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留香】十六岁的花季,十六岁的话(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情画意

都说十六岁是花季。可是有谁明白花季真正的意义,它意味着阴雨连绵的孤独,意味着花开之前的落寞。成长的苦闷在这一般年纪完全变得放荡,像不受拘束的复仇者在你心灵的安宁之处猛烈的敲击,让你心痛泪流。开始咒骂赐予我无数忧伤的青春,他的绚烂到底藏在哪里,还是那就是一个谎言,一个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偌大的谎言。

花开花落,春华秋实,又是一个整天细雨连绵的花季,花季无比的绚烂,也无比的虚无。一切都在雾霾里,朦胧、飘渺、虚无、孤独。爱情,亲情,友情三条本应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却在十六岁的花季意外地相交,让没有经历惊涛骇浪洗礼的心承受不起。

花季的伤,花季的泪,花季的情愫。听我敲击键盘慢慢述说。她不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也不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她是人群中最平凡的那个,那个爱追星,爱帅哥看起来萌萌傻傻的女孩。这种女孩在我的小说里无数的出现,曾经以为我对她们太熟悉,永远也不会爱上这样的女孩,因为她们与我的星座、性格、爱好没有一点契合度,没有理由爱上她们,让她们趴在我的身边,一起享受生活杜撰文字,品读经典回味年华。她们只是我们小说里的人物,存在我的小说里是她们唯一的宿命。她们爱上谁,谁爱上她们又与我何干,顶多是我多费一些笔墨罢了。可是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不经意间,我就爱上了我小说里的女孩集成。因为没有理由去爱,所以爱得就没理由。小g记不清何时我们第一次相见,反正应该是用很久远的时光去追溯,我们在彼此的脑海里勾勒出对方的模样。无聊的十一假期,偶然的一次在qq上尽兴的聊起来。她说,她感觉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人。我追问,为什么。她的答案我已经记不清了,毕竟我不喜欢太多人能看清我,我实在是太复杂。一个世界距离不是很好?相隔时空让她半遥望半想象,多么有诗意。她还说,要看我的作文,我也爽快地答应,毕竟在我生活的圈子里,关心我的文字的人多于关心我的外表。但是我要求要交换,她最终答应了。

在十一假期的第一周,我用我的文字交换到了她的文字。她真是那种最普通的女生,文字的封面不精致,很简单的的线条勾勒出来的图案看不出任何的感觉,不像周围那些写文字的女孩,封面都很精致,写满了80后叫做心灵鸡汤的东西,风格要么悲伤要么叛逆,她们会以生活中的细节,或喜或悲。也许只是夏日窗前一株杜鹃熏风拂过后扥落几片花瓣,都会为之动容悲伤;也许只是炎炎夏日清泉从指尖滑落,也会因此感到幸福徜徉,她们也包括我都是轻易被生活蒙骗的多愁善感之人。而她不是,她只会因为爱和言情的小说而哭泣,没有那么多“无谓的忧伤”,她也承受不起“无谓的忧伤”,她的感情那么的单纯,即使有半点复杂她也受不了。

翻开她的文字,我惊讶不已。尽管我的文字是那样华美,但是我为什却这样羡慕她的文字?那种生活的真实的写照里,也时不时混进小说家一样的烂漫和对生活简单的思考。我深深的被她的文字给迷住了,我喜欢那种质朴与真实。她那简单的到极致的词语,开始唤醒我对复杂的灵魂的反思。那种感觉就像我第一次读安妮宝贝的文字,奢华的文字唤醒我感受生活每一个细节一样,可是她和安妮宝贝的文字简直就是走向了两个极端,为什会有同样的感受。难道奢华的极致就是她的文字?也许吧,无论如何那一刻我爱上了她的文字和她,爱情来的太早,也太突然。都说日久生情,我不参与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的辩论。我的爱情谁也说不清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或许都不是。但是时间真的就像爱情,无法逆流。我永远也回不到没有爱情,我俩连单纯的朋友都不是的日子里。爱情的种子不知何时播撒到我这方心田,它却在十六岁,经历阳光雨露的滋养破土而出,只是开的太早成了无法挽回的错。

还给她那一本文字时,还是十分不舍。我依然像往日对待所有女生一样面带微笑,开朗大方,轻轻的夸耀一句:“写得真好!”她羞涩地笑了,转过身留给我一个曼妙的背影。她羞涩的笑颜,久久的在我脑海里回荡,不能散去,在我宽广的胸怀中激起层层涟漪。这一次,每一个动作我好像没有以前在女生面的虚假和应付,无论我承认以否爱上了她,我的初恋抑或算不上是初恋只是一段单相思。

暗恋的滋味,没有太多甜蜜,更多的是犹豫于爱情的苦涩。我开始在角落里观察她的举手投足,可是留给我更多的是没有问候的檫肩而过。孤独落寞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去表白。爱情来得太早,在我看来只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一个错。如果表白她不爱我,那就是对我也是对她的伤害,既然我爱她,我就不想伤害她。我只希望有一天她会明白,我是爱她的。如果她爱我,轻挽起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如果不爱,她可以理所当然的离开,爱情的痛让我一个人背负。

我就不停的写爱情的文字,让她看见。终于有一天,她问我“你暗恋谁呀?”

我说:“你猜呀?”

她说:“你暗恋谁,我哪知道。”

我说:“也许就是你。”

她说:“不可能,一定不是我。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落寞的选择不语,我明白她已经感受到我对他的爱。她是不爱我的人,因为我和她太不同。

我想我会履行我诺言保护她,一个人守着爱的痛苦?

这就是十六岁的花季,我要说的话。情非得已化作了一种痛苦的煎熬,都是爱情惹的祸,这场爱情本应就是个错。这些话她会听到吗?

十六岁的花季,我的心底绵绵细雨,雨滴滑落掉进池塘见点点涟漪。花瓣零落满地,没人捡拾,我心里的痛苦谁人知?

小孩四肢抽搐怎么回事癫痫患者发作了怎么急救哈尔滨市的癫痫病哪里最好原发性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