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进城记事(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离开县城有一段时间了,但乡下与城里的信息时时是相通的,相通的就增加了不少事情和实事,引来了实事光靠信息不能全部解决,也不得不亲自打理。

兴奋领书。《松兹历史文化丛书》第一次是在廖理南先生主编第二辑《宿松古今纵览》中发现信息的。书中名人鼓励版第三页中共宿松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小青2010年7月26日在宿松县人民政府网“书记信箱”批示:“廖理南同志不断研究宿松的历史和文化,值得大家学习!希望县文广局组织专家认真研究宿松的系列文化和历史,最好能编撰出‘松兹文化丛书’”。2012年年初“第六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在安庆出炉,宿松为迎接“艺术节”的到来就产生了由宿松县人民政府策划,宿松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统筹的《松兹历史文化丛书》。

2012年12月13日,忽接县博物馆馆长张振华老先生电话,说:“《松兹历史文化丛书》出版发行了,《丛书》中选用了您一篇关于郑氏的文章,根据有关规定:凡此丛书所选用文的作者都能免费赠送一套精装丛书,请尽快来领!”听到此,心里那个高兴只有亲历人才知。什么文章呢?我写的关于郑氏文章那么多!大浪淘沙幸选她?心中似有影也无形!

翌日,一早在县博物馆就见到了老先生,我与先生可以说是一见如故,曾在网上先生就看过本人拙作《宿松名字由来之我见》并认真回复,我就领教了先生的为人。今一见面,敬烟敬茶,我们谈了好多。先生为宿松文化,慧眼识珠、发现新人、重用新人——推出潘宏,鼓劢吴淑婷的宽宏大度的精神是值得宿松高层领导好好学习的。

当先生提着重重一提的《丛书》找到《江湖烟雨》本161页我的《宿松筑墩义渡与九姑郑氏》时,我真是“似曾相识燕归来”——馆长百乐也!文,确实花了我几年的心血。在此感谢编著们!

族中大事。我从事族中公益事务已有十几年的历史了,族中提到我的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族中贤达一一见面的就不多了,离与“宿松新世纪论坛”版主何仁先生相邀还有五个多小时,我想到了有必要与马坂在城里经商的郑来保先生为族中大事会上一面。就拿起了手机联系,对方欢迎,并在席上相邀其族弟郑仁发相陪。我谈了宿松郑氏的来龙去脉、宿松郑冲郑氏和马坂郑氏关系、清明祭祖的大融合、宿松郑氏大宗祠的选址设想和“七修”的构思。郑来保兄弟非常积极。族中事,选好头,办事易。姓氏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一部分,值得弘扬光大。

家具添置。出了郑来保家门就来到了北门口对面的“柴智家具城”。二儿子婚期将近,新房只置了张新床,即使儿媳娘家陪嫁东西再多,组合衣柜还是要添置的。

轻车熟路,我竞直往家具城二搂而去,服务员马上跟上。

“老板!您买什么家具?”

“组合大衣柜!”

“请这边看!”

“这组匍色六组较典雅的要多少钱?”我一眼相中,并问价。

“2300元!”对方很熟练答出。

“能不能少点?”我还价。

“不能少啊!”服务员肯定答出,她这时也揣出我的心事,也给双方生意做成留有余地。

“去年,我大儿新房全套家具都是你家买的,因儿媳是外省人。二儿新床也是在你店亲置,二儿媳是内地人,现想添个组合衣柜,要不这样,我找你家老板娘!”我诚信“柴智家具”就透露了这么多信息。

服务员马上接话:“啊!老顾客,要不这样我作主——2190元?”

我还是摇头,摸出手机:“我直接与你家老扳娘说吧!”

“那更好!”

“算了吧!与老板娘还不好谈价,任何老板娘都怄门。这样2000元,看能否作主?不能作主,我到别处转转。”我犹豫,马上作出决定。

服务员迟疑了一下:“好!就2000元!”

在办手续时,另一服务员还说:“老板!您真会还价,2000元,便宜!”我心里也有一杠秤:与大儿亲置全套家具8800元相比起码要实惠1000多元,贵贱事小,货实事大。

我们办好了手续,专候车送。

论坛策划。“宿松新世纪论坛”起步晚,发展快,这与其总策划何仁先生的学历渊博、业务精湛、集思广益是分不开的。他真正为普通老百姓建起了一个公益、非营利的好平台。我进入非常支持,在做了一些成绩的情况下得到何先生多次关于“论坛”“地域文化”方面的邀请。在县志办廖理南办公窒接何先生在隘口采访回来的电话,我们就与预约的网友“宿松布衣”集聚“论坛”办公室。昔日网络揣度,今朝面对敝谈,实属高兴。“宿松布衣”不就是网易“长衫国度”吗?一问,大家“哈哈”大笑。我们仨有“三同”——“不吃烟、不喝酒、不赌博”真“物以类聚,人因群分”也!论坛在“地域文化”板块有我俩心血,何先生就此谈了自己一些观点、想法。

“布衣”先生就他收藏强项之便谈了他对宿松口头文学——民歌、谜语、俗语、习俗等等收集情况。

我也就我写作的执着谈了我对宿松姓氏文化的考究、地域文化挖掘的一些事。

最后,何仁先生就我俩意见,说:“以您俩特长,助我平台、互通互赢为宿松公益事业共创贡献。今后活动由我提前安排,大家参加,共创人气,各获所好。”

大家一致认可。

网友集会。是夜,晚餐就由何仁做东在顺心餐馆,最后又陆续集聚“九哥”虞先生,“寻梦不悔”胡女土。大家平日在网上的认真、挑逗、玩笑、吹捧、甚至博气,现一下子显得更加认真、自责、尊敬、羡慕。网是中介,情视人好而集。酒添气奋,语增情感而乐,大家围着共同话题,集思广益,共献良策。网络是个好东西,要靠人掌握分寸。

夜访博友。“宿松布衣”司先生是我最崇拜但也是最不理解的人。

在网易“长衫国度”日志《宿优谱》中,那么多己故和健在的老人?

进入其家,收藏古玩现不是他的专业,当他打开网上隐密的宿松民歌、民俗、方言、童谣、俚语、谜语等搜得至全、写得至详;当他拿出专指宿松收藏古籍、古通行证、执照、地契、官帖、请柬、家契、房契、票证等等实物年代之久远;当他翻出十几年出行时间表之详细;当我翻开《宿松风韵》《安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野调查(宿松卷)》《松兹历史文化丛书》都有司国庆的亮点时,我不得不理解、佩服、羡慕。

一夜,我们谈着,都有相见恨晚之感。就近日我在书记信箱发帖一事,司先生就透露了其好友“大椿”先生对我“平台”信息:“黄梅戏剧本写得很可以!可以朝这方面发展……~”之语。我感谢“宿松布衣”,感谢“大椿”,终于听到一句对其帖剧本的褒奖!

我说:“在‘宿松新世纪论坛’8900多人次阅读中我早阐明了自己观点——重在政府重视戏,不在个人得失利!”

下面就引布衣先生拾荒者言:“游走在皖鄂赣交界处,搜寻被遗弃的风情,一个人的歌唱、一个人的行走,孤独而潇洒!我想我前生必定是养蜂人,永远追逐着花的芳踪。我不知道我爱的到底是行走,还是行走中的风景。但我深深的知道,许多美好的瞬间终将变成回忆。有一天我走不动了、也写不动了、我会回到生我的地方,歇息片刻,我希望将来能够长眠于故乡的山水间、倾听泉声鸟语、注视草沐花芳,只有故乡才是可以供我栖息灵魂的土壤。”

拜访领导。一早起来,天下了一夜大雨,拜别司先生还是小雨不断,我要办事,不得不惜别司先生,先生送了好远。咋天买好家具准备乘便车而回,耐接电话货己至家,一天时间才开头,不如就此了前誓言:拜访一下县文联主席江林顺先生。

电话一连,主席满口应承,十几分钟我们分别从不同地风雨无阻相集县文联办公室。大家客套就进入正题:新作协会员入会的谨慎、本人写作水平多看多改才出精品、最后江主席还赠送了他亲自著作、签名的《交还》诗集和书——《宿松县民间故事》、报——《宿松艺术报》、刊——《宿松文艺》。

多次网上照会、几回网上辩论、两个面对交流,先生不愧为县文联主席!在此感激,寥表寸心!

应主席相邀,“宿松大写手”“省缉毒标兵”孙春望知我来城也相会文联。后“毛家超市”毛总、“国龙超市”梅总等都云集现任宿松县工商联副会长、宿松县供销合家福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华明——陈总家集餐。都是宿松名人,虽我年岁比他们都大,但凭任何——创作、创业我都是他们的学生——做到老,学不了啊!

两天的时间,五十年的人生,从来没有象现今这样过得充实、愉快。我要借他们的人气和名气创造人生的丰华,正启航……

治癫痫可以长期吃卡吗西平吗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北京癫痫医院可以治癫痫吗治疗癫痫病昆明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