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有一种情缘,遂成绝笔(散文)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我们的好朋友,很多人都敬重的诗人,逝水流年社团的诗歌主编,银杏树大哥,猝然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残酷的,突发脑溢血去世。这个消息在十二日上午,像一根针一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又见山里红 (散文)

    车子在广袤无垠的冀东平原上行驶,我坐在后排座位上,打开玻璃车窗,清风徐徐,轻轻抚摸着我的面颊,拂去了身上的燥热和汗渍,也拂去了心头的抑郁和懈怠,虽然是长途跋涉,但我依然精神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春】梨花颂(散文)

    一读小学的时候,上学的路上总要经过一片梨园。记忆中的梨园面积巨大,仅依着我经过的那条路的一小段围墙,就需要童年的我走上个五、六分钟才一转弯消失在几排民房后面。梨园的围墙由大块...[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的三位恩师(散文)

    清代郑燮《新竹》诗云:“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意为下一代人能成才,须得上一代人教育扶持。韩愈《师说》中也写道:“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的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进城记事(散文)

    离开县城有一段时间了,但乡下与城里的信息时时是相通的,相通的就增加了不少事情和实事,引来了实事光靠信息不能全部解决,也不得不亲自打理。兴奋领书。《松兹历史文化丛书》第一次是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仁义财主陈广钊——流传在刁家庄的传说(散文)

    清朝末年的刁家庄,生活着几户陈姓百姓。其中有陈广钊兄弟俩,家境贫寒。穷到什么程度?陈广钊结婚的时候,没有一件能穿得出来的衣服,跟别人借了一件长袍,才去迎了亲。遇到年成好,还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幸运与命运(散文)

    有人说,命好的是幸运的。首先,能够有命运,也是幸运的。幸运是属于命运的,也有可能幸运等于命运,也可以说是幸运的命运。关键就在于“运”上,九尾狐就有九命大运。每一个物体的“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守望花开】宗加乡琐记(散文)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在一起的时候不珍惜,分开的时候总会想起,在农村的日子,一点不觉得农村好,离开家乡的日子却一直向往农村的模样。住在农村的人儿总是向往城里人的生活,总觉得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回忆太美,情暖一生(散文)

    生命轮回,岁月静好。流光里,所有充满爱的笑容,深铬在心中,温暖一生,情暖一生。——题记(一)我喜欢站在桥上,静静地看一湖的清波,看夕阳坠下,看画舫在水面留下长长的浪花,看树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送温暖,献爱心(散文)

      秋季是个收获的季节,更是一个五彩缤纷多彩的季节。网络中随处可见赞美秋天的诗句,随处可见拍摄于秋季的美景,或姹紫嫣红、或满眼金黄、或落英缤纷,一定会让你有走出去的冲动。窗外的...[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