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东北】《奇葩女柳如花》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诗词歌赋
柳如花,女,1965年出生。柳家老太太的二女儿,这老太太共育有两男两女,算是好命。只是那些年,日子过得紧巴,倒也没享过什么福就撒手人寰了。
   村子不大,柳姓氏的占了大半。柳如花家和我们以前文章《一天零一夜之梦话连篇》中的柳亦伟家门对着门住着,一住就是这些年。柳如花比柳亦伟小七岁,加上在家都是排行老二,(柳亦伟上面有一哥哥,就是柳亦明,在《一天零一夜之梦话连篇》中,我们也提到过,或许在那辈人的心里,同样的排行会有更多相同的话题聊,比如一起数落那做哥哥姐姐的这个做的不好,那个做的不行)又是同姓氏,加上又门对着门就这样住着,自然也就亲近了很多。后来,因为王亚琴的关系,两家人变得更加亲近了。王亚琴喊柳家老太太一声老姑,也就是说王亚琴是柳家老太太娘家的亲哥哥家的女儿,是她的亲侄女,是柳如花的表姐。说起来,柳亦伟能够最后和王亚琴走到一起,柳家老太太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先不说,单说那柳如花。这柳如花,生来就有点憨,像是少了根弦。
   1972年的秋天,夜,漆黑的一片,像是被一口大黑锅一下罩住了,一盏煤油灯,微弱的光。一家人正围着吃饭,柳如花摔了碗筷,发了脾气。
   “咋了,花”四个儿女之中,柳家老太太最心疼最放不下便是这柳如花了,就算是临了,走到了最后,她还眼巴巴的望着柳如花吧嗒吧嗒的掉眼泪,舍不得啊,她担心害怕啊,害怕她的这一走,柳如花会受委屈。她知道,这如花生来就憨,不,不是憨,其实就是傻,柳家老太太一直以来最清楚。这会,见柳如花摔了碗筷,她压着怒火,想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不吃这些,都是些什么啊!”几个干泠泠的窝窝头,无精打采的摆在那里。柳如花吃够了,从生来就吃这掺了野菜的窝窝头,一天一天,一顿一顿,就没见变个样。说起来,那年代,那日子,也就吃这些了,能够吃到野菜也算是不错的了,到了最后,山上的野菜也挖光了。
   “那吃什么?家家不武汉的正规癫痫病医院?都这样吃!”
   “反正俺不吃!”
   “不吃,那你就饿着!别管她,娘,就让她饿着,饿了她就不嫌弃了。”柳如花的哥哥看不下去,说了话,“饿着吧啊,俺看你有多大的耐力,看你能支撑多久,哼,还不吃,不吃俺都吃了,好吃着呢,为了能够让你和弟弟多吃一点,每次,俺和你姐,俺俩都只吃个半饱,……”
   “行了,哥,说这些干嘛,花,吃吧!”柳如花的姐姐忙说了话,没让哥哥继续说下去。柳如花的哥哥,拿起一个窝窝头,狠狠的咬了一口,没想到一下噎住了。
   柳如花赌气跑了出去,老太太慌了。
   “去,快去,把她给我拉回来,外面黑咕隆咚的,花该有多害怕啊!”
   “不去,娘,你老这么惯着她。”大儿子的喉咙还难受呢,就刚才那一不小心,差点噎死。
   “去不去?”见大儿子没动弹,老太太急了。
   “娘,娘,俺去,你别急啊!”大女儿见那老太太真急了,眼看着要拄着拐杖出门,她一把拉住了老太太。“娘,你坐着等着,俺和俺哥出去找。”
   “哥,走啊!”她喊了大哥,使了眼色,大哥坐在那里不知道在生谁的气,或许是在怪老太太过于惯着如花吧,亦或是在生如花的气,真不消停一天天的。
   柳如花的哥哥和姐姐出了门,先去了柳亦伟家,康静琪忙招呼柳亦伟兄妹三人也一起出去找人。
   大概是找了一个多小时,后面的山上,河边,就连井口边,柳亦伟都看了个仔细,半个人影也没见,折腾了这么久,就是没见如花的人。望望这伸手不见五指黑咕隆咚的夜,像是魔鬼张开了大嘴,这个夜注定不会平静。
   柳亦伟一行人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老太太一见没找到人,一下就哭了起来。“你这死妮子,藏哪去了,怎么那么不省心呢,你倒是出来啊,是不是想要把你娘给急死啊!”
   “娘,俺在这呢!”不知道是从哪传出来的这声音,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声音是柳如花发出来的。
   老太太也听到了,不再哭了,大伙开始在院子里找。最后,柳如花被从磨盘底下揪了出来。在农村,以前家家都有一盘磨,用来磨地瓜,玉米。这磨盘的四角是用几块大石头支撑着,这柳如花藏在里面,夜又黑,加上被大石头遮掩着,大伙根本就没发现,再者,明明是见她跑出了家门,谁会想到她躲在了磨盘底下。
   这一行人在这黑黑的夜里,又是跑腿,又是担心的,没想到她竟然藏在这里。哥哥一看就来了气,扬起巴掌就要打柳如花,老太太护了下来。“你敢,你给打一下试试!”哥哥扬起的那巴掌,愣是扬在半空,半天没能落下来,哥哥气呼呼的跑进屋里,睡了。
   ……
   后来,哥哥姐姐成家的成家,结婚的结婚,就连柳如花也嫁了人。有人会说,那柳如花不是那脑子有点那什么吗?怎么都嫁人了?是啊,那柳如花是有点那什么,说白了,就是有点二,可人家还就真的嫁人了,那男的叫癫痫病医院甘肃哪家好夏洪生,模样长得还不错,至于为什么要娶柳如花,没人说得清楚,或许这就是缘分。那个年代,日子都过的紧巴,一家若是有七八个子女的那日子更是窘迫。村里人一般多是五六个子女,也有九个子女,十一口人的家庭。若是九个女儿还好说,一旦是九个儿子那可多是光棍的多了。所以呢,男方一般要求不高,甚至可以说没什么要求,只要是女的,能够愿意跟着一起过苦日子,一切就可以了。至于相貌什么的,一般都不在考虑范围,那年代能够娶上媳妇,不管是丑的聋的哑的,总归是幸福的。
   一开始的日子,还好,还算是平静。毕竟农村每家每户的日子都是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没什么比照,也不好攀比什么,穷,一样的穷日子。
   一年后,柳如花生下了一儿子。夏洪生看到了希望,有了奔头,他决定外出打工赚钱。夏洪生是一个很吃苦耐劳的人,性格也好,脾气也温和,自从把柳如花娶回家,他没有委屈过柳如花一天,虽然柳如花有点傻不愣登,也常在邻里之间给惹是非。但夏洪生从来不责备她,他总是平和的赔着笑脸挨家挨户的道歉,要求邻居谅解。处理掉柳如花给惹出的所有的麻烦事。柳如花开始不去地里,地里的庄稼长不过疯长的野草,一下都荒了。就这样,秋天的时候,柳如花还掰回来一大车子的玉米。院子里,金黄色的玉米像是一座闪着光的小金山,堆的高高的。颗粒饱满,像是一个个的胖娃娃。
   “你这疯子,学会偷了啊,这是俺家的玉米啊,你倒是都给掰了回来,洪生那么好的人,咋找这么了你这么一个疯子做媳妇啊,真是瞎了眼!”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大门口,她往院子里瞅了一眼,然后便骂了起来。她,不是别人。正是柳如花的二嫂莲花,平日里,她最爱挑理,也就是她最看不上柳如花。从柳如花娶进门的第一天,她就处处为难柳如花,而每次夏洪生都护着柳如花,谁知,夏洪生的这一袒护,更让莲花心生妒忌。说来,同是一母生,这莲花的丈夫夏洪亮和夏洪生却是完全的不相同。夏洪亮个头矮矮的,黑黝黝的肤色,性格暴烈,别看个头矮,那火爆脾气上来,没人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能够驾驭的了。这些年,莲花跟着他,也受尽了委屈,前些年,夏洪生还单着,莲花偷偷的望着这小叔子犯花痴。哎,命啊!看看这脸蛋,这模样,哪一点差,偏就没遇上,倒是让这傻女人,这疯女人捡了便宜,莲花想想就憋屈,羡慕嫉妒恨,说不上什么滋味来,偏偏这柳如花生的又是儿子,而莲花家是俩丫头。哎,说什么好呢,命啊!
   莲花家的地和柳如花家的地紧挨着。今秋的收成不错,金灿灿的玉米,露出了喜悦的笑脸。大清早,莲花推着木车子乐悠悠的去地里掰玉米,刚到地里,莲花就气坏了,这玉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掰去了两沟,她琢磨着,一定是柳如花,她恨透了这疯子。
   “谁说是你家的!俺家的!就俺家的!”柳如花见莲花站在大门口,骂咧咧的,她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你这疯子,就你家那玉米能长成这样吗?你家那玉米都趴在地上打焉了,你也不想想,你去过几回地里,你去拔了几回草,你这小偷,还你家的你家的,你家的都烂在地里了!”
   “呦呦,看呢,这不是前一段买的化肥吗?都化成水了,你这败家娘们,咋这么能折腾呢,这好好的化肥你买了又不用在地里,就这样放着都化掉了啊,浪费啊!该,活该你家的玉米没长好。”
   “你小偷,你才小偷!”
   “俺娘说了,这家人就你坏,你最坏,你老欺负俺!”
   过路的人,听到了吵闹声,都停了下来,大门口的人越聚越多,莲花听不下去了,伸伸手,挽起袖子,顺手抄起一木棍气冲冲的就要进去揍柳如花。
   “我让你说,我让你说,你这疯子,气死俺了,你等着,今天非好好的教训你不可,让你嘚瑟,仗着你家洪生在家老护着你,今儿,俺非让你消停了。”
   有人夺下了木棍,好大的力气。莲花扭头一看,惊呆了,竟然是夏洪生。
   “洪生,你啥时候回来的?”
   “二嫂,你这是?”
   “没,没什么,我和如花闹玩呢。”
   “二嫂,我都听到了,待会我就把玉米给装起来送你家去,放心,一个米粒都不会掉下的!”
   “不,洪生,二嫂没那意思。”莲花灰溜溜的回了家。
   “如花,你怎么把二嫂家的玉米给掰了,也怪不得二嫂会生气。”
   “我,我,……我明明记得那块地就是咱家的嘛!”
   “你记错了!那是二嫂家的,咱家的地都被你给整成荒地了。”
   ……
   夏洪生的及时出现,制止了一场厮打。他本来是想着回来秋收的,没想到,地里疯长了一地的草,玉米像是病了,黄黄的,只收了两袋子的玉米。
   夏洪生依旧在外打工,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儿子开始上学了,一年级,二年级,一直读到了初中。初中是在镇上,需要住校。这下,家里只剩下柳如花一人了,她更是自由了。想吃就吃,吃完倒头呼呼大睡,她慢慢的胖了起来,发福了。
   一天,柳如花准备出门。这天是镇上的大集,这镇上是逢一六大集,就是初一,初六,十一,十六,每间隔五天一次大集。卖东西的老多了,水果,衣服,锅碗瓢盆,样样俱全。这赶集的人也很多,大多会在大集这一天去买一些需用品,集市上便宜一些,再者还可以讨价还价。
   柳如花到了集市上就像是饿狼下山,见什么想吃什么,结果,苹果,桃子,梨子,这一包那一包,最后拿去的那尼龙袋子装的满满的,再也装不下了才死了心。可这也实在是太重了,她根本就拎不动。
   “大姐,找工作吗?”熙熙人群中,一辆桑塔纳轿车,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探出了头,招呼着一位大姐。
   “找什么工作?”这大姐看那年龄,五十来岁,就这么东逛逛西逛逛,冷不丁的被眼前这年轻小伙拦住这么一问,不经吓一惊。
   “服务生!”年轻小伙回道。
   “哦,不去!”大姐也爽快的回答,走了。
   这不经意的对话,被柳如花听到了。
   “哎,你招服务员?”
   “是啊!大姐,你想去?”
   “哦,我不想去,我们村里有好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我给问问?”
   “行啊,那太好了!你是哪村的?”
   “哦,不远,就那,那”
   “哦,是不远,那上车咱走吧!”
   “好,好好。”
   柳如花用力把装的满满的大尼龙袋子拎上了车,小车一直向前开着。没多久,就到了村里。柳如花下了车,那年轻的小伙还帮着把沉重的尼龙袋子拎回了家。柳如花出了门,说是去给问问,你别说,她还真的是去问了。
   “你来干什么?”莲花见柳如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院子。
   “二嫂,我给紫玉和紫清找了一份工作。”
   “你?就你?”
   “什么工作?”
   “服务员!”
   “什么服务员?餐馆?酒店?”
   “宾馆!”
   “滚!你给我滚出去!有你这样的吗?紫玉和紫清招你还是惹你了,你可真想的出来,宾馆,你咋不去?”莲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真是一个疯子,想一出是一出。宾馆,这种地方,在农村听起来都脸红。
   “我问了,人家不要俺,说俺长得不好看,又老!”
   “二嫂,人家说了,是正经做生意,干净,舒适,还有空调,工资也高,人家有执照,在路上还拿给俺看了,真的挺好!”
   “挺好是吧,你去吧,去吧!”
   柳如花一开始也就是看见那年轻小伙的桑塔纳了,只是没想到,人家赖上了,非让给招人。
   “大姐,这么远过来,你不能忽悠我啊,再去别人家问问看吧,兴许就有愿意去的呢。”
   “我都问了,人家都不愿意去啊,要不,我跟你们去。”
   “这,这,……”
   “条件那么好,我愿意去,你拉我去吧。”
   小伙左看右看,这也实在太吓人了,胖的跟那什么似得,那发起飙来,可怕,太可怕,小伙想也不敢想,吓得抖了一下,开着小车走了。
   ……
   柳如花最后一次见老太太,那时候,老太太已经病的很严重了。人都会死,都会舍不得。对于老太太一辈子最心疼最放不下的就是柳如花,她清楚,柳如花不只是缺了一根弦,是有点傻,真的是有点傻。柳如花把水果送到老太太的嘴里的时候,她不知道,老太太的牙都就掉没了,她根本就嚼不动,只能慢慢的在嘴里吮吸着水果的水分,然后再努力的咽下去。老太太告诉柳如花,要好好的,乖巧一些,懂事一些。

共 595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