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又见大森林(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美文欣赏

清明节那几天,大雨倾盆,想去给父亲扫墓,根本出不了门。今天,晴空万里,正是出行的好时光,去弥补弥补吧。父亲的坟墓在一片大森林的底部。

乘车来到山脚,下了车,径直走去。这是一片延续了几百年的坟场,放眼望去,凡地势陡然凹下,或者突然隆起,或者堆有几块乱石的地方,都可能掩埋着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在里面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的——害怕踩穿一具腐朽的棺盖,将自己陷落进去。

来到父亲坟前,仔细打量,老气横秋的坟头依然如故。清明节那天,老家的兄弟趁大雨停歇时,来挂过坟。但因双面胶失效,那坟飘就跟刚从商店里买来,还没打开一样,死板板地吊在坟头上。跟周围那挂有一串串红灯笼的坟墓相比,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看到这情景,我真后悔今天没带坟飘来。本来出门时想到了的,又怕过了清明节有什么忌讳,因而放弃了。我赶快将那坟飘撕开,重新粘好。坟飘又恢复了原样,远远看去,红红火火的一串红灯笼,飘在父亲的坟头上,顿时增添了许多生气。我找个角度,拍了几张照。

年年来挂坟,我都只在山底逗留一阵,二十几年未曾上山顶了。忽然想爬上山顶,俯看老家。角度不同,肯定别有洞天。我迈开步子,开始寻找上山的路。

小时候,这森林里,高空的松枝剃光了,低处的灌木砍光了,连地上的松毛也用笊筢收集起来,背回去做了引火柴。每天上午在里面蹓一趟,下午在里面蹓一趟,地上光光生生的,来来去去毫无阻挡。现在呢,除了挂坟和捡野生菌的偶尔一来之外,其余时候人迹罕至。各种杂草树木,灌木荆棘,手牵着手,肩并着肩,阻挡着试图在其中随便穿越的人。

以前山麓有条通天的大路,常有川流不息的人从此经过。今天,路上长出了海碗粗的树。钻来钻去好一阵子,终于找到了似曾相识的上山之路。路两边的树,都把枝桠伸过来挤占路面的领空,有的干脆在路上安了家。我像个野生动物似的,勾着腰,四脚四手地在荆棘丛中爬行。在爬行的过程中,倏地想起,曾听人介绍过,现在山中野猪成群。要是真蹦出一只来,恐怕我这个假野兽就只有甘拜下风了。心里咚咚直跳,后颈窝里那块肉也像嵌进了一个心子似的,与脉搏同步跳动着。想回去,几次三番朝下走,又倒回来。我在心里暗暗问自己:曾几何时变得这样脆弱了呢?难道生命就那么珍贵吗?这点冒险精神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又硬着头皮朝前走,忽见横倒在路上的一棵松树,被人用柴刀逢中砍断,一截摆在路上,一截滚落坡下。树木的断口处,木料才开始发黑,不久前有人来过这里。再朝前走几步,又看见路上有几支刚砍断的青树枝,树叶还未打蔫,可能是昨天留下的痕迹。别人敢来,我为何不敢呢?再走一程,见山坡上有一根枯树茎,有手脖子粗细,正适合制作防御工具。拖出来,踩在脚下掰断。要是野猪来了,打不痛它,也可以吓唬吓唬它。我悬着的心落地了。

越朝上走,树木越稀疏,路上的阻拦更少了。过一会儿,来到一条平路上。这走过无数遍的路,我还烂熟于心。到了这平路上,预示着马上到山顶了。走完平路,就是我家的一块坡地。以前在家当农民时,多次来耕种过。现在已被密密麻麻的松树霸占了,大的有已汤碗粗了。我迅速拿出手机拍照,以记下这巨大的变化。转身朝上一看,原先这山顶上,好几十亩熟地,今天都成了茂密的森林。短短二十几年,变化多大呀。

山下的杜鹃和桐子花都凋谢了,山顶上却开得正旺,我又对着这些山花一顿乱拍。

在山顶转悠一阵,想站在最高处俯看老家的风景,却成了奢望。那高大的树挡住了视线。从一片空隙望出去,山底蚯蚓一样的公路映入了眼帘。找个角度,匍匐在大石上,拍了几张照,然后来到这世界上最年轻的森林里。从前这里不光是地,还有人家、水塘、坟园。想看看这些遗迹,就在山中一边回想,一边寻找。屋基,坟园,连影子也没有了。水塘倒还在,从前能装好几百方水,今天只剩下不足一方的容积了。水塘边有鞋印,有人捧起喝过。那水十分浑浊,不渴得喉咙冒烟,是难以吞下肚的。

老是在林中磨蹭,也意思不大。我想走另一条路下山,看看有没有新发现,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入口。另辟蹊径吧,那简直是异想天开,那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

还是从原路返回吧。在林中折腾来折腾去,却连来时的路也找不着了。由此我联想到,去野外探险,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绝对不能轻易尝试。试想,走过千万遍的路,仅仅因为新长出了一些草,新长出了一些树就迷糊了,何况人生地不熟的大山呢?

我像撞了道路鬼似的,在林中乱穿,心里着急起来。静下来一想,爬到最高处去,盯准来时的方位,啷个也要找到来路。爬上山顶,还真看出了端倪。在走一段下坡路时,脚一滑,整个人顺着山坡梭了下去。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和草屑,一棵大树就站在我身边。这棵树因为长得最粗,又横斜着一根粗壮的枝桠,来时我驻足仔细观察过。看到这棵树,就找到来路了。

下到半山腰,在小时候砍柴回家,每次经过时都要放下背篓歇气的地方,我依然坐下歇息一会儿。幼时与伙伴们停在这里瞎闹腾的场面,还在眼前。“生老病死苦”,这人生的小黄道,仿佛来得太急,来得太快。

此行没碰上巨型野生动物,这是我的万幸。可是,树冠上时常有鸟儿扑楞着翅膀,打破山中的宁静。以前山中是没有鸟儿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不经过努力,又怎能见到这美丽的风景,又怎能切身体验到这沧桑巨变呢?

昆明那个医院对癫痫兰州有治疗癫痫的吗济南哪个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做开颅手术后可以服用左乙拉西坦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