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天涯】雪夜,犬吠人能归吗?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词歌赋
夜深了,风反倒更加猖狂,拼命地敲打着窗棂发出啪啪的声响,使本来就寒冷的夜,凭空地又增添了许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味道。这样的夜,把屋子烧得暖融融的,和爱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那该是多么温馨和幸福啊!可是这一切对小丽而言,那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她所拥有的仅仅是漫长的黑夜和对黑夜无边的恐惧。   一直没有睡意的小丽转身给儿子掖掖蹬乱的被角,看看睡梦中儿子的样子,红彤彤的圆脸,可爱极了,心里立马多了些欣慰,一个人的日子,儿子成了小丽唯一的依靠和精神支柱。   三十来岁的小丽,身材适中,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自然美。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眉毛稍稍上挑,瓜子脸,下巴有些略尖,脸不是很白,零星地有几个斑点在鼻梁上。本来应该很不错的俊俏模样,只因眉头经常纠结着而美中不足,可能是她找不到个可以让她会心一笑的理由吧!她常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您千万不要以为她是可怜的单亲妈妈,她有一个帅气的丈夫。更不要以为她是个孤独的留守妇女,她的老公一直和他一起生活。北方的冬季,农闲下来的人们都会无所事事,可能是认为农忙已过该好好歇歇了吧,一部分年轻的男女喜欢上了打麻将,而且打完会再去饭店喝酒,喝得兴奋了再去歌厅舞厅,疯狂一下。小丽的男人就是这个浪潮男女中的一个,他毫不吝啬地把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推给小丽一个人,跑出去玩,有时会一连几天看不到他的影子。所以呢,相比而言,小丽更加喜欢忙碌的季节,起码那个时候能时刻看到老公的身影,不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守着这个诺大的空房子过着孤单凄凉的日子。   该睡了,小丽在心里想道,穿上拖鞋心里有些胆虚地走到窗前要拉上那淡紫色的窗帘。还记得结婚前,和老公出去买窗帘,老公说他最喜欢这个紫色的窗帘,说淡紫色给人遐想,浪漫的感觉,本来很喜欢红色的小丽听从了他的意见,尽管她很喜欢那个桃红的,看着喜庆。女人啊,爱了就没了自我!   人就是这么怪,越害怕越想往外看,小丽探头往外一看,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啥时下起了雪?北方的平房冬季都穿上了保暖内衣----一层透明的塑料薄膜,用来抵御冬天的寒冷。本来就是深夜了,再加上下起雪,冷风从每个窗户缝拼了命地往屋子里钻,然后,有恃无恐地袭击着小丽,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继而紧紧地裹了一下身上单薄的睡衣。“这人,走的时候都没穿羽绒服,下这么大的雪不得冷啊?”尽管心里很生气还是不免有些惦记老公的冷荆门癫痫医院正规吗暖。想到这,她美丽的蛾眉又稍稍拧了一下,“唉,不管他,没良心的家伙都不管我的死活呢!”继而,又自我安慰道。小丽从大衣镜前走过,镜子映照出她近癫痫患者一直抽搐乎完美的身材,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是由青春迈向成熟的年纪,像即将熟透的果子,浑身散发出成熟的韵味,惹人爱怜。可是自己的爱在哪里呢?小丽苦对着镜子笑了一下。   下雪了,要往炉子里添加一些柴火,已经是深冬了,夜里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十多度,下半夜屋子里会更加冷。自己还好,儿子小,再怎么也不能委屈了孩子。小丽往炉子里放了几块木头,原本里边就有些星星点点的底火,加上木头很干,没等一会就着了起来。红彤彤的炉火着得旺盛,发出的噼噼啪啪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声音是那么的大。看着炉火让小丽想到烟火的美丽,那种令人眩晕的美瞬间一触即发。美的壮烈,美的虚幻,就是太短暂了。像小丽的婚姻,开始还很温馨,是时间改变了自己,还是改变了老公?几年下来,一切都变了,时间真的很无情,把一切改变得面目皆非。炙热的炉火,烤得小丽脸绯红,没有了刚才的寒意。被暖流洋溢的小屋,少了男主角,仿佛是一场独角戏,任凭小丽再怎么努力去扮演不会有让人心动的剧情发生,也没有故事里该有的跌宕起伏的情节。   “妈妈”儿子一翻身,手在身边胡乱抓着,口里叫道,孩子一定是做梦了,梦的内容也一定是和妈妈有关。可能是找不到妈妈了吧?小丽急忙奔到炕前,轻轻地把儿子的小手放回热乎乎的被窝。索性自己也钻进了被窝,挨着儿子躺下,听着儿子匀称的呼吸,摸摸他身上胖乎乎的肉,小丽很满足。她是个很合格的妈妈,把儿子侍弄得胖乎乎的,从来没有一点小毛病,儿子同学的妈妈很羡慕,经常问小丽怎么把儿子养得这么健康可爱。小丽心里苦笑道:“我是个好妈妈,却不是个好妻子,在老公那没有一点安全感,没有把他拴在身边。”炕很热,小丽伸了一下懒腰,“真舒服,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么热乎的炕,这么温暖柔和的被褥。”没记性的小丽还在想着老公!   “闭灯,睡觉,不理他了!”伸手闭灯,一下子瞥见墙上挂的婚纱照,相片上的他们也算郎才女貌,那年小丽刚二十,老公比她大两岁。他们相互凝视,眼睛含着情,含着笑,含着对明天美好生活的向往。身边是苍翠的竹林为背景,还有一块青黑色的石头,石头上有两只翩然的彩蝶,画中的小丽凝视着老公,老公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摄影师的技术真的很高名,能够抓拍下每对新人最动人的那个瞬间。谁说的,新娘子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因为她的脸上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很有道理。呵呵,小丽笑了,想找找相片上那张笑脸幸福的感觉。可现在的她笑得勉强,笑得酸涩,心里还有些微微发痛呢。没有一个好的心情这一笑反倒成了东施效颦。相片上有一行娟秀的楷字: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是我们一生不变的誓言。现在呢?照片还在,上边那行字还是当年的一笔一划,只不过这个誓言,这对夫妻没有兑现,更没有用行动淋漓尽致地见证红地毯上的掷地有声的那句誓言。   相框都泛黄了,照片也没有了当初鲜艳的色彩。时间已经过去十年,再精致的装裱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洗涤,本来小丽想把婚纱照重新修补一下,听说现在可以电脑制作呢,看不出一点瑕疵。为这,那次去县城,小丽还特意去婚纱摄影店咨询了一下。   漂亮的店小姐对她温柔地说:“只要八十元钱就够了,保管给您修得比十年前还美丽。”   “天哪,八十元,给儿子买水果够吃俩月的了,俺可不整这玩意了,不当吃不当喝的。”小丽回答道。   “都啥年月了,大姐,八十块钱能干啥呀,你也太会过了!”小丽在店员鄙视的目光中悻悻地离开了婚纱摄影店,小丽可是个不错花一分钱的女人。   看着墙上的相片,想想老公在外边挥霍着,他可从不在乎八十元钱的,每次回家,也不会给儿子买回一个苹果,一个洛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桔子,一本书。想到这小丽有些后悔,那天真的应该把相片修了。   想着想着,恍惚间,有人在敲门:“丽呀,开门,我回来了啊?”声音里有些粗野,但还是很熟悉。   老公回来了,小丽来不及穿拖鞋,光着脚丫跑到外屋,开门。真的是老公回来了,一阵扑鼻的酒气迎面扑来,再加上屋外的寒气,把小丽呛了个趔趄,险些倒下。一直最讨厌喝酒的她刚要责怪老公几句,可转念一想都几天没看到人了,可下回来了,在因为几句唠叨吵起来走了咋办啊,唉,小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不顾自己还穿着睡衣,急忙给老公打扫身上的雪花:“下雪还回来干啥?不怕感冒了呢?”女人就是这样,心里明明想着让人回来,口里还说出相反的话。一边心疼地唠叨着一边拿来拖鞋让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醉醺醺的老公换上。   醉意蒙蒙的老公半推半抱地把小丽带到了炕上,用满是酒气的嘴吻着她,一阵恶心,小丽想要吐,忍一下吧。小丽在心里告诫自己,其实小丽喜欢被男人呵护,被男人宠爱的感觉,不喜欢这样粗鲁的动作,没有一点容情蜜意的感觉。可是打结婚就这样,老公不懂小丽的需要,就像小丽不懂老公的需要一样。再怎么不愿意,也小别胜新婚,小丽和老公缠绵着,恩爱着。小丽被这样的感觉包围,渴望,热切,激情·····   “汪汪,汪汪····”不懂事的看家狗发出的几声叫唤,惊醒了小丽,慌忙推开老公。可一摸,老公呢?身旁怎么没有人啊?咬咬自己的胳膊,有些疼,那刚才是?南柯一梦。小丽知道了,一定是自己做了个梦。还没有完全从梦境里走出来的小丽,心还在怦怦地跳,脸还发烫。刚刚萌动的春心在寒冷的冬季被封杀了。“气人的死狗,你瞎叫啥,也不让我把这个美梦做完,看明个咋收拾你。”小丽气急败坏地想,不由得骂出了口。   “现在是凌晨一点整。”墙上的万年历不紧不慢地报着时。这么一闹腾,都过了大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小丽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突然间地很疼,泪水不争气地不是流而是涌了出来。“我这是过的啥日子啊?”开始她还会擦,后来就任由泪水成串地落下,慢慢地把枕巾打湿了一大片。   哭着哭着,小丽恨自己,当年她是有自己心上人的,那个男孩是同村一起长大的小军,青梅竹马一点不为过。两个人花前月下,村前的小林子有他们相依偎的背影,村后的小山头有他俩手拉手的痕迹。可嫌贫爱富的小丽爹妈说啥也不同意这门婚事,棒打鸳鸯,强行地把小丽嫁给了前村的张山,就是现在的老公。   还记得小丽结婚的那天,小军红着眼睛藏在人群里,盯着婚车消失在视线里。农村有个风俗:结婚三天回娘家,回家的那天,小丽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看到了小军,几日不见,他消瘦了很多。   “我来看看你,最后一次了,有人给我提媒了,是邻村的茹,一个挺好的女孩子,我打算娶她!”   娶吧!小丽对军说,我已经嫁人了。你也该找个喜欢你的人,让她照顾你。   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我忘不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忘了吧,忘记了你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小丽也发自内心地希望军能快乐地生活,可这快乐自己没有能力给。   每次回娘家,她都会看到军和他老婆恩恩爱爱的样子。尤其是军有头脑又很顾家,冬闲了还会出去打工的日子过得很红火,把小家经营得美满幸福。军每每看到小丽都会问她过的咋样,小丽不敢看军的眼神,本该是自己的爱人,因为自己的懦弱,错过了一段美好的姻缘。越想越伤心,小丽甚至发出了嘤嘤的抽泣声。   风更加疾了,雪更加大了,如同在为小丽鸣不平。小丽的哭声在黑夜里被风声掩盖吞没,显得有些凄凉和微弱,没人会听见她伤心的哭声,没人会看到她无奈的眼泪,更没人会来把无助的她安慰,关心,呵护,爱怜。   小丽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睡着了,睡了多久。一缕阳光透过窗帘钻了进来,刺得眼睛发疼,“起来吧,还要扫雪,儿子还要上学”。儿子还没有醒,她没舍得去叫醒孩子。急忙穿上衣服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她,眼睛多了一圈黑晕,又是一夜没睡好,大熊猫都出来了。“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可我等了一夜,也没见人归来啊!”小丽苦笑了一下。   对了,手机呢,才想起手机,小丽找到手机,一个信息出现在视线里。号码很熟悉,熟悉到倒背都能如流,老公的信息,快看看:我不回家,你睡吧。仅仅七个字,发信息的时间是午夜,应该就是小丽做那个梦的时间。小丽正在梦见他的时候,他在梦着谁呢?这样的信息,小丽也不记得收到过多少次,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陪伴她的是让她心寒寥寥几个字的信息。小丽想给老公回个信息:如果你心中还有我和儿子,如果你还对这个家有一点责任,如果你还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请你回家。   雪夜,还依旧,风还在怒吼,狗还在不合时宜地乱叫,小丽的夜还很孤单,梦也许还会继续,她的信息发出去了吗……         共 42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