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回忆我的老师们(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在每个人的长长短短的一生中,会遭遇许多的人,会遭遇许多的事,有些人,有些事,轻飘飘的,就像一阵微风拂过水面,注定不会留下痕迹,可是,有些人,有些事,却永远的写在你记忆书里,镌刻在你记忆的碑上,任凭时间风雨的吹打剥蚀,反而历久弥新,在每一次寂寞沉思的孤独里,他们一个个鲜活的向你走来......

记忆中,我学生时代的老师们,就是这一类让我铭记于心的人。

A.小小个子长着一张萌萌哒可爱脸蛋的刘老师

刘老师是我小学四至五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小小的个子,和我们四年级的高个女学生身高不相上下,留着乌黑的男式短头,还穿着踩得咚咚作响的中根皮鞋。刘老师长得漂亮,精致,有一张萌萌可爱的娃娃脸,明眸皓齿,好像一排列队整齐的白衣天使,熠熠生辉。

因为个子小,年岁又青,站在学生里面,不知情的人有可能认不出她是老师来,所以我们不惧怕她,来我们班的第一天,当她文质彬彬的作完自我介绍后,教室里还是吵吵嚷嚷的安静不下来。

刘老师却不管这些,按教学大纲讲起课来,她用柔美好听的女中音深情款款的朗读起课文,慢慢地,教室里开始安静下来,最后只剩下她的柔美的声音在教室里偌大的空间回荡,那动人的声音飘进我们的耳朵里,像六月天喝了冰水一样,舒服极了,同学们被她的声音迷住了。

后来得知,刘舒老师是正规师范学校毕业的,分到我们班教语文兼班主任。那个年代,正规师范毕业的老师简直是鳞毛凤角,大部分老师是半路出道的工人通过招考走上讲台的。所以刘老师的教学比较正规科学,加上年纪也不我们大不了几岁,在学生中很有亲和力,颇受学生喜爱。班上有几位调皮的男生,常常违反课堂纪律而受惩罚,被刘老师揪到讲台前打竹板子,我们美其名曰:"笋子炒肉",当满脸怒色的她高高举起竹篾子狠狠的打下去,然而,我分明看到那落下的竹板子中途力度减小了,只是轻轻的落在了那男生的手板上,可是男生却夸张地哎哟一声大叫,刘老师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起来,全班同学也跟着笑起来......

B.眼睛高度近视,性格随和的邓老师

邓是我们高中时英文老师,高挑的个儿,极消瘦的身板,背有些微驼,走路晃晃悠悠的,总让人担心好像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似的。他常常低头走着,为什么低头走呢?因为他眼睛太近视了,戴着的眼镜的镜片上一圈一圈的,像投入水里的小石头在水面泛起的涟漪。他有时会把镶着茶色边框的眼睛摘下来,用手指捻捻被眼镜的鼻夹夹得红肿的鼻梁。虽然眼睛高度近视,却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不太喜欢戴眼镜,所以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眯缝着眼睛看世界,眯缝得很厉害,几乎眯成了一条线,故得了一个绰号"邓眯眯",这绰号并无恶意,而是同学们的爱称,因为邓老师是个敬岗爱业,极负责任的好老师。

邓老师在学生时代,学习刻苦努力,成绩优秀,临到高中毕业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没有大学可以投考,于是作为煤矿子弟就顺理成章当了一名煤矿工人。干了几年后,矿子弟学校招考教师,他考上了,任教初中的英语。

他一边认真教书,一边业余时间里报考了自学考试,一举拿下了英语专业的自考大专文凭,这在上世纪八零年代,是十分了不起的资历和荣誉,应该说邓老师的英语教学水平是不差的。

他的黑板上的英文版书写得齐整干净,娟秀漂亮,不过有时候,写着,写着,那一行行的英文就向右下倾斜了,因为邓老师的眼睛太近视,常常要很凑近黑板才能看得清写字。当他拿起课本朗读英文的时候,也会把脸几乎贴到了书本里了,所以,讲台下的我们只能看到,英文课本仿佛长在邓老师玉树临风的高挑单薄的身子上,而看不到尊师的真容。

这样的场面颇显得滑稽,我们在讲台下就忍不住笑起来,女生是泯嘴扭捏的偷笑,男生是放肆爽朗的大笑,“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邓老师移开课本,露出那张白皙消瘦的脸来,他的声音虽然提高了不少分贝,但明显没有真正愤怒的语气在里面,他永远是个没脾气的人,性格温和而平静。邓老师这么一声吼,不但没有镇住同学们,反而引发轰堂大笑,最后邓老师自己也笑起来......

邓老师虽说没有威性,学生不怕他,可他书教得好,英文的教学水平高,人又和蔼有耐心,同学们都喜欢他,成绩好的学生课里课外总爱缠着他问这问那,调皮的就喜和他开玩笑,他也不恼。他的确是个人见人喜欢的万人迷老师。

他有一句“名言”,他说,人不要和别人比,要和自己的过去比,只要在进步,就是好学生。

现在想一想,这句话颇有哲理颇为深刻的,远胜过现在各种资讯平台上贩卖“心灵鸡汤”的长篇累牍。身处红尘,活在人间,如果我们能抱着这样的认识和心态,我们的生活就会多一分阳关,少一点阴霾,多一些快乐,少一丝烦恼。

C.许胡子,许老师,我们的物理老师

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四十几个学生在认真的听课,男女学生中,有人腰板笔挺正襟危坐,在听课,有人满脸凝神专注,在拖腮沉思,有人奋笔疾书沙沙作响,在做课堂笔记,然而在这一片奋发进取,努力拼搏的读书氛围里,却有一位男生以竖立的物理课本做掩护,低着头在阅读金庸大侠的《射雕英雄传》......突然,随着"啪"的一声,一颗粉笔头子弹,从讲台上射向这位正沉浸在武侠江湖里的男同学,男生的竖起的作伪装的物理书应声而倒,露出了一张惊恐错愕的脸来......

讲台上飞掷粉笔头瘦高个的青年老师便是我们人见人人怕,老虎见了都掉头的物理老师——许老师。

许老师在我们煤矿子校可是个威风八面的人物,说他威风,一是人长得威风,高个儿,笔挺的身姿,最具特征的地方是刀削般坚毅的尖脸上那一撇八字胡子,八字胡色泽黑褐,其中间杂零星白须,八字胡左右两端胡稍,略微上翘,说话时,随着上下嘴唇的张合,那撇胡子一抖一抖的动。这时我常常联想起,历史书上的秦始皇赢政,汉武帝刘秀,唐太宗李世民,一代天娇成吉思汗等等,都留有八字儿胡须的历史伟人,所以心里便满生敬畏。二是许老师的神情气质显得很威风霸气,讲课时,头高高扬起,只看天花板,极少看讲台下的芸芸学子,在那撇八字胡的映衬下,许老师的那张脸显得格外的充满傲然之气,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力量。

后来我分析,许老师这么的神气十足,霸气外泄,是因为他的的确确有本事,的的确确有资本,由此,方可恃才傲视,目空无物吧。许老师虽说也是工人招考当上的老师,但他不仅拿到了自考本科文凭,而且差点考上了研究生,那年代考研估计比登天难,听说他的分数是过了的,政审上出了问题,啥问题?作学生的我们就无从考究了。许老师多才多艺,吹拉弹唱,书画棋琴,都拿得出手,出得了场。他有一把二胡,能如痴如醉的演绎阿丙瞎子的《二胡映月》,《高山流水》等曲目,还能画画,油画水粉书法国画之类好像也象模象样。

许老师任教全年级四个班的物理,他的物理课讲得是顶呱呱的好,怎一个赞字了的!他引入一个物理概论,物理名词,往往讲解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并且能信手拈来,举列生活中的各种物理现象加以分析论证,不但,男生易懂,不太擅长逻辑推理,理性思维的女生也听得明白(数理化对大部分女生来讲,都是头痛的科目)。

我有一位易姓同学,是我们那时闻名于校的学霸,是许老师的得意学生,门门功课特优,尤其数理化无人能敌,那年,由许老师带队,我们几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参加了全国中学生物理奥赛的全省选拔赛,易同学就得了二等奖。后来这位同学考上著名大学,现在是中国海军工程大学的教授,知名学者。为我们许老师为我们同学也为我们已不复存在的矿子弟学校长了脸,争了光。

许老师课堂纪律要求极严,他的物理课,再调皮捣蛋的熊学生也不会越雷池一步,乖乖地老老实实的听课,你实在听不明白也无妨,你不能违纪作乱,影响了其他学生,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哼!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偏偏就有这么一位不知天高地厚,不识水深火热的欧姓同学,竟然在许胡子的物理课上打起了瞌睡,做起了春秋大梦,你猜我们许老师是如何处罚他的?一他不要你站讲台,二也不会喊滚你出去,他的处罚手段很奇葩,很富创意,他命令欧同学爬上窗台,双手抓住窗户梁子,身子扒在窗户上,挺直腰身,不许弯曲,不许掉下来,但你还得转过头眼看黑板听他讲课,天啊,几乎整整一节课!四十五分钟!

熬到下课,惩罚解除了,欧同学己五体酸麻,两眼昏花,双腿打跪,早已动弹不得......

自此,许老师的课纪律一片大好,成为全校样板课堂。

D.陈老师,您好吗

陈老师是我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中年妇女,戴着度数很高的近视眼镜,在讲课的时候,经常会把滑落鼻梁的眼镜往上推一推。她的丈夫是我们子弟学校的伍校长,是一位颇有儒雅气质的人,擅长抑扬顿挫,慷慨激昂的做报告和讲课,虽然贵为校长夫人,伊却毫无架子,从不装腔作势,仗势欺人,为人低调内敛,衣着朴素大方,言语谨慎,不仅和老师们相处得融洽和谐,和自己的学生的关系也没有所谓的代沟,也许在同学们的心里,她既是老师,也是可交心的朋友,还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妈妈,至少,我就有这样的感觉。

那时,我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很受陈老师的器重喜爱。每次开家长会,她总要把前去开会的母亲请到最前排的座位,以视对母亲的尊敬,也是给母亲以荣耀。在众家长面前,陈老师照例将我夸奖一番,说我如何的学习用功,如何的学业优秀,如何的可以成为同学们学习的楷模,并预见我一定有锦绣前程,美好未来......我想,当时,我的眼巴巴盼着我出息的母亲,脸上一定笑容如花,这如花笑颜的花朵里一定点缀着骄傲和欣慰的花蕊。

然而,我终于辜负了她,辜负了她的满腔的爱,辜负了她满腔的心血和期许,辜负了她对我的预判,我在由全校尖子生组成的中考团队里,我成了失败者,我没有考上那所师范中专,当上一名心仪已久的人民教师。初三那年,因为不堪巨大的心里压力,我患了严重的强迫症,我把考试考砸了,一个美丽的梦砸碎在惨酷的现实的水泥地板上,那是满地心酸与心痛的碎片啊。

悲剧的是,失败的阴霾,一直徘徊心间,坚强的病魔,如影随形,驱赶不去,最终,我高中也读不下去了,我选择辍学。

我后来读了煤矿技校,做了一名煤矿工人,期间,我遇到过陈老师,言语间,她对我充满了惋惜和同情,但还没忘对我给予殷殷的勉励,要我不言败,不服输,不放弃,永做生活的强者。谢谢陈老师的鼓励之语,温暖之言,让我有了一颗坚强的心,一颗自信的心,一颗敢于面对人生的勇敢的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想问一句,陈老师,您好吗?

时光荏苒,人生如白驹过隙,几十年的光景在柴米油盐酱醋茶,悲喜爱恨分合苦中混然逝去,昔时青葱的我们已是半百的中年人了,上有老,下有小,承受着生活之巨压,然而,我记忆里的老师们,你们却永远青年,永远焕发勃勃生机,永远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不曾老去,不曾凋零,驻在我们学生的心里,温暖着那段岁月。

西药可以快速治好癫痫病吗那些医院看癫痫好大连专业癫痫医院在哪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会有什么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