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看秋(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一、抓阄

吃罢晚饭,男人们撂下碗就往大队部走。婆姨们马虎地刷过碗,手沾点水,在头发上摸了摸,揪拽一下衣襟,拍打拍打裤腿,也急匆匆向大队部跑。小孩子早围了一院。

秋天,玉米、豆角、蓖麻,还有树上的青果,仿佛得了疯魔症,一天变个样,一天又变个样,几天时间,瘪的饱了,青的红了,小的大了。村里人知道,庄稼成熟在即。春来下种,夏到锄镂、上粪、间苗、拔草,眼下才是最紧要的关头。收成多少,就看你能守住多少。庄稼不像家畜和牲口,你养它喂它它就对你不离不弃,庄稼是没情面的东西,你打理的再好,也不感激,你不打理,也没怨言。最无奈的是没界限,人来摘,不拣择,牲口乱啃,也不嫌弃,偶尔鸟飞来,将它结了一年的颗粒嘣嘣地啄上半天,也像没事似的,任其宰割。但它是全村人一年的口粮啊,看管它的事,就落在了村里人头上,村里人将这营生,叫看秋。

这营生,村里男人都稀罕,按他们的说法,睡一觉得五分工,当神仙皇帝也不过如此。但人多地少,村里只好用抓阄来定夺。

大队部在场院的一眼窑洞里,一盘炕,一张桌子,几条长板凳,桌子上是村里最贵重物件——扩音机,连接着的喇叭,栓在外面电杆上,村支书福大爷对着话筒念报纸的时候,双肘抵住桌子趴着,仿佛裹红布的话筒是根棍子,撑住他的嘴。平时五保户栓大爷住里面,看扩音机,扫扫场院。一开会,他的炕席上满是人,都拿着烟袋,坐的坐,蹲的蹲,吱吱吃烟,烟锅暗了,伸出来,在鞋帮或炕沿边上叭叭地嗑烟锅。这会儿,村支书早蹲在扩音器旁边的长条凳子上说开了:社员们,按以往的惯例,咱今年的看秋还是抓阄哇,十天一轮,有没意见?

没人吭声,暗淡的灯下,他在凳子上磕掉烟锅里的灰,用嘴含着烟嘴吹了两口,又吸了两口,确定烟杆里没有烟丝堵塞后,才慢吞吞地说:这是没意见了?工分也按往常的,一黑夜五分。看秋是大事,人人有责,没男人家的不要凑热闹。

人们哄的都笑了,眼睛都瞅向窗外。窗棱上的毛头纸破出许多眼,忽闪忽闪的。银兰嫂子站在我们一群小孩身后,也笑了,月光下,白牙齿也忽闪忽闪的。

记工员金喜从一个方格本上扯下几张纸,又将这张纸折叠扯开,再折叠再扯,从胸前兜里取下他的钢笔,在扯好的纸上写字。

玉米从能煮着吃到炒着吃的这段时间,连小孩都是小偷,或许是庄稼散发出来的味道使人馋涎?也或许是人在秋天跟庄稼一样急迫?看秋点在邻村交界处、生产队交界处的地里。有固定的浅窑,够容身,能点火取暖。看的对象,一是邻村上下的人。一般情况,村里的人喜欢偷别村的,这跟各人自扫门前雪不一样,是各人把好门前粮,秋后,粮食按产量分成,产量越高,分的越多,也就说来年的光景会好,村庄的地位在公社也会上升。二是别队的村里人,一队的人如果偷不到邻村的粮食,就会去偷二队的,二队的亦然。三是兽。据说秋天的庄稼地里有野猪、狼、狐、黄鼬、地鼠,喜欢在黎明后出来寻食,在穿梭找寻食物的同时,会在庄稼地里打滚搞破坏。有一年,杨树沟一块地堰里的玉米一夜之间全部被践踏,玉米嫩,一掐,一泡水,地上全是被掐开的玉米水,乳白色,奶一样,秸秆乱七八糟,东倒西歪,有经验的禾老人说,这像是野猪糟蹋的。

村里的男人都想看秋,不只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彩,且可公明大样地将收缴的粮食带回家(抓到偷粮食的人,邻村人眼观面熟,把粮食留下,人放掉,粮食就成自家的了)。禾苗说,她妈就想让爹去看秋,一来可以多挣几分工,二来能吃点新鲜的。田园问,什么新鲜的?禾苗就住口了。但我们都知道,她说的新鲜的其实是嫩玉米,小土豆,大豆角。去年她爹看了十来天秋,她将煮好的玉米剥到兜里,边玩边吃,还分我吃了一把。我们去她家,锅里白生生的小土豆,禾苗说那是猪食。她悄悄说过,每年抓阄前,她爹都要拜菩萨,保佑得到这个营生。

田园爹没看过秋,因为他身体不好,整天咳嗽,去地里也只能做女人做的活。但田园说起晚上出去偷玉米,是很有经验的,据说她跟哥哥不走远,就在河边地里,口袋也不拿,将裤子在下面束紧了,玉米棒放在两边裤腿里,就回来了。如果路上遇见人,也察觉不了。又说,其实看秋看的是别人,即便抓住,喊个叔叔大爷,求个饶,也就没事了。

乱哄哄的窑洞突然安静下来,抓阄开始了。男人们有序地站起,缓慢地用手从桌上捏起一个纸团,也不急着展开。有的回到了原先的地方,蹲下,装一袋烟,点着,才展开手里的纸团;有的会凑到离电灯近些的地方,仿佛灯光能给他带来惊喜;还有的更关注别人抓的,探过头要看看对方抓了什么,对方偏不让看,两个人便抱着一团,刁扯起来。生喜第一个抓到“看”字,他张开那个纸团,高声念出那个字,人们都忘掉了自己手里的阄,张着嘴看他,眼神中充满羡慕。有人都说生喜命好。他反驳,好什么,受罪的命。脸上的笑纹越来越深,放一粒玉米都能夹住。

二、事故

豆荚在中午爆开,能窥到里面那个饱满的豆子,耳边犹听得“嘣”炸裂的声音。南瓜东一个西一个,在玉米地里毫无次序地滚来滚去,粗糙的瓜蔓跟豆角蔓缠绕着爬到了玉米杆上,似乎要抵达某个地方。玉米开始饱满起来。地里的甜苣菜也在疯长,女人们现在的营干就是剜甜苣,一筐一筐灰塌塌的甜苣,在下午阳光下被晒得软沓沓,灰雾雾的。所有人都知道,灰绿的甜苣菜下,定藏着一只瓜,几把豆角,或者嫩玉米,但毕竟是白天,筐也小,即便偷,量也有限。

河边地的庄稼熟得最早,村里人下河,总得穿过它。小路被玉米叶捂得密不透风,两边的玉米穗早早不见了,玉米叶张牙舞爪,横七竖八,特别茂盛。人要过去,得用手不停地推开叶子,才能顺利通过。玉米叶像一把绿锯条,倘若被玉米叶刮一下,皮肤上立马会有个红道,不见水时,是痒,一见水,会疼。只有紧紧随在大人身后,用他们的身体当阻隔,才不至于被刮。洗完衣服,在玉米地走,祖母停下说,莫张声,我摘个瓜,咱回去煮着吃。尚不等我答言,祖母就不见了。刚开始,还能听见沙沙的玉米叶的声响,后来,四周骤然静默,也不敢喊,只觉坠入深渊般绝望。心里又记挂祖母,又怕看秋的人从天而突降。好在不久,祖母出现,神闲气定,面不改色。不远处一个小孩,看见我们,突然喊肚子疼肚子疼,双手捂肚,蹲下身来。祖母对着她笑了笑,没吱声,牵着我朝村里走。奶,她肚子疼呢。祖母笑了笑,没事,我们走了她就不疼了。后来知道,当时她的腰里别满了玉米棒,看到大人走来,正巧一个棒子滑到裤子里,她怕发现,急中生智,佯装肚疼。

那天生喜一个人坐在五道庙的石头上,头低着,要伸到裤档里去了。男人们中午从地里回来,他还坐着呢,仿佛坐化了的石佛,纹丝不动。有人过来说,回家吃点饭,歇歇吧。他也不搭腔。福大爷背着手,走到他跟前说,你这秋到底还看不看?屌样儿,看个秋都看出个事故来,能做甚?

大人们面面相觑,欲言又止,一股神秘气息开始在村里蔓延。据说那天成槐天不亮就赶马车出村了。小孩子照例是迟钝的,跑到五道庙耍,刚开始看见生喜的样子,亦有几分好奇,后来很快就转移了兴趣,去看月亮大爷跟来会轧草秸,看俩人将牛圈里的粪担出来,堆到墙跟底,一时间满街都是牛粪味。

到晚上成槐带回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变兰的腿锯掉了。人们惊讶地张大嘴,不知所措。变兰婆婆听到这消息,当下就晕过去了。被人掐人中,泼冷水,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她嗓子深处那句哭声也活过来,长长的,恸恸的,绝望像一堵坚固的墙,将她牢牢地堵在里面。

生喜的胡子也长了,头发乱蓬蓬的,一天之内老了十岁,他不吃不喝不说话,头缩在双腿间,一天了。听到这个消息,竟然爬倒在地,嚎淘大哭。这一哭,狼号鬼叫的,从五道庙一直扩散小河口,吓人的很。

那夜,天也黑得吓人,后来就落雨了,祖母在炕上吃烟,独自喃喃,命里该时躲不过啊。我的胳膊上热辣辣地疼,灯下,看见被玉米叶锯开的几道血痕。变兰婶子的腿也锯掉了,肯定比我的胳膊疼多了。

前天晚上变兰去偷瓜,摘了一趟,第二趟时被生喜察觉了,生喜就喊,谁,出来,不出来老子就捅了你。拿着个电棒,来回晃,照见一个女人的身子,就心软了,佯装追赶,其实只是喊声造势。变兰一个妇道人家,早慌了神,东扑西窜,不知方位,只朝着光照的方向跑,跑着跑着就大叫一声,不见了。生喜才发觉,前面是个大崖,妇人跌下去了。天稍亮,生喜回村喊人,救起来才发觉是自家村的人,当下看变兰被摔得血淋淋的,就傻眼了。嘴里分辨,我就是给你照照路,你跑甚叻跑甚叻。

几天后,变兰坐马车回来,一下车,看见生喜垂着头跪在她面前,顿了顿,被人搀着走到生喜面前,抬手,朝着生喜的脸就是一耳光,那声音,跟她空荡荡左裤腿一样,来回晃荡,久久不绝。

三、捉奸

中午,南头传来了骂声,小孩子一窝蜂涌了去看。见银兰嫂子家的院门大开,一个穿军装的男人站在门口,脸一会向里,一会向外,正在大声斥骂。他是银兰嫂子老汉,在天津当兵,叫来俊,一年或者两年才回来一回,他们有一个闺女,刚会说话。平时家里就银兰嫂子一个人,也不去地里,每天在家里看孩子。村里对待军属是很优厚的。连分粮食,都有人给往家抬。银兰嫂子圆盘大脸,有隐约褐麻子,一笑,两个酒窝从脸上隐下去,变成两个大黑点,她个子高,身体又直,站在那里说笑的时候,总让我想到院子里种的那株葵花。现在,她抱着孩子在炕沿上哭,孩子正含着一根手指,口水顺着手指流到了衣服上,瞪着个大眼看门外的爹。炕墙上的镜框里,照片上的来俊是很好看的,穿军装,浓眉大眼,打了彩,帽子上的五角星和领子上的徽记特别鲜艳,跟画上的人一样。但现在,他站在街门口,敞着怀,大骂,像倒嚼的牲口,嘴角边上全是白白的唾沫。

刚开始人们都不知道他在骂甚,因甚,后来才听明白,原来他骂的是叔伯哥来富,说他是驴,猪,牲畜,是要遭天打五雷轰,是祖宗也不认的坏水。来富在村里是民兵队长,也是说一不二的人,住在来俊家隔壁,按他的脾气,是决不吃亏的。但此刻他家却静悄悄的。有人说,来富总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也有人说,来富黑夜里看秋,是不是现在睡觉呢。又有人说,来富是前半月看的秋,猴年马月的事了。

夏天时,我们去五道庙玩,路过来富家猪圈,银兰嫂子跟来富各站一边说话,来富不知说了句什么,银兰嫂子笑得身体乱颤,无数葵花子掉下来,她又低头去找。我们一群小孩不解地看着他们俩,后被来富赶走。而此刻,猪圈里的猪被卖掉了,圈边空落落的,银兰嫂子在家里哭,来富不知钻哪儿了。

老婆们在旁边瘪嘴,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活该。这话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后来,福大爷背着手来了,拨拉开围观的小孩,说,来俊娃,咱消消气哈,回院里说。

来俊一只脚在街门外,一只脚在街门里,仿佛他在取舍什么,老无法下定决心。福大爷一推,他的身子就往院子里了。福大爷回头对看热闹的人说,散了吧,散了吧。说完就关门了。

那天夜里,禾苗带来令人吃惊的消息,说前段来富在杨树沟看秋,他回来的时候衣服总是干的。秋天早晨露水大,如果他从庄稼地里回来,裤腿和鞋应该是湿的,但他回来总是干干净净的,他老婆就疑他没干好事。夜里,他老婆尾随着他,看他先是出了村,穿过庄稼地,到了看秋的浅窑里,吃了两袋烟,又钻到地里摘玉米穗,摘了半口袋就往村里走,也没回家,直接就去敲银兰嫂子的门。老婆怕被来富打骂,就强忍着气愤一直等,等到五更鸡叫第二遍,被露水打湿的来富老婆终于看见来富穿戴整齐从银兰家出来了,他悄悄地闭上门,走到村外。他老婆回家换了湿衣服,他就推门就进来了,问,你起来了。他老婆不答腔。来富就来气说,看你那鸟样,能做甚。

来富老婆早年高小毕业,识字,惹不起来富,就给来俊捎了封信,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银兰今上午去河里洗衣服,回来的时候正好来富下地回来,来富就绕进银兰家,两下里说俏皮话,眉飞色舞,正说着,门外进来一人,进来就喊,狗男女。两人抬眼,一看是穿军装的来俊,都唬住了。

福大爷在银兰家坐了一下午,烟灰磕了一大堆,好坏歹话说了个尽,也没有将此事压下来,隔天,来俊去公社告来富破坏军婚罪,据说交上去的材料有五六张,村里人都说,看这驾势,来俊是有备而来的。

四、批斗会

禾苗爹是第四个抓到了“看”字的人,也就意味着,他是这个秋天最后的看秋人。

禾苗照例炫耀一番,似乎她突然就成为村里最高级的人。水草在私下里很不服气,她爹在县里煤矿上上班,她妈瘦小,做营生不利索,队里挣得工分低,分粮食也受人排挤,她家能吃到猪油呀挂面呀这些稀罕东西,但没人眼红。在村里,一个人的力气更能使他扬眉吐气。现在,正是家里吃食青黄不接的时候,水草家也没有吃不完的挂面和猪油,她妈胆小,有次下地回来,路过北边地,看人家都摘豆角,她也摘了两把,却教队长给发现了,她分辨说,她们也摘,怎么就说我。队长说,你看见谁摘来?她一回头,看见她们齐齐整整,手里拿着农具,那些豆角竟仿佛蒸发了般,这么多妇女,只有她拿着一把豆角,只好交给队长手里了。

癫痫病不是遗传现在在吃左乙拉西控制西安市到哪看癫痫呢保定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