三十来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七十多公斤,农村人。有这些证据就足够了,陶总按图索骥,不久,就让那家伙怎样吞进去,再怎样乖乖地吐了出来,并大加措辞,夸我是狄林杰在世。   陶总在这是非之地盘踞,也实在难为他了,一脚深一脚浅,好不容易有些起色,又弄出这叉子。国家食品早有司法解释,医药更是高压线,谁都触碰不得。到他公司时,他几乎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毕竟是刚伤筋动骨,痂还没好利索,哪经得起这般折腾。办公室里就我们两个人,他欠起身子,勉强为我倒了一杯水,拿出客户检出的异物递到我的手里,让我定夺。那是几枚燕麦片大小的金属状东西,凭直觉分析,应该属于螺丝或其他金属器物经无数次击打,研磨才生成的模样。仅凭这一点还不充分,也无从考证。   跟着陶总进入厂区,生产车间,粉尘大得像一团雾,一排排日光灯散发出的光像白昼一样,工人正忙碌着加班加点地过滤退回来的货物。五六台振动筛嗡嗡作响,声音撞击在粉白色夹芯板的壁上,再反弹过来,绞织在一起,杂乱无章,工人也忙作一团。   我们要做的是找出根源,让陶总带领着打开了第一台不锈钢雷蒙式粉碎机,见筛网是平整的,接口也密不透风。班班长也被叫到近前,他一言不发,有着一股三棍揍不出屁的样子。这个人我认识,是老三届同学张宇的弟弟。所谓老三届,并非指知青下乡时的那一批知青,我们抱恨错失了那个年代,也没有那方面的人生阅历,而是我们几个大学时期的校友暑假期间,组成了驴友,去童子山攀缘,中途遇险,山洪爆发,讯号迷失,几近绝望。在这种情势下,互相勉励,终于走出鬼门关。那是生死之交,刻心铭骨,给我们团队取了个名字曰“老三届”,有亲切感,超响亮。   张宇的弟弟性情耿直,灶神爷上天,有一不说二,就那么实诚。听说见理不顺就顶撞领导,不讨人欢心,也不会挑事,闹事,平平庸庸。不过,凭直觉,他的这一班组没有推敲价值。打开第二台粉碎机,见筛网坑坑洼洼,对接处也有缝隙,我转身问陶总,原来就是这样的吗?陶总答,刚生产时,给他们都是新买的。我告诉陶总这一台有“鬼”,陶总脸上拂过难以捉摸的怒气,仔细地审视了个遍,一脸的不服气,说筛网没有破损处。旋即命班长叫林虹的人组织人马再粉碎一些,取样拿品管处化验,得出的结论合格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意味着超合格。陶总拍了拍我的肩膀,拐弯抹角地说“我饿了!囊中羞涩。”   他的意思很明了,不信服我的判断。我告诉他别急,这次我必能成,他必须做东,吩咐工人用清水把筛网冲刷干净,这样更清晰,更容易判断。这时陶总像打哑语似的,推搡着我进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灯光下,反复推论,终于敲定之前的判断。陶总一脸的不屑,咬定刚才品管给出的数据,说事实胜于雄辩。我顺手抓起桌子上一把焦页向墙壁掷去,焦页软软地落在地上,接着,我又抓起一羽毛球砸向墙壁,它弹簧一样被反弹回来。陶总不解其意,我解释道,合格率不可否认,那是基于质软,粉末状的东西,没有反弹能力,它的势能达不到冲出接缝的力量。而金属体密度大,不慎进入之后,在高速运转状态中,被击打成无数的小块,然后被无数次反弹在筛网上,击打成这个样子,更有一部分打在接缝上,接缝就开裂了,而后,一部分被碎成粉末进入了成品,一部分有足够势能的金属片恰好在反弹过程中,从接缝处冲了出来,造成如此大的损失。我滔滔不绝的论据把陶总说得唯唯诺诺,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你这个钟馗,什么鬼在你的魔力下都无以遁形。看来这顿饭我请定了!”      三   两个月后的晚上,应张宇相邀去他家做客,电话里说是去北京出差,带回来一条美国恶霸,要好好庆祝一下。他就是这么个人,虽一母所生,与他的弟弟性格截然相反,喜欢做东,喜欢请客,难怪人说是龙生九子,性格迥异。他乔迁新居要请客、置办家具要请客、网聊上异性朋友要请客、头脑发涨时,他的结婚纪念日,与妻子买束鲜花也要请客,这忽儿弄了一个心欢喜的宝贝,更是要请客。   到他家赴宴的没有外人,还是我们几个披肝沥胆的老房客。张宇把小家伙供在客厅的几子上,让我们欣赏,它肉嘟嘟的样子非常可爱,深黄色的皮毛绸缎一样柔滑,脸上、身上尽是皱褶,并没有使它发亮的外表有丝毫的逊色。吃起食物来,前腿爬在茶色玻璃上,后腿撑起全身的重量,身体前倾,煞是惹人欢欣。   这次的聚餐,他弟弟也在场,进酒途中,我们闲谈时,又提起那档子事,问那次处理结果,他懊丧地耷拉着脑袋说,陶总说找不出原因,两组组长同时处罚,他被扣除当月工资,并愤愤不平地说:“对于林虹,敢动他一点毫毛才怪,他是县质检总监的大公子,企业发展全仰仗他老爸的羽翼庇护,处罚他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说说而已。”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至此我才明白,那天晚上找原因时,为什么要把我带到办公室里,而不是在众人面前,原来是有预谋的。更清楚去得多么没趣,折腾了大半宿,他却极不负责任地找了个“替死鬼”。看来我高估了陶总的胸襟,与昔日的形象不可同日而语,还以为处事不惊呢!   古人云,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成大事者,当以胸怀四海,淡定从容,方才攀蟾折桂,与日月同辉。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冷笑话,鳄鱼开了个洗浴中心,交给狮子打理,狮子爱打麻将,嫌麻烦又租给了豹子,还从中赚取提成,有一天老虎来洗澡,因水性不好,淹死了,老虎是百兽之王,这还得了,鳄鱼迫于丛林法庭追究责任的压力,发现狮子、豹子等一个个都是不能得罪的主,就找个在里面搓背的猴子给法办了。这样一箭双雕,既报了之前想吃它的心,计谋给识破,反而被愚弄,头上重重挨了一石头的仇,又给上头有了个交代。   后来,陶总事业飞流直下,已经有“日暮乡关何处是”的悲壮,生意尚好,员工难留。看来他做事不太检点,针眼大的窟窿能进斗大的风。势力有多大,危险就有多大,这把达摩克利斯剑已伤及他的灵魂。   再后来,也就是几天前,得到确凿的消息,陶总进了班房,前科是与贪官大人们沆瀣一气,骗补,之前的采石场只是一个幌子。红楼梦里云: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道出了人生反复无常的道理;失之东隅,收之沧桑;是非成败转头空,悟透了,以长歌当哭。   “你改悔罢”,这是《新约》里的句子,被托尔斯泰引用,我很好奇,他的信函是怎么寄出去,并能让日本天皇和俄国沙皇各自签收的,也不知道是怎样动情的规劝内容,竟能引起两个国家的轩然大波。知道陶总入狱这不幸的消息,我突然想给他下一剂猛药,也不枉挚友一场,一并祛除他心中的“鬼”,于是也效仿托老先生提笔写到:“你改悔罢!”   写到这儿,怎么也写不下去了,是让他改悔小鸡肚肠?妄自尊大?还是改悔虫鼠一窝,祸害苍生的邪恶?毕竟已经在监牢里蹲着,每天面对的不还是比我这刻板的言辞更有穿透力的说教?十年,或二十年后,走出来一样是脱胎换骨的人生。信写不下去,又不舍得放弃,就把纸伸向窗外,任风呼啦啦地吹。那风向西北,是陶总蹲班房的方向,我忽然觉得,此信不写是正确的,就让我用心去写,写人生的意义,写做人的道理,写行要正,坐要端,三条大道走中间的哲学。   风吹拂着,蒲公英的花絮变成无数个小伞,漫卷着向西北飞去,我似乎看到它飞过河流,越过高山,穿过松林,掠过原野,一直落地陶总的牢房里,那是我的心声。同时,我也在臆测,他应该心有灵犀,此刻,正昂着头,迎接我这场迟来魔化的雨,尽情滋润几近枯竭的心田。   陶总,我的思绪在翻飞,在用心去写,你在听吗? 长春哪家医院的治疗效果比较好癫痫的预测检查方法很重要湖北专业癫痫医院荆门看羊羔疯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