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变迁】终南山下(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盛夏时节,终南山上层林尽染,树木碧绿苍翠。

终南山下,靠山坪村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伸向村外,路上走来一个年轻人。

他身材高挑,长相英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来到村口,他停下脚步,喘口气,又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向村里走去。

走到村东头,他推开一扇黑漆大门,喊了一声,妈,爸,我回来了!就抬腿跨了进去,把门啪嗒一声关上。不一会儿,小院里响起欢快的笑声。

阳光洒进小院,小院里煜煜生辉,母鸡带着小鸡们在悠闲地散步,狗儿静卧在墙角,喜鹊在树上探头探脑,叽叽喳喳,镐头,铁锨,扁担都倚墙而立。一对中年男女站在院子中央,男人手里拿着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女人喜极而泣,嘴唇哆嗦着,考上了,考上了,我儿子考上省城大学了!男人也说,陈鸣,你是爸妈的好儿子,你和你哥都是我们家的骄傲!

陈鸣望着父母,百感交集,泪水涌出了眼眶,爸妈曾为自己操碎了心,今天,他们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陈鸣自幼乖巧,腼腆,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读小学时,他学习认真,还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呢。如果,没有五年级那次遭遇,他还会继续做个好学生、好孩子的。

2003年2月,终南山下春寒料峭,大地一片枯黄,房檐上,树杈上,墙角里都还堆有积雪。

开学不久,有天放学,陈鸣和同学在学校打乒乓球玩,正打着,乒乓球摔到地上裂了。陈鸣吓得不知所措,球是同年级小胖的。小胖唬着脸说,你得赔。陈鸣低下头小声说,我没钱怎么办?小胖说,好办,我揍你一顿呗!陈鸣连忙说,把我的新本子赔给你怎么样?小胖不仅胖,还长得高,陈鸣深知不是他的对手。不行!小胖不容分说,拉着陈鸣就走,还回头对围观的同学说,走,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是怎么揍他的?呼啦一下,他们身后跟了七八个同学。

来到校外,小胖松开手,对陈鸣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撂倒在地,又骑到他身上……

陈鸣无力还手,只有躺在冰冷的地上,任凭小胖挥舞拳头。过了会儿,小胖打够了,站起身踢着陈鸣吼道,还不快滚!

陈鸣爬起来,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踉跄着向前走去。他双眼冒火,牙齿咬得嘎嘎响,当着同学面羞辱我,今天,我决不能饶过你。陈鸣突然转身,拿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突然转过身向前,拼命地向小胖砸去,一下,两下……不一会儿,小胖就血流满面了。

小胖呆若木鸡,直愣愣地看着陈鸣,不知所措,陈鸣趁机转身跑回了家。

第二天,小胖把陈鸣告到了学校,老师对陈鸣说,给小胖把医药费赔了,校长说这事就不处理了。陈鸣回家要钱,父母一听把人打伤了,顿时火冒三丈,异口同声地说,没钱!你惹的祸,自己去想办法吧!几天后,父亲才拿出钱,让他给小胖送了过去。

从那以后,陈鸣打架不要命威名远震,同学们都怕他,连外校的学生提起他,也都心惊胆战。再无人敢惹他。慢慢的,他还和社会上的小混混们厮混在了一起,抽烟喝酒,打架斗殴,为朋友两肋插刀,也成了一个小混混。

读初中后,陈鸣依然我行我素,经常旷课,动不动就去打架。有一天,小学的朋友来找他说,我被人欺负了,你得帮我报仇去。

陈鸣说,好!一定为你出气。说完,他就带了几个人来到小学校,找到了那欺负人的学生。那学生一见他,撒腿就跑,他双手叉腰,大喝一声,站住!那学生站住后,他头一摆,给我打!

几个人一拥而上,将那学生围在中间,劈头盖脸乱打一气,那学生双手抱头,倒在地上连声说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陈鸣一挥手说停,几个人才停下手。

没过几天,陈鸣莫名其妙地被高年级的一个男生揍了一顿。过后,他拍着脑袋,怎么也不晓得为什么挨打?他想寻机报仇,可还没寻到机会,又被那个学生打了一顿。

这下子,陈鸣气坏了,他跑到校长那告状,校长把那个学生叫来问,你为什么打他?那个学生一仰脸,什么都不为。然后,又对陈鸣说,对不起哈!校长说,既然是场误会,那么,也就没事了,你们都走吧。

陈鸣瞪着眼,这样就解决了,我不是白挨打了吗?他欲言又止,在校长面前敢怒不敢言。回到家里,他越想越生气,感到非常窝火,我也是个混混,现在无故被别人连续欺负,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个仇一定要报。他拿根钢管,整天跟踪那个学生,十多天后,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打断了那个学生的胳膊。

从那以后,在学校,一提起陈鸣,老师就摇头说,毫无办法啊!让人头痛;在家里,父母见着他,愁眉不展,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秋天来了,终南山上景色如画。山下一派秋收的景象。猕猴桃挂在枝头,摇摇欲坠;火红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灯笼在风中摇曳着。

陈鸣读到初二,班里转来一个女生。这女生柳眉大眼,冰清玉洁,宛若冰雪公主一般。她就是王小艺。陈鸣第一次见王小艺,心猿意马。以后再见王小艺,他会面红耳赤,心慌意乱。如果那天见不着王小艺,他还会坐立不安,心里空落落的。

有天放学,陈鸣刚走出校门,王小艺在前面突然转过身,拉起他的手说,我们两个去街上玩吧?陈鸣吓得心突突乱跳,面红耳赤,慌忙抽出手,头也不回地向家里跑去。跑回家,他喘着粗气,靠在门上想,王小艺学习好,漂亮,又主动找上门来,证明她也喜欢自己,那还等什么呢?班上那么多同学都在谈恋爱,又怕什么呢?

陈鸣与王小艺恋爱了。每天放学后,俩人除了逛庙会、手拉手逛街外,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学校的后山了。

有多少次,他们站在山坡上,眺望着远方,畅谈理想,一直到夕阳西下,才回家去。

不止一次,他们坐在山坡上,王小艺拽着陈鸣的手说,不要去打架了,打来打去没一点意思。还是好好学习,去考重点高中吧!我们一起再考大学,再一起去省城上大学,永远不分离。

陈鸣低头不做声,他是个讲义气的人,若让他离开那帮哥们,还一时做不到。不过,从那以后,陈鸣不再旷课,也很少吆五喝六地去打架了,只专心致志地学习。在中考时,他考上了普通高中,王小艺考上了重点高中。

进入九月,终南山下秋风瑟瑟,人们都穿上了厚衣服,怕冷的老人和孩子,还穿上了棉衣。

周至县城里,时尚的女人们,却穿着超短裙,露着大腿,踩着高跟鞋,在平坦的马路上招摇过市。

学校在县城,大部分学生家庭条件优越,穿戴讲究。女生皮肤雪白,打扮光鲜;男生头发蓬松,穿着时尚。

陈鸣家在山下,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条件一般,他穿得都是过时的服装,陈旧,土里土气,与同学们格格不入。

开学那天,他穿着一件灰夹克,一双旧球鞋,一踏进教室,同学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了过来。他虽目不斜视,还是感到那些目光像剑一样戳向他。

在班里,陈鸣沉默寡语,不与任何同学来往,只和王小艺保持着联系。可孤独、自卑,还是时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陈鸣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现状呢?家庭条件一时无法改变,那么,只有改变自己了。对自己来说,只有站在学习的高度,让同学们来仰望,才能不被他们歧视。

从那天起,陈鸣一心投入到了学习中,到学期末,在学校举办的数理化竞赛中,他数理化分别获得一二三等奖。从那一刻起,再也没有人敢歧视他了。

高一下学期,由于偏科,陈鸣被分进了普通班。王小艺得知后,急切地对他说,你必须走进重点班,不然,你就无缘参加高考了。

陈鸣也着急,如果无缘高考,还怎么去省城,还怎么和王小艺在一起呢?他拼命地学习,一个月后,终于走进了重点班。

进重点班不久,在一个周末,陈鸣约王小艺在初中的后山上相见。可那天,陈鸣从下午一直等到黄昏,又从黄昏等到夜晚,也没见着王小艺。一气之下,他流着眼泪回到家,撕毁了王小艺写给他的所有信件,决定与她分手。第二天,王小艺解释说,失约是因为母亲突发疾病造成的,恳求陈鸣原谅。陈鸣不肯原谅,对王小艺不予理睬,他们的恋情也随之夭折了。

陈鸣与王小艺分手后,整天无精打采,混混沌沌,也无心学习,陷入了失恋的疼痛中。期末考试勉强及格。就在这时,他哥哥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

靠山坪村沸腾了,哥哥是村里的头一个状元,乡亲们纷纷前来祝贺,小院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树上的鸟儿惊飞了,小狗汪汪直叫。父母满脸荣光,喜不自禁,陈鸣也感到非常的自傲。

三伏天,山下村庄虽无城里酷热,也是最难熬的时节。那天晚上,陈鸣睡着半夜,被蚊子的嗡嗡声吵醒。他一睁眼,屋里还亮着灯,哥哥光着脊背,手里摇着扇子,还坐在灯下读书呢。

他走过去问,哥哥,你都考上大学了,怎么还在读书呢?

哥哥抬起头说,学习永无止境,多读书能增长知识,开阔视野,懂得人生哲理。你要在假期多读些书,不要贪玩,不要浪费了大好时光。

陈鸣低着头不做声,放假一个月了,整天昏昏沉沉的,别说读书了,连暑假作业都懒得去写。

哥哥又说,你愿意一辈子像爸妈那样吗?如果不愿意,只有去考大学。陈鸣小声说,谁愿意一辈子守在村儿里,谁不想去考大学?可我能考上吗?你只要努力学习,就一定能考上。

听完哥哥的话,陈鸣又不吱声了。自从与王小艺分手后,他就不想考大学的事了。现在,经哥哥这么一说,他也在想,不考大学,自己以后怎么办呢?难道在山下窝一辈子吗?可是,一想起学习的枯燥,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哥哥要去读大学了,母亲早早就为他准备了新衣服,新鞋子,新书包,又煮鸡蛋,炒咸菜,烙油饼。

陈鸣伸手想拿个鸡蛋吃,母亲拦着说,那是给你哥的,你要考上大学了,妈也给你煮。

陈鸣缩回手,低头向院儿里走去。他来到院子里,抬头仰望着蓝天,天高云淡,一群大雁向南飞去。考大学,考大学,我也要像大雁一样飞出去!

开学后,陈鸣竭尽全力地学习,白天认真听讲,晚上回家挑灯做练习。他进步很快,到高考前,数理化已在班里名列前茅,英语和语文却要落后。班主任说,你基础不扎实,今年参加高考,还欠火候,还是再学一年为好,夯实了基础,明年再去参加高考。他摇摇头。他想尽快为父母减轻负担。

结果,揭榜时陈鸣名落孙山了。

陈鸣落榜后,萎靡不振,整天坐在院子里发呆。母亲对他说,你还是去复读吧?不然,你将永远离不开靠山坪。

陈鸣抬起头,母亲才四十出头,已是满脸皱纹,鬓角也生出了丝丝白发。父亲和母亲,一年到头不闲着,农闲时打工,农忙时下地,日子还经常捉襟见肘……再复读一年,他们又要多付出多少呢?陈鸣感到胸口阵阵的疼痛。可是不去复读,自己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放暑假后,哥哥没回家,在省城打工,他打来电话也劝陈鸣,一定要复读,上大学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在家人的劝说下,陈鸣复读了。在学校,他见到了许多同学,这些山里来的孩子大都家庭困难,不讲究吃穿,一心只顾学习。陈鸣与他们在一起,你追我赶,共同努力,经过一年的苦读,高考时,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得知陈鸣被大学录取,靠山坪又一次沸腾了,村民们纷纷涌入陈家小院,祝贺,道喜,夸赞陈家父母教子有方,为国家培养出两名大学生,作为乡亲都感到骄傲。

2010年9月,终南山下,天高云淡,秋风送爽,陈鸣告别父母,背着行囊,走在靠山坪通往村外的小路上。

如何才能治愈癫痫病陕西癫痫权威医院武汉权威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