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笔尖◇ 暖】小暖(散文征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秦风秦韵

盈盈很气恼,她说自己写流年社团《寻》主题征文没得精品,很不服气。盈盈说,她觉得自己写得有笑有泪,有香有色,凭什么不能得精品?总之,她很不服气。

我看了她在QQ空间里发了如此动态之后,心里忍俊不禁,还真是个小丫头呢!一身浩然正气,想什么就说什么,当真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于是我在下面留评:没关系,就算他们不给咱加精品,在咱们心里,自己已经是精品了!盈盈说,你说他们怎么恁妒忌我们?我在屏慕这边笑笑,不置可否。

我知道,相比之下,我没盈盈这么果敢。我像一座被风霜雨雪侵蚀了若干年的雕塑,从内而外,同样的坚硬,而且丧失了说真话的能力。很多时候,是非黑白我是分得清的,可我总是战战兢兢地生活,生怕一张嘴就得罪人。偶尔想到这些,也安慰一下自己,生在这个社会,就不能背道而驰。转身之后,便独自承受良心的谴责。如此循环,不能自已。

其实很多天前我就知道,盈盈的《寻》征文写的是我——小怪物。当天晚上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哭了。我说,盈盈,其实你不知道,我曾经屏蔽过你好长一段时间。

说实话,盈盈从来没有得罪过我,而且,我们俩自从成为好友之后,只交流过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盈盈问我:你是柳州的吗?我说,不是。我对盈盈说,我看过你空间的文字。盈盈说,我现在已经不写了。而此刻,正是我对写字兴味正浓时,我顿时觉得自己像个误入歧途的旅人,走进了一个不该进的地方。尤其是看到盈盈每天“满血”状态,精力充沛的每条动态之后,我讶然,这哪是个喜欢写字的人啊,分明就是个爆发的小宇宙。

以后的日子,我浏览空间时,总是有意无意地跳过盈盈的动态,任凭她怎样声色犬马,都和我毫无关系。我想,她无非是晒衣服晒美貌晒家境晒能力晒快乐晒天真……总之是各种晒,甚至每天吃了什么饭都要晒一晒的那类女孩子。我初学写字成文,不觉得会在盈盈这里得到什么启示。而且,我自认卑微,在盈盈那个金碧辉煌的世界里,有我没我,丝毫无碍。

我像条泥鳅一样穿梭在网络之间,继续着文字游戏。不以谁喜,不以谁悲。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无论喜悲都是给自己找罪过。至少,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滑得不能在任何地方停泊,我不与任何人交流,我的诚心无以交托。

曾经,那么久,久到我记不清时日。一个网友跟我说,他离婚了,老婆其实是跟人跑了。这一股火烧得他鼻孔喷血,尿路不通。我着实心疼,陪着他涕泪横流。可没过多久,他便告诉我,他结婚了,而且新妇正身怀有孕,不日就要生产。我无语。这个世界怎么了?今天还是新欢,明天就是旧爱。今天你侬我侬,明天你死我活。也许,我能做的,只有祈祷并祝福。谁想,几日后我便牺牲在他的黑名单里。

又一个曾经,一个小友拜托我帮他妈妈网购一套化妆品。我深知网络诈骗的那些技俩,但为了他这份孝心和三年的网络情谊,我决定信他一次。钱不多,他许诺月末开了工资就给我打过来。可距今已有一年多,我没听他提起此事。我也问过他,他也敷衍过。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视金钱如粪土;有时候,我觉得我视情意比天高。两者狭路相逢,最后他还是被放在我的黑名单列表里。

还是一个曾经,一个哥哥级的良师益友,可谈心,可学习,自认为除了友情,再无其他。也许,人一旦单纯到没有性别之分,便很容易让人心生歹念。他说,你来吗?我问,我为什么要去?他说,很简单,每一个老婆不在家的男人都万分渴望自己能有天降艳遇。我忽略了这番话,继续与他谈天说地。就在刚搬到大连时,我与他分享苦乐,所有的消息,泥牛入海,有去无回。我知道,我的距离远了,断了他的念想儿了。

曾有朋友形容我,无关单纯,而是傻瓜。我深以为是。一段伤感之后,网络在我眼里变成海市蜃楼,可望而不能及。天各一方的两个人,隔屏相望,单凭只言片语,几张照片,谁又能与谁交心?到最后,如今的沧海桑田吞噬了曾经的深信不疑。网络也就那么回事儿,它一时风声水起,下一刻也许就落井下石。

忽然有一天,浏览空间时,发现盈盈写了一首诗。她以一个男人的视角,把一个男人的心理或说情感,亦或思想,刻画得淋漓尽致,且不乏唯美灵动和庞大的想象。我心底的某些东西被她触动了。看到她发的动态,大致的意思是“姑奶奶我要每天写诗”,于是一路追随看了下去。

盈盈没有如期写诗。但她的每条动态都在吸引我。我蓦然发现,盈盈不是我想象当中的那些扛着美女旗号的花瓶。她的的确确每天晒着自己的生活,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幸福必须得及时的晒,在阳光下在、在春天里;在盛夏时节、秋天冬日暖阳;幸福一晒它就会跳跃、会散发、会感染,会成倍的增加:晒一下爱车,明年会变三辆;晒一下恋人他就会让我住在他心里;晒一下衣服明年会增加八柜子;晒一下脸蛋就会更妖娆;晒一下被打败的对手对方会复活、并且永远是你的手下败将。啧啧,啧啧!姑娘天天晒,天天幸福,快乐飞扬。

于是,盈盈在我这里种下了一颗太阳。她无需浇水,无需修剪。我在网络里石化般的状态便慢慢融解,偶尔还会欣喜地在夹缝中钻出鲜嫩的小草来。可我从来就没对盈盈说起过,也从没说过感谢。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对我的好,总是被埋在最深的地方,默默不语,但都记得。

后来屏蔽了盈盈,每次想起都会觉得愧疚,而且龌龊。那段时间,我失业了。到大连之后,我仅做了这一个工作,勤勤恳恳干了两年,任劳任怨,不计工资多少,待遇怎样,最后却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乡给排挤了。那个阿姨级的女人十年前在店里干过,如今一口咬到回头草,便处处防备我,似乎我是个天生的贼。我委屈,每天上班都眼泪汪汪的,邻店大姐劝我,不行就不干了,没必要为这事儿伤心。大姐说,看我都快抑郁了,我也觉得自己快抑郁了。小时候学的校训“诚实勇敢活泼团结”,难道第一条我都做得不够好?我不明白,老板娘可以把整个店交给我两年,为什么这女人来了,我就被当贼防着了?我的自尊心受了重挫,精神萎靡不振,潜意识把自卑从旮旯里揪出来,扔在大街上赤裸裸地狂奔。它一路呼号,一路躲闪。

我辞职了,暂时充当起了家庭主妇。主妇的生活是枯燥的,而且我的情况根本不容许自己坐吃山空。我得找工作!几次碰壁之后,我发现要想找个合适自己的工作真的太难——我必须按照早八晚五的时间来工作,不然接送不了孩子。而且由于年龄、学历、长相、身高、工作经验等条件的制约,我成了找不到工作的“问题少妇”!我疲惫不堪的心再次回想起那个女同事的眼神及话语,深受刺激。

与此同时,盈盈依然每天高调晒着她的幸福生活——在我觉得我很不幸的时候。冲动是魔鬼,于是我伸出鬼爪,把她屏蔽了。我承认,盈盈的美好刺痛了我卑微的神经,我快要窒息了。

曾一度觉得,没有盈盈的世界忽然安静了,静得可以听见时间的流逝——我不能闲着,我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免得胡思乱想。于是我加紧写小说。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没有工作的时间里,我要写征文,江山文学网各个社团的征文,我都要写。

写文的日子,过得很快。除了写文,我每天还在空间发些日常生活中好笑好玩的事情,自娱自乐,渐渐地心态不再焦躁。有天我发现,盈盈给我点过赞,而且还评论过几条动态。我忽略想起,她还在被我关禁闭。心生愧悔,我把盈盈放了出来。

盈盈还是一如既往地站在阳光下,晒得火热。而我已放下所有愁肠,便再次陷落进她的世界。她的思维敏捷跳跃,文字唯美灵动,心灵积极向善,每一刻都是春光明媚,生机勃发。我无法复制她的妙语连珠,让大家知道她是怎样精灵可爱又有才气。由然而生出万般喜爱,我隔岸欣赏她的美好,并感恩戴德地接受她带给我的能量。我和盈盈的一个共同好友说,盈盈是个女神。可我不觉得。在我心里,她是个精灵!真的,她是一个精灵,时时刻刻都能让你感受到正能量。

后来我发表了一条说说:神说去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吧,于是赐了一个盈盈,谢谢盈盈!盈盈在下面评论:我可害羞。

模糊觉得又过了好长时间,我的征文计划因疏懒而并未有几个付诸实施。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笔力不济。除了投稿流年《被遗忘的时光》主题征文,获得一把木梳以外,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闲着。从盈盈的动态里,我看得出她在写流年社团的征文。一股力量在我心里流窜,漫延到了四肢百骸,我也开始写征文。

我跟在盈盈后面,亦步亦趋,她写一篇,我就写一篇。我没有比赛的概念,完全是被盈盈调动起了积极性。所幸,写了两篇,两篇精品。看到盈盈说:如果我写文落后于小怪物这个女人了,不怪我,只怪我的年龄还没有到最佳少妇年龄段。我在心里一阵窃窃私笑。

写到第三篇《此生无憾》的时候,大家都说这篇不错。我心里有些沾沾自喜,那根无形的尾巴微微上翘了。可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此生无憾》只得了个小蓝豆,并未成为精品。失望之余,我走了个后门儿,向聆听花香老师虚心求教,想知道自己没得精品的原因,以便日后进步。老师的回复很直接:可精可不精。文字没问题,内容陈旧、写法不突出,没啥特点。

聆听花香老师的一句话,把我多日积攒的勇气捅漏了。我像个气球,坐在电脑前嗤嗤地撒着气,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我想了好久,发表了一条动态:我不写了,真的不写了!

晚上,我看见盈盈也发表了一条动态,她说:我跟你说,我很沉默,但是看没力气了,我不写了,你写吧!我在下面回复了好长一段话,解释说我深知自己不是这块料,已经放弃了,让盈盈继续写下去。盈盈问,那个人是谁啊?他说话那么好使?即使他是你老公,他也没权力防碍我们两个!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哭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写下去?我知道自己写的不好,但是我从来没在网络间收获这么贵重的友情。盈盈曾说,我是她喜欢的女人。如果有一天她醒来,忽然发现世界上还有另一个自己,她叫做小怪物,于是她更加快乐。我很感动,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得盈盈如此深爱。盈盈说,因为你让别人看到的都是快乐。

我说,我写征文的动力完全是来自盈盈。盈盈说她知道,她正跟社长吹牛呢。盈盈说,她难以想象如果我们两个并列第一,会是一件多么可乐的事情。

我跟盈盈坦承,自己曾经屏蔽过她好长时间。盈盈丝毫不生气。她说,笨女人,我都想把你写进我的小说里去。后来就有了《寻》征文,我果然做了主角。那是一种人生得一知己足以的寻找,不奢望别人能懂。我相信力量是可以传递的,以它能及的各种方式。我被盈盈传染了,又鼓起勇气写文。

盈盈问,那你还爱我吗?我说,当然,为什么不爱?盈盈不知道,在我的字典里,“爱”这个字眼,很重,轻易不会出口。

现在,征文还没有结束,我和盈盈的故事更加不会结尾。写到这儿了,我竟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去赞美一下盈盈,不由想起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最美好的感觉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于是,我也终于给自己粗浅的语言水平找了个借口。其实盈盈无需任何赞美,她是那种胸怀浩荡长风的女子,至善至美至情至性,给人的感觉,永远像她的网名一样:小暖。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医院?沈阳市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陕西癫痫病治疗新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