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旧】旧时春光(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前几日,小花发来一张图片。

图片用手机拍摄而成,拍的是一把谭木匠的水黄色木质梳子,很精致小巧的一把无柄梳子,梳子的右上角是一颗胡桃色心形印记,可惜的是整个木梳柄在中间断裂了,而且还断了几根梳齿。

紧跟着图片,小花发来一行字。

“真是可惜了!用了十一年,终是没法再用!”

我给小花回信息:“没事!告诉我你的地址!再送给你一把!”

她发过一个笑脸回答说:“才不敢呢,怕嫂子打上门来!”

我发给她一个开心的笑。我们都知道这是玩笑!

这把梳子是送给小花的生日礼物,寓意心心相印。

小花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她在老家当了一名高中老师,我也回到自己初中的母校,走上三尺讲台,倏忽之间,十年有余。现在小花已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眼角的皱纹也是一层压着一层。闲下来总会慨叹时光匆匆,不舍昼夜。

这些年来,隔一段日子,我们会发一些问候的话语,也会谈论一些工作生活的琐事。偶尔也会谈起在学校里的日子,每每至此,心里总会如一阵春风拂过,柔柔地,暖暖地!

2004年的春天是我进入大学第一个春天。坐冷板凳,吃凉饭菜,上早自习,十年苦读,一脚迈入大学的校门,那些旧日一切的苦涩都觉得终有所值,呼吸着大学校园里自由的空气,心情如花绽放。上课之余,恋爱的小火苗,在我们这些少男少女的心中呼呼燃烧。看着宿舍内的兄弟们一个个脱单,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砰砰跳动的小心脏。

小花是个普通的姑娘,扎着马尾辫,声音轻柔,笑起来甜美中带着一丝腼腆,正如她的名字笑靥如花。毫无恋爱经验的我,开始时只是暗暗的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每当进入教室都会不自觉地搜索她的位置,看到了便会心安,看不到便觉失落,甚或莫名的发急。放学后会在楼梯上静静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拐过墙角,远远注视,不敢靠近。

后来再请了宿舍的哥们一顿大餐之后,取来真经。我学会了制造一些同她“偶然”接触的机会,最常用的就是借她的课堂笔记,一般男生不大习惯记笔记,所以这个理由堂而皇之的成了接触女孩子最恰当的理由,有借就有还,这样就可以至少有两次说话的机会,一回生两回熟,就可以成为熟人了,那时候真是窃喜自己的聪明。

“不怀好心”的我在经过了几次接触之后,对这个姑娘更加喜欢得不得了。终于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弟兄们的鼓动之下,我决定向她表白。大家都在教室里静静地上自习。我坐在小花的后面。手里拿着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其实眼睛和心里一直都没在上面。两只眼睛不时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悄无声息走掉。心里则计划着怎么表白,说什么话,人家要是拒绝咱该咋弄?脑仁里的念头飞过来飞过去,心脏也跟着时快时慢,时有节奏时无节奏的乱蹦。煎熬!绝对是一种煎熬!

在我自己跟自己无声地战斗了两个多小时后。小花收拾好东西,静静地走出教室,我迅速起身跟了出去,在一楼楼梯上追上了小花。然后就上演了现在看来让人笑掉大牙的桥段!

我拦住小花,忐忐忑忑语无伦次地对她说:“小花,过去——我曾经错过——错过一个人,现在不想再错过了,我要说——我——喜欢你!”在蒙圈的状态下,我说出了琢磨了好久的表白。小花则在我这种盲目的突然表白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就急急地拒绝了我的表白!匆匆而去。留下一脸木讷的我,停在楼梯上,我的第一次表白就这样以失败告终。当时的自己的确笨得很,追女孩子可不是这样追的。

这场傻的可爱的表白让我冷静了很多,接下来的日子归于平静。上课之余,我闲来写点小文章,在朋友的影响下有时写几首小诗,也当了一回文艺青年。周末会相约好友骑着单车在洛阳大街小巷来回晃悠,渴了灌一瓶矿泉水,饿了来一大碗刀削面。有时候我也步行,走在老城青石板的大街上,店家旗幌子在三月的春风中翻飞,闭上眼睛,心里仿佛能够听到唐朝店家小二吆喝的声音:“客官,您楼上请——”……

因为在一个班里,和小花平常会不期地碰个照面。开始的时候,总觉得尴尬,只是点头致意,我便会匆匆溜走。后来也就习以为常,多见不怪,不再因为之前的事觉得难为情,反而倍感亲切,有时候还会开几句玩笑,但是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们绝口不提。对于小花的爱恋我则是让她们默默藏在心底。

不知不觉间和小花竟然越走越近,有时还相约在一起吃饭,至于如何走到这一步,着实记不太清。或许是因为她觉得我这个孩子还算憨厚吧!晚睡之前我俩也会发几条短信。有一次小花说:“她饿了!”我问她:“想吃什么?”她说:“如果来根烤肠那是再好不过了!”在她看来一句玩笑的话。我则迅速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窜出来,穿衣,蹬鞋,下楼,推车,疾驰,一气呵成,像个训练有素的士兵,等我打电话让她出来把依然烫手的烤肠递到她手里时,小花一汪清水似得眼睛看着我,里面是满满的不可思议,还有浓浓的感动!

2006年的春天,大学生活已经过半。我们平时功课安排的很是紧张,还要准备撰写毕业论文。不过我俩也会忙里偷闲,出去逛逛。我骑着单车,小花坐在后面。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老城。洛阳老城是个去不够,看不够的地方。巍巍地青砖城墙,坚硬光滑的青石板路,还有护城河畔新芽初现的垂柳,来来往往的行人,行走期间舒适自然。城门洞里,春日的夕阳投射进来,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我们一路说说笑笑,走走停停。

走累了,说累了!就去丹尼斯量贩下面的德克士(现在不知道还在否),干净整洁,很不错的休息之处。去前台要一份冰激凌,结果报价是两块,我狐疑,新城区家乐福店明明是一块钱,连锁店不应该都一样吗?我看了看价目表,的确是两块,服务生解释说只有家乐福店是一块,其他门店都是两块,我俩无语。从店里退出来,不是舍不得多花一块钱,而是觉得有点被欺骗的感觉。

我们互相对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意思,反正时间尚早,那就去新城区的家乐福店,去吃那一块的特价冰激凌。青春啊!就是这样,不必去想值不值得,只要随心就好!

马路上橘黄色的路灯蜿蜒着伸向远方,来往的车辆灯光汇织成一个光的世界,路旁高大的法梧桐枝丫上的嫩叶散发出娇嫩新鲜的味道,随着缕缕春风,飘荡到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落在我们的单车上,停留在小花的发梢,滑到我的鼻尖,偷偷跑到我们的肚子里,嫩嫩的,甜甜的,香香的。

窗外人来人去,我俩坐在德克士家乐福店卡座里,棕色木质桌面一人面前摆着一杯一块钱的冰激凌,用塑料制的黄色小勺舒心的一口一口放入嘴里,歆享着杯中的甜美。

简单,快乐,甜蜜的日子总是太匆匆,初见时微笑的涟漪还未荡尽,别离时的伤感已悄悄的临近,2007年的7月,我们毕业,我与小花从此天各一方。那几日,云很厚,直压的人有点透不过气,雨很多,似乎正和了那漫天阴雨迷雾的弦,让人的心潮湿的渗出水来。

一阵微风透过窗纱,钻进屋里来,在我的脸上打着滚,笑着,闹着,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远在他乡的小花,愿你天天美眷如花,春光灿烂。

治疗癫痫疾病要花多少的钱?陕西癫痫治疗哪里好西安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比较好癫痫病发作的时候尖叫正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