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撑起这个悲天悯人的家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当我撑起一户一灶之家,以一个掌门人的身份,紧紧抱住那户口本,与其为妻簿中添儿加孙。希望这灶台冒出人丁兴旺的火光,从世俗平凡的生活中,带着一缕安燃柔和的炊烟,散发出厨中的芳香扎根在人间蔓延。   依然走着四季如春的路,在艰苦的生活环境里,永远忘不了,演过真实的那一幕,死里逃生的悲剧人生。当时常想,为啥别人的命运这么好,处处充满着生机活力,如四季沐浴沐育着他们生活,而我出生苦命一条,穷苦潦倒悲天悯人。如流落在悬涯上的孤羊,大雾茫茫无日出,风啸雨淋无斜光。尽管费尽苦心累死累活,还是逃不脱悲起笑落,孤人食宿饥寒交迫,如笼中侯鸟归宿,笑得少哭得多。   人说爹娘恩情比海深,可我不知恩从何方来,情在何处生,我想盼望这份恩与情,等于上天摘月大海捞针。不但得不到,反而享受的是怨家路窄如针扎心,染得一身双亡病,鼻滴泪淋走向孤苦伶仃。   在悲痛欲绝的日子里,唯有遗留家中的破犁烂耙伴儿身,落到这步悲伤田地,我手牵牛犁迎日落,双手握耙苦撑家,命带三两米,全怪八个字,只好听天由命。   曾多次想挺起胸膛做人,细心去缝补这破烂家庭,携五谷杂粮为药方,化疗心中的忧伤,那怕还有一口气,决不能让这个家息火!可吃了上顿愁下餐,去支撑这个家谈何容易,再说藤上无花结不出瓜,男女无双成不了家。   青春随着年龄透色而老化,如果单靠集体分来的一亩耒地,加上在农排站抽水赚来的这点小钱,就想找个老婆成家,换成抽油还差不着。目前除掉自己吃的,当门抵户就嫌少。想来复去还是跟同村发明,学做木工挣点钱维持生活,再说有门手艺对将来也好,手艺手艺,起码在各方面能应付得了。   有道说,“水到绝壁成景地,人到绝壁是转机”,面临许许多多的困难下,我决定跟知心人发明,学走木工行业之路,把我唯有的几件,贴满方框印章的衣服叠好,需然衣服破旧补针多,针针线线牵着乡音情。除了这几件合体的衣服,再也穿不出什么花样了,找来做豆腐那块四方围布,裹成小包挎肩北上,临行前,跟曾经待我如儿的邻居阿叔,同龄好友和乡亲打了声招呼,然后苦思着脸,来到被洪水冲倒的门前,望着这一堆堆,零乱铺地的碎瓦烂砖,我的心一下被压得透不过气来,顿时惊心暗问,“相依为命的房娘啊!不知有几代人,曾在你厅堂之上乐过哭过,也不知有多少人,在你房里安然落宿于梦中,更不知有多少人,座入在你厨中餐桌,品尝着酸甜苦辣,油盐柴米姜醋荼。为何当我落入你的怀中,却成为孤单如梦伴寒冬,风吹雨淋全身天寒地冻!唯有的亲人,一个一个离我而去,是你给了我安身之地,如今连你也抛下我不管,叹声中一塌糊涂地走了”。   天哪!妈呀!我到底是何方的客?为啥要这样绝情,苦苦相迫连半点立脚之地不给,难道此地,连个孤儿都容不下吗?我哭喊着悲伤的乡音,怨声载道告别了多情的土地。   我和发明踏上了通往新余的列车,我随着列车的轻微摇摆,在奔驰中一路发出的轮音,如一首摧眠的摇蓝曲,我的心开始平静下来,顺手将依偎肩膀上的那扇窗门推开,抬头往外望去,一幅幅美景动画展现在我眼前,一会是蓝天上的彩云追赶着列车,把我送向远方,一会是田园农庄丰收的景象,但我依然伫立在那难忘的地方。一会又是美丽的高层楼房,牵动着江河奔流,去追求心中的理想!当列车从大山腹部飞出,跨过丛林仙景一幕,觉得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的心情开始改变了许多。   在进入木工行业这段日子里,来时也没送礼物拜发明为师,清水寡人只能以言代礼,但依然是我的恩师,而他事事以兄弟相称帮助我,曾记得有天夜里聊我家事时,他跟我说过这样一段话,“家穷別失志,人穷莫伤心,庄稼人历来就是拿车的牛,什么坡沒爬过,什么苦没吃过,那怕是在悬涯种麦,只要吃得苦耐得劳,不怕芽里长不出苗,摔伤瘦点肉算什么,吃得苦中苦才知后人福”。是呀,富儿盘中不知苦,穷儿苦中才知饥。   在这铜鼓县附近一带的小山村,度过了整整三年的木工生活,我勤学苦练风餐食宿,终于练成一名艺人师傅。功到自然成,一点不假,一次玩笑中,偶然和一位名叫珍梅的姑娘相好,经过多方面交往,后来就住进了她家,与她家人衣食为伴,使我从无家可归的行业中,迈开了人生第一步。   我与珍梅手牵看手,在一条林间小道散步,一陈凉爽的秋风佛面而过,突然一片黄叶,漫不轻声朝我脸滑落于脚下,我抬头一看,一群大雁挥着翅膀,像招手从我头顶上空经过,排成鸳鸯龙飞往南方,领航的带着时叫暂停的哨音,但我不懂鸟语,依那飞翔的叫声而论,大慨是太阳快要下山了,很可能是摧着趁早赶路。这时我才想起,岁月不扰人,秋风摧我行,时机已成熟,大雁唤佳音。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手中的她,见我停等不前望雁发呆,从牵着的那双温流手中,引来一线情同意合的感应波。她蹲下身拎起这片黄叶,微拍着我的脸,娇声地说,“宝贝!想家乡了吧?明早咋俩一块回去,走呀!现在就去把东西准备好。”拉着我的手一直往她家里跑。   当天晚上,我就跟发明哥提起回家的事,他听后开心得不得了,认为是该回去的时侯了。   好呀,我也正想和你提这事,出来这几年,你一直没回去过,每年过春节叫你回去,可你老是说沒家不愿回,其实有家沒家,去我家过年不是一样吗?我还以为你这一生不想回去呢。现在你手艺也学成了,回家盖房子的钱,我估计应该差不了多少,带上你老婆回去把房子盖起来,应该有个自己的家。   大哥!我非这莫属也,所以才过来跟你说,当时不是不愿回,我有我的想法,怎么说呢,就说现在带珍梅回去,同样如野外军训,连个吃住的地方都沒有,谈何容易。   别操心!我家不是有几间房空着吗,可以住在我家呀,没事,我打个电话跟我爸说一声就可以,就是我不打电话,我爸也会叫你住我家。如果你盖房子钱不够的话,还差多少?你说,我现在就拿给你。   到时再说吧,人还没回去,再说不知那已成什么样了。   说实话,他帮我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已经超越了兄外之情,情债本如无底洞,实在是堆积如山了,再也没有语言可还原这情中的本真,情深本难言,只有珍藏于心中。   一大早起来,我和珍梅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当列车行驶在来往的旅途中,我不知有多少车廂,载满途中过往,也不知有多少人,座在通往回家的路上,更不知多少包廂,暗淡在这无眠的晚上,迷恋着梦中的故乡。   我只顾一路上与珍梅谈笑风声,充满了回家的喜悦心情,不知不觉地回到了离别三年的家乡,刚一进村,一张张熟悉的笑容,在招呼声中久别重逢。   “一场洪灾孤燕飞去何日归,秋风携程引来双喋重返日。”   我带着珍梅一路思索着,人既然回来了,可家在那呢?再转几个弯就出村了,我如愁眉小鸟寻归宿,飞入林中不见窝。走前几步转弯处,就是发明的家,我依然低着头一直往前走着,谁知发明爸妈在转弯处,打醒了我的思路。   明強回来!你要去那?不知道我家呀?是不是发财了,瞧不起阿叔是吧。   不是的,阿叔!你想那去哪,我是什人,难道你还不清楚,不小心走过头了。   哦,我以为你翅膀长硬了,嫌阿叔的门框太矮容不下你呢。   发明!你二人快进屋,别跟这死鬼交劲,他不懂人事,除了喝酒就爱舍性子,会说几句开心的话。   婶子!劝你也别说了,除了你家我还能去那,这不明摆看吗,再说,我可能就要哭了。   你的心情我懂,沒有什么不好意的,孩子!早上发明打电话过来说,你们已经回来了,路上没什么意外的话今天可到家,他爸接完电话高兴得不得了,像搞运动的指挥官,指手划脚,要我赶快把空房整理好,等你俩回来住,你阿叔就爱使急性子,别跟他一般记较。饿了吧?你们聊!我给你们做吃的去。   去吧!去吧!男人的心你懂什么呀,听发明说他婆家了,我不高兴谁高兴,单为他,操心还来不及呢。   姑娘!发明的家事跟你提起过吧?像他家这种情况,实在是苦中难言,你就给阿叔个面子,在各方面多体谅体谅他。   阿叔!我跟他早已是一家人了,如有什么顾虑的话,我会跟他到这里来吗。   说的也是,不过放心,目前住在阿叔家,是暂时的,不要有什么顾虑,阿叔的家就是你们的家,我也从来不论什么礼节,爱咋样就咋样。   谢谢阿叔!太谢谢了,   听说你们一家人为明强帮过很多忙,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在各方面付出已够多够多了,现在又要给阿叔家添麻烦,真是过意不去。   在谈笑中,突然传来鸡的尖叫声,这时我已猜出十有八九,急忙上前,见婶子已把这鸡抓往厨房。   婶子!千万别这样,我又不是什么外人,随便吃点啥都无所谓,婶子还是把它放了吧。   放什么放,留给谁吃呀?傻瓜!不懂礼数少插嘴,沒人说你,安心陪你那位姑娘去。   厨房是女人的事,男人少插嘴,你婶子她知道该怎么做,这鸡又不是为你而杀,不用管那么多,你就跟着沾光暖肚吧。闲话不说了,还是听听你俩回家的打算。   阿叔!我打小身无落处地,有粮无烟照样饥。能干出啥名堂来,主要是先把房子建好,再说无食养不成人,无房成不了家。在这种状况下,我想明天就动手,先把倒塌房子的基脚整理好,再去买材料重建,让它原地跌倒就地爬起。   有志气!正合我意,天无缺阴之处,地无缺人之路。看来你爸妈没有白生下你,万事开头难,有心就好办,能为你父母继承这个家,已是天大的造化。有何困难可跟我说,一个篱笆两个桩,一个好汉两个帮。办任何大事,谁能独掌一面不须支援,你放心,我和你婶子会尽心尽力帮你。   一年之景在于春,一日之景在于晨。天刚蒙蒙亮,我肩负跌锹,来到多灾多难已成废墟的家,刚跨入大门地墩,被拦在门外不准进,在这种情况下,全怪我回来得太晚了,既然不让我看到家的脸,但我始终忆起你的容颜,跟它们说什么也无动于衷,面对藤墙蔓延杂草横生难关,唯有刀伤药清除杂碍,才可医好这遍体鳞伤。   明强!你咋这么笨,能铲得动吗?別白费力气了,我早知道这里已成什么样子,这样沒用的,多动点脑子吧,还是让我来,用这把长杆弯刀斩给你看。   阿叔!还是你对我家了如指掌,一大早赶过来帮忙,太辛苦你了!   土生土长的人,近河知水深,近山知鸟音,这有什么稀奇,来日你可方知。   看你斩得如风唰唰响,像个理发师上阵,一刀剪出原形。   事事难以预料,沒想到阿叔还有这一招,我以躬身佩服,姜还是阿叔的辣。   庄稼人穷汉出身,手扶泥土背顶天,本身就生活在一块地里的姜,那里用得上,就往那块家地干。什么姜呀辣的,少夸我,你明天不是要动工吗?赶紧去把建房的材料准备好,这里不用你管,有我和珍梅姑娘足够了。   阿叔说的对,快去吧,到时有人无料晒土壤,有料无人乱堆放。沒有材料拿什么动工,还是阿叔遇事为先,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如果他父母在该多好,就不会无缘无故连累到阿叔,害得吃苦受罪,当是亲生儿子盖房,处处为我俩着想。如换做别人,那个愿自讨苦吃,引火上身。珍梅话的没错,休息回吧阿叔!你这样不停地累着,我该何礼谢恩,到却成了你的反面人物,到时别人会怎么说我。阿叔!剩下这点活,还是让珍梅来干,你歇着会,我先走了。   没事,去吧孩子!办完了正事早点回家,世上五花八门的人都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身上带了钱万事小心点,切莫掉以轻心。   记住了,谢谢阿叔……   在盖房这段日子里,我起早探黑,日累夜愁,如燕子背泥顾东忙西,加之乡民和各行匠人的同情。特别是我那位同村阿叔,忙于人前马后,脉脉无语地劳累着,一把汗一席话填补我的空缺,在情以何堪的这段日子,终于把房子建成了。   一户沉鱼落雁的家庭,从悲天悯人的心中悄然升起,散发出一居乡音的活力!   昆明有好的癫痫病医院吗北京治癫痫医院哪家较好哈尔滨儿童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昆明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