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醒草木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一   是春醒草木,还是草木醒春?写下题目时,闭目思想一下,必定是春在先的。总有种感觉,春来时,并没有感觉。然而,忽然的一天,发现毛绒绒的小草儿,稀稀拉拉地钻出了地面。看着嫩绿的小草,不由得问着:什么时候的事呀?竟然没有发现。感叹着的同时才猛然感觉到,春天已然来了呢。   春天,一夜春雨,润物无声,草木渐渐在春雨里苏醒过来。那些草木是从来也不知困倦的,从早到晚,睁着一双眼儿,举头望着天,努力地在生长,从不偷懒的。   清晨或是傍晚,一个人慢慢地行走在春山间。一缕缕的青草泥土清香,直往肺腑里钻。不仅会遇上田野间,正在耕种的人们,也会遇上一些草木的不约而来。于是,很容易逢上陈叔宝的《夜亭度雁赋》:春望山楹,石暖苔生。云随竹动,月共水明。暂消摇于夕径,听霜鸿之度声。   只要是稍稍一读,那书上的句子,就似一幅画卷。徐徐的,由着一双纤美手儿,一点点,慢慢展开。抬眼看去,已经悬挂在山前山后,微风中,肆意张扬着春意。那些草木也都一一摇曳在画里画外,遥遥呼应,都是拼着命的呼吸,拼着命地生长,各不相让。   春望山楹,石暖苔生。仿佛间,那春天的暖意早已溢出了画面,溢出了词赋,溢在了山里山外,溢满人间角角落落。草木的渐自葱茏,恰好似闺中人的苏醒。美人春睡醒呢,关键是,那一颗春心,苏醒过来。想想哦,那春心,如果在春天都不肯醒来,又待何时才能醒得过来呢?   于是,还是要继续读下去,读到最后:已定空闺愁,还长倡楼叹。空闺倡楼本寂寂,况此寒夜褰珠幔。心悲调管曲未成,手抚弦,聊一弹。一弹管,且陈歌,翻使怨情多。读到此时,方晓得,那颗心儿,许是因为等得太久,失望太多。此刻成了不想独守空闺的妇人,也早已成了怨妇,在倡楼里,守着等着住着。可见她除了胡乱拨弹琴弦,再也寻不出别个来了。   这结尾与开篇的写照,截然相反。这样的对比,让一春一秋,一枯一荣,显而易见在纸间。或许会有人,能够从中感悟出人生的短暂,春秋的飞逝,你不珍惜,再难回头。   到此时,才有所了悟吧。原来春天真的好,会让所有一切醒来,包括心事,包括情爱,包括理想……总之,该醒来的就快醒来,趁着春色盎然,趁着春暖花开,做你该做的事情,莫让时光,空流逝。      二   继续在山间行走,不仅是草木在复苏,在葱茏,还有那些山中的花儿,也在渐自醒来。一朵桃花的到来,引领着花儿赶趟儿一样的盛开着。其实,此刻,山依旧没有全青翠起来,有些黑褐色的背景,依然会在眼前渲染。   但是,寒风无法阻止一朵花儿的盛开,也无法抵挡一缕缕花气的袭来。尽管寒气逼仄,桃花却俏立在枝头,鲜艳,明媚。那一点点的红,就似一点点的火苗儿,即将把春天点燃。   桃树照水,碧波粼粼,桃花便盛开边凋零着,一瓣瓣飘向水里。流水漂红,花香沾染着春的暖意,同时也接受着春的无情。有时候,人们总是喜欢花开,很怕花落,花开时欢喜,花落时惆怅。就好似贾宝玉喜聚不喜散,聚时欢喜,散时难过,很难接受。   而黛玉恰恰是喜散不喜聚。是因为害怕别离,她喜欢聚的欢乐,但不敢面对别离的悲伤和不舍,所以她害怕聚,只喜欢散。其实,花开就有落,有生就有亡。不是因为惧怕,就不会发生,也不会因为你的恐惧不舍,而逆转乾坤。   桃花盛开,美艳,惊世骇俗。一朝凋零,无影无踪。珍惜时光才是我们对桃花盛开的最好诠释,把握自己,是对生活的最好面对。   沿着山径,傍着流水,闻听着鸟儿鸣叫,梳理着一冬没有展开的思绪。迎面的春风虽暖仍寒,一只鸟儿突然的到来,惹得山林有些骚动。细看时,并不认得归属哪一种鸟类。或许,它想换一种环境,或许它失恋或许刚刚失去了最亲的伴儿。它是想从新开始,来到这么幽静的山中。可是,它却是不受欢迎的,喜鹊的语言或许黄鹂听不懂,没有普及的鸟类语言,隔阂在滋长着。   然而,桃花却是很是友好,它给鸟儿同样的灼灼美艳,给它春天的信息,告诉它,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你完全可以从新开始。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不要被陌生打败,慢慢会被接受,会被认可的。   桃花,总是那么的热情,也总是那么的平易近人。桃花之所以被那么的人喜欢歌咏,与它的低眉,与它的快乐离不开的。桃花,它大方它也勇敢呢,面对着严寒未退的天气,面对着肆虐的冷风,毛孔已开的桃树,站立在寒风里,迎接着雨冷风直扑的挑战,盛开了。   此刻,我就站在一树桃花下。山岚雾霭,寒流也不断袭来,可是,只要桃花一开,其它的花儿就再也不故作矜持了,于是好似接到通知似的:杏花、梨花、木棉、蔷薇、铃兰……      三   当花儿盛开了,草木也就完全醒来吧?草木葳蕤,山间一片片葱茏。纷披的草木蓬勃出,一片片无限的生机。此刻,最美的就是爱情了。毋庸置疑,春天,是最该发生的,就是爱情。   至情至真的人,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而那,山水转来转去,又转回到最初的那一颗春心,要在这春色里醒过来,醒过来。   行走在半山腰,早早看到有对对双双的人儿,牵着手,两两并肩慢慢从桃花树下过时,当桃花碰着头了,一个轻轻举着桃花枝儿。微微含笑,看着另一个慢慢过了桃花。不舍得摘一枝桃花的,怕桃花离开枝头,娇艳的花色会过早枯萎。   有卖桃木梳子的,于是,一对对围过来,给心爱的那人买一把。卖梳子的是位老妇人,早已过了古稀,却依旧硬朗。看见游人围来,就招揽着生意:买一把吧,给她梳头,多好呀。一笑口里没有几颗牙了,嘴也瘪瘪的。一说话,舌头就伸到唇边。可是眼睛依旧清亮,头脑也活络。额头满是皱纹,眼角全是鱼尾。最吸引人的,是一头的白发,梳着一条小辫子,红绳系着发梢,好似一点点的桃花,盛开在梨花间。   看着人们看她,就将小辫子理到前怀,笑着说:“这是老伴活着喜欢的样子呢,嘻嘻,他走后,我就没再改过样子。他可是,一把桃木梳子给我梳了一辈子头呢,唉,说走就走了……”   说到此处,桃花好似听到了似的,一瓣瓣飘在老人家的衣襟上头发上袖口间……   “这个地方,就是老伴坐过的地方。当年老板在这里做小生意的,如今儿,我只卖桃木梳子,不是为了几个钱,是为了给他做个伴儿,他一个人在那头孤单着呢。说不定就会逗留在这儿呀,没人跟他说说话的。脾气撅着呢,就是听我的,谁的话也不听……”   说着话有人就买她的梳子,她递过几把任人挑着选着,又继续说着:我怕他那脾气儿,到那边会吃亏的,天天来陪着他的。说到此处,眼角好似湿湿的了,用手巾儿擦着眼角,早有桃花黏在上面,合着老人的气息飘到空中。幽幽,远远,缕缕清香。   好些个人早已挑选好了梳子,钱也给过了。但没有走,立在那里继续听着老人家说话,我是熟悉得了,每次来山中都会听老人家念叨几句,每一次都感觉好似初次听到似的,被深深感动着。   我只为,他们的白头偕老的爱情感动。   老人家继续忙着继续说着:“再过几年呀,我就去找他去了,呵呵……”   老人家始终一脸的微笑,一副从容,一副淡然。活到此种境界,早与草木桃花同步,荣或盛开自然,枯或飘落也自然。无悲无喜,无争也无辩;无求亦无欲,无名亦无利。   草木在葱茏,飞鸟在啼鸣。溪水在流淌,桃花在飘飞着,点点红,一瓣瓣翻飞,似一只只红蝶儿,翩然,随意。陌生的鸟儿,早已融入大家庭,欢快的生活。老者桃木梳子又将梳起了许多浓情蜜意,人间又多了许多的甜蜜与情爱。在这春天里,草木春醒,花儿竞相盛开,一切蕴藏着无限生机。   离开老人家,走出去很远,再回头看看她。看看银丝白发,看看桃花瓣瓣飘飞,山花各色将她包围。不仅是草木醒来,山也醒来,水也醒来,爱情也醒来,再有就是那些旧念痴情……   还有那份对生活追求,对人生的美好追求,都一同醒来。      福州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呢癫痫发作时如何用药哈尔滨癫痫病如何能治好黄冈癫痫病常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