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青春】红土地之恋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诗词歌赋
破坏: 阅读:1201发表时间:2016-03-20 10:26:08
摘要:在一个微风轻漾、阳光和煦的春日里,我大胆踏进了女孩所在的村庄,邀女孩一起返校。那是一座颇具民俗特色的古老村庄。一座保存完好的旧式四方围楼雄踞在村旁,在阳光的照射下,令人眩目。我跨进了高高的祠堂门槛,那些飞檐斗拱的建筑,那一根根粗大挺拔的柱子,那一条条笔直深幽的小巷,唤起了我的探幽好奇之心。我与女孩骑着单车返校,一起走进茂密的山岭之中,在松树林中采摘红蘑菇……

那年,我师专毕业后,被分配到粤北马市镇马市中学任教。
   马市镇的土地以红色著称,崇山峻岭,山坡田野,到处是大片大片褐红色的土地。那种土质特别适合种植黄烟,每年上半年,马市境内黄烟遍地,风吹黄烟,黄叶轻摇,美如画卷。
   那个年代,教师奇缺,我跨级担任了初中和高中的教学工作,教学任务繁重。每天,紧张地上课,批改作业,编写教案,刻写蜡版,印制试题,下乡家访……在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一拨一拨的学生高高兴兴地考取了中师、中专学校,跃出了龙门。
   谢师宴上,笑逐颜开的家长捧出了当地特产马市豆腐、香脆酸菜糍、油炸荞头及甘甜的黄酒,请我们品尝。瞧着那热闹喜庆的场面,我醉在心底里。
   我一向钟爱文字,喜欢那种淡淡的油墨香。少年时,我藏有一个美好的梦想:长大后要当一位作家,用手中灵巧的笔,写出色彩斑斓的美文。我从教之后,常常宅在狭小的房间里,啃着书本,守着宁静。幸运的是,我在报刊杂志上留下了一行行粗浅的文字。
   关于爱情,我曾经有过无数次温馨浪漫的幻想。我想像着,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江南的柳堤下,在细细的雨丝中,我邂逅一位撑着油纸伞丁香般的姑娘。我没有料到,在马市中学,咫尺之间,一位十八九岁的善良的女孩闯进了我的视线。
   有一次,我打篮球后路过女孩的房门,口渴无比,向女孩讨口水喝。女孩立即拿起一只玻璃茶杯,为我倒下一口热茶,自己先呷一口,试了热茶的温度,才把茶杯递给我。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让我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下午活动课,我喜欢打篮球,时常误了食堂的就餐时间。女孩得知我没有吃饭,二话不说,转身进房,麻利地给我煎个荷包蛋,再给我煮一碗热呼呼的面条,令我感动。
   某次,我发着高烧,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女孩那天不见我的身影,前来寻我,见我烧得厉害,心疼之情溢于言表,她再三劝我去校医室找医生。我打完针,吃了药,高烧很快退去了。我对女孩心存感激。
   我喜爱诗书,藏有不少闲杂书籍。那一晚,女孩前来向我借书。女孩穿了一袭绿色裙子,长裙曳地,青春靓丽。女孩跟我动手争抢一张相片,电光火石之间,我们四臂相交,肌肤相接,女孩犹如遭到电击一般,吓得花容失色,倏地呆住了。一时之间,我们相视无语。好一会儿,女孩才缓过神来,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仓皇地逃出了我的房间。
   女孩喜欢搬出椅子,坐在泥砖瓦房前后的林子里乘凉。伴随着阵阵的松涛声,女孩双鄂州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手托着脸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腮,聚精会神地听我讲故事。当听到我对小伙伴们弄恶作剧时,女孩用手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当听到我小时候爬树时不慎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时,女孩神色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个平日话语不多的年轻人,每次跟女孩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有时,我们竟聊到三更半夜,也丝毫没有倦意。
   在一个微风荡漾、阳光和煦的春日里,我大胆踏进了女孩所在的村庄,邀女孩一起返校。那是一座颇具民俗特色的古老村庄。一座保存完好的旧式四方围楼雄踞在村旁,在阳光的照射下,令人眩目。我跨进了高高的祠堂门槛,那些飞檐斗拱的建筑,那一根根粗大挺拔的柱子,那一条条笔直深幽的小巷,唤起了我的探幽好奇之心。我与女孩骑着单车返校,一起走进茂密的山岭之中,在松树林中采摘红蘑菇……
   我听说县城来了几个青年,对女孩发起了追求。我焦躁不已,在无数个难眠之夜,我反复思考着如何向女孩表白。可每次,当我面对女孩时,话到嘴边,却又难于启齿。我暗骂自己是个胆小鬼。
   在某个夜晚,女孩又来向我借书。我的脸涨热烘烘的,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向女孩挑明了心迹。我以为女孩定会大吃一惊。没料到,女孩却平静地说:“你骗人!我们这辈子只适合做普通朋友。”
   我心里着急起来,苦苦哀求女孩,可女孩却静静地离开了我的房间。接连六个夜晚,我都往女孩的房间里跑,可女孩对我冷若冰霜,不予理睬。第七个夜晚,仍是如此。我长叹一声,无限幽怨地说:“你的心比铁石还要刚硬,纵使是铁石心肠,也该被我感动了。算了吧,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
   我心中充满惆怅,转身正要离去。忽然,女孩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女孩动情的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位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你岂能一走了之呢?”
   正当我们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中,噩耗传来。女孩的父亲在意外事故中身亡,年仅四十来岁。女孩家骤然失去了顶梁柱,哭声一片,哀号不停。仅半个月光景,女孩母亲的头发全变白了,眼睛哭得红红肿肿,几乎不能视物。女孩身为长女,家中突遭大变,慌乱无策,每天以泪洗面。见此惨况,我双目含泪,一种责任感在我心中升腾。我暗暗发誓,定要倾尽全力,帮女孩一家度过难关。那些年头,我走进了女孩家,不分昼夜,在田间地头抢收抢种庄稼,为其小弟小妹报名注册……我竭尽所能,终于帮女孩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
   数年之后,我们先后离开了那片熟悉的红土地。我被调进了县教育局供职,女孩被调到县城中学教书。那年冬天,寒风呼啸,我们在乡下老家举办了简朴的婚礼。洞房花烛夜,我觉得婚礼过于简单,心中充满歉疚。女孩却笑靥如花,搂住我的脖子,安慰我说:“这辈子,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啦!”
   弹指间,二十年过去了。每当我踏上那片红土地时,我的思绪像一匹脱僵的野马,心潮澎湃。那条哗哗啦啦的浈江河,那一片片迎风舒展的黄烟叶,那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那一幕幕青春岁月,令我终生难忘。
  

共 2099 字 1 页 首页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article/showread?id=647445&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