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乡村四季(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冷也冷到了极点,高也高到了极致。日光下的寒林没有一丝杂质,空气里的冰冷仿佛来自遥远的故乡,还着一些相思,还有细微的难以辨别的骆驼的铃声。再给我一点绿吧,阳光对山说。再给我一点暖吧,山对太阳说。再给我一朵云,再给我一把相思,空气对山岗说。我们相互依偎取暖,毕竟,冷也冷到了极点,高也高到了极致。——引

(一)

立春过后,阳光稀薄的洒在大地上,蛰伏在地上的冬虫,仿似一夜间便可听到远处的雷声或仕女踏春的脚步声。此时,山岳的桃花、杏花、梨花、李花、已迫不及待的舒展着身姿,在冬的孕育下,它们嶙峋虬曲的枝丫上,不知何时已爬满了褐色的花蕾。老屋前的溪流,已从沉睡中醒来,它们一路弹奏着欢快的乐曲,在村庄中自由地奔行。

清晨的村庄,被一层乳雾淡淡笼罩着,太阳升起,白白的乳雾在村庄与沟壑间渐渐散开,孩子们的欢闹声,瞬间打破村庄的寂静。在春日阳光的照射下,清澈的溪水泛着粼粼的波光。赤脚的孩子们挣脱冬的束缚,在溪水中抓螃蟹、摸鱼虾、采摘刚刚从泥土中探出头来的野生折耳根。他们一路欢笑着歌唱着,在大地的怀抱中,孩子们的欢笑声,引得低头吃草的老牛也向他们投来好奇似的目光,并附合着轻轻地摇动着尾巴发出几声低哞。

村庄旁的溪流边,娇嫩的野菜垂手可得。不一会儿功夫,野生的折耳目根已装满了孩子们的小背蒌。溪水边的草地上,孩子们无拘无束的奔跑;做游戏。而后又四处拾来柴火,一只只小鱼,小螃蟹,被穿在了削好的枝条上,袅袅青烟在旷野中升起,霎时,篝火烤鱼虾的香味,便在村庄中悠悠荡荡的飘散开来。

不知何时,老牛鼻翼下青草从中已开满了各色的野花。家门前的山坡上,沟壑间,树树野杏,野桃,已在身后开出半坡烟霞。

此时,风暖了,水也暖了。黄鹂在嫩绿的枝头发出婉转清脆的鸣唱,家中的老黄狗也在温暖的阳光下惬意的打着盹儿。孩子们褪去身上厚重的冬衣,一只只美丽的风筝在头顶越飞越高。大地上,天空中,到处都是碧绿的草与洁白的云。

一阵惊雷过后,一场春雨从天空中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土地中,一粒粒沉睡的种子被唤醒。此时,农人们身披蓑衣,头戴斗笠,高高挽起裤脚,在田间地头辛勤的奔走着。身材浑圆的老水牛,被套上了闪光的铧犁,在农人一声声的吆喝下,它们躬着身,低着头,奋力的从田间的这头,走向那头。

(二)

五月的天空,有着泼墨写意的青釉。低矮的云层,瓷青色的天空,把属于这个季节最为繁丽的阳光隔绝在浩瀚的苍穹之上。一阵墨云翻滚之后,多情的雨水伴着风声说来就来。此时大地是干渴的,硕大的雨点先把地面敲打成一片蜂窝状,不一会儿功夫,火辣辣太阳又重新冲破厚厚的云层,在天空中探出了圆圆的脑袋。那一场赶脚似的大雨,很快便在池塘的蛙鸣声中停了下来。

雨后的村庄,愈发闷热,在夏日阳光强烈的灼烤下,刚刚被雨水濯洗过的树叶儿,一闪一闪在枝头发出道道潋滟的波光。远处山谷中,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不知不觉间,布谷鸟的叫声催黄了麦穗,催绿了秧苗。

骤雨过后,母亲的菜园中。瓜果蔬菜似吹响了号角般的生长着。地里的瓜苗奋力的向前方探着脑袋,菜园里的豇豆与黄瓜,也已芊芊蔓蔓的爬满了蓠墙。五月的天空,雨水说停就停,当暖洋洋的太阳重新烘烤着大地,土地中升腾起青草与泥土的芬芳气息。朵朵浅紫色的牵牛花,在篱笆上兴奋地吹起了小喇叭。

渐渐的,布谷鸟的叫声远了。一只只蝉儿隐在树丛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嘶鸣。辛勤劳作归来的农人们肩搭汗巾,头戴草帽,每当经过那一树树硕果累累的杏树或李树时,总不忘探手摘一把粉嘟嘟的杏儿、李儿、在浸满汗渍的衣服上擦拭一下,旋即塞进干渴的口中。

盛夏时光的溪水与池塘边,是孩子们的天堂。那些光着腚的毛伢子们,骑在大水牛的背上,已把一汪汪清亮的溪水据为已有。许是在水中玩得腻了,他们学着老水牛的样子,裹一身黏黏的泥浆在身上,仅于圆圆的脸蛋上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转眼,暑气升腾。金黄的麦穗已小山般堆在了场院中,绿油油的秧苗也已悉数插在了水田中。在那些阳光充裕日子里,院中的花儿已不动声色的开过一茬又一茬。夜晚,颗颗繁星挂满天际,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闲适的坐在庭院中纳凉聊天,小孩们则在月光下奔跑着做游戏。远处的水田中,溪流边,蛙声四起,无论是星光下的菜地,抑或是泛着露珠的沟壑边与田野间,到处可见闪动的光芒及飞舞的流萤。

夜深了,人倦了,蛙歇了,大人与小孩儿们很快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天上那一颗颗明亮的星星,仍高高的挂在夜空中,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

(三)

不知不觉间,清晨的空气中已携带着一丝薄凉。浓浓的雾气,为刚刚从暮色中醒来的村庄披上了一层白纱。

秋日的清晨的村庄,山是朦朦胧胧的、鸟是朦朦胧胧的、树是朦朦胧胧的、花儿是朦朦胧胧的、老牛的身影是朦朦胧胧的、就连村庄中的房屋茅舍亦是朦朦胧胧的。在天地浑为一谈的朦胧中,村庄中隐约可见袅袅升起的炊烟。门前那湾无声的溪水,静静地从村庄中流过。它诗一般流过村庄,流进画中。

送走层层雾霭,秋日的阳光很快从湛蓝的天空中探了羞赧的脑袋。老牛在溪边啃食着青草,浓雾散去的村庄在眼前又渐渐地清晰了起来。此时,孩子与惊蝉,都在这个季节收敛了声息,远处白墙青瓦的校园中,不时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一群大雁从村庄的上空飞过,它们一会排成人字,一会排成一字,秋日的天空中,到处飘荡着大朵大朵的白云。

家中的老黄狗,躺在场院边温暖的阳光下。一只身披花衣的鸡妈妈,正带着她的孩子们悠闲地寻找着食物。一望无垠的稻田中,农人们躬身奋力地挥舞着镰刀,霎时,金黄的稻穗一茬茬躺在了混漉漉的稻田中。在秋阳轻抚下的村庄中,除稻谷与木桶发出的那一声声有节奏的闷响与碰撞声,一切都是寂静的。此时,秋天是金黄的色。太阳是金黄色的,就连弯延连绵的大地,以及漫山遍野的雏菊亦是金黄色的。

薄暮时分,金黄色的太阳坠入远处的山谷中。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已从屋后的山梁上爬上了夜空。在缕缕轻寒与薄雾的笼罩下,点点白露,打湿了草儿们的眉睫。草丛中的蟋蟀奏响着夜的交响曲。此时,村庄是寂静的。劳累了一天的农人们带着丰收的喜悦,以及秋虫的呢喃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寒露过后,霜凝遍野,红枫满坡。天空中,因层层雾霭笼罩,已难再见水墨大雁的影子,漫山遍野的雏菊,依然沉浸在醉心迷情的过往中摇曳生姿。虽有一场场冽凛空气的围剿,她们依然如一位痴情而又任性的女子,持着一份凌人的傲气为秋守节。直到最后,芳华尽失。

持着一份凛然,持着一份固执,风从高高山岭上刮来,它们扭动着,奔跑着,在空旷的原野中发出竭斯底里的嘶鸣,把那些桀骜的、仍不肯从枝间掉落的叶子挤榨成一片绯红,再经一阵风吹来,便也扑簌簌地落了一地。转瞬落英,即刻在风霜的浸淫下幻化成泥。此时的乡村,在人们眼里多了一丝寂寥,那满目红枫,不觉向梦一隅自锁。

(四)

南方的冬,总是姗姗来迟,雨与雪,在并不见长的冬日里有一场没一场的下着。寒风不时翻卷着落叶,在清冷的冬季中,依有浓浓乳雾游走在沟壑间,山坡上,它们或是在眼前生出一派蒹葭苍苍的嫣然气质,或是把村庄带入一幅写意的画卷中,那疏疏朗朗的几笔。虽少了秋的浓墨重彩,却多出几份素白留韵耐人回味景致。

此时,劳碌了一年的农人们进入到最闲适的季节。家中的老牛静静地呆在牲口棚中,它安恬的闭上双眼,默默地反刍着胃中的草料做着一场关于春天的梦,男人们则坐在红红的火堆边,寂寞的擦拭着家中的掘头与铧犁。冬天的村庄,关上门,合上窗,升起红红的火炉,便可将万物的萧条及冬的水瘦山寒景致轻易阻挡在外面。在四季如歌的吟唱中,惟留一帘幽梦,惟留几许遐想。

大寒过后,是与雪相拥的日子,一场一场强冷空气过后,在村庄铅灰色的天空中,一朵朵美丽的六角花瓣从空中扬扬洒洒的飘落下来。已收敛了一季的孩子们带着家中的老黄狗,从火炉边偷偷地溜到了雪地中,他们的欢笑声霎时打破冬的寂静。在孩子们的叫喊声中,雪,霎时从树枝上扑簌簌地掉落下来。

村庄的夜晚,雪继续下着,门前那株秃了顶的老树,在雪地中发发蓝莹莹的光芒。人们在冬的夜晚枕着雪声入梦,也许在他们梦中,是听得见下雪的。只是在枕梦听雪的刹那,人们的心里是否会开出一朵清幽的花儿,它或美丽,或淡然,也许更多时候,它仅是装饰了一个梦,或是惊喜了一颗心。在梦中,很快,那一朵朵洁白的六角花瓣,便把村庄装扮的银装素裹,便把孩子们留在雪地上的脚印抚平。

似乎,所有的美都是有定数的,雪不知不何时停了下来,乡村的夜晚,又归于无边的寂静中。此时,一弯冷月高高挂在村庄的上空。门前溪谷的小径上,偶尔传来晚归的人们三两声咳嗽声。

夜深了,人静了。远处的陌上人家,不时有狗吠声从辽远空旷中传来,少倾,寒冷的冬夜又归于死般寂静。坠入甜美梦乡的人们,再也听不到门前溪谷哗哗的流淌声,毕竟,冷也冷到了顶点,高也高到了极致。在雪天一色的季节里,一切仿似被雪藏,一切、又仿似刚刚开始孕育。

上海市到哪看癫痫病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成年癫痫的治疗可以选择什么疗法癫痫病要怎样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