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民(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我的儿时的朋友民,听同乡说,在三年前故去了。听说是酒醉阴死的,又听说是夫妻关系不好喝酒死的。

好多次听到同学去世的消息,感觉到默然,有的甚至于不记得人,也不记得什么样子了,在各种方式的提醒下才印合在一具模糊的形象上。

我安静地听着同乡讲着他的事,他的死,他的家,他的点滴,这个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再见过的朋友,在这二十年还时常会想起的人,消失在有形的世界了,只有我记忆中的影子依然发散的活鲜的味道。

我与民同年,是我家的邻居,是工人子弟,个子大大的,很憨,跟他母亲一样,印象中是河南来的。

她母亲生了十一个孩子,一个一个长的象黑碳球,他应该是排行第十了,多少年我也没有完全分的开他们家那一窝的排次。

“你笨蛋!”有次他对我吼了,因为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问到了他们家老大与老三,老二与老五,哪个是哪个,哪个比哪个大了,终于他不耐了,他小视我,把这么简单和问题一直弄不明白,我不服地反驳:你家大的那几个,全跟黑人一样,又都长得矮矮的,我怎么能分的清?

他终于大怒,一边挽衣服一边逼向我。我也终于畏惧了,退缩了,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下子长高了许多,象萝卜一样拔高了,并且力气也大的惊人,往往喜欢把我抓起,倒提着问明白一个问题,直到我回答的清清楚楚才肯放手!

他是家里男人里面最小的,可却是个子最大的一个了,有一米八几的个子,我惊奇地他的高,与他前面一个一个哥的低。他长得高,也白,当然白是与他哥比较得来的,与其他人放一起,一点都不起色。他前面的哥名叫黑蛋,黑而壮实着,高我几级,跑的好快好快,在学校运动会上,会跑到第二名的前面好多好多,然后,坐在跑道上等,非常另类的酷!

由于孩子好多,多到分不清哪个是哪个,所以家里好穷,他叫民,民的爸爸是铁路工人,个好小,民的母亲是家庭妇女,养育着她二年生一个分毫不差的十一个孩子,民的母亲身子高高的,脸也长长的,跟我的母亲很要好,母亲经常把地里匀下来的菜分一些给民的母亲,留一些我们吃,一些喂了猪。

我们两家,隔着矮矮的院,母亲在院子经常高着嗓子喊:“民妈妈,民妈妈,有点菜!”

民的母亲便应着声从旧而干净的玻璃窗口一看,然后从门里出来,在矮墙那头把母亲递过去的背篓接了去。倒了菜,又递了过来,跟母亲说说话,就各自给孩子做饭去了。

因为,这种菜我们是少吃的,就问母亲为什么给了民妈妈,母亲说:“民家里没地,人多,经常饿肚子,就要送些菜过去的,不然民会饿坏了的,我也感觉母亲说的在理。”

民不喜欢读书,喜欢与我一起玩,喊一声就过了院墙,直到听到他母亲扯着嗓喊“民,吃饭了!”才又翻过院墙去了。

与民一起读书一直分在一个班一直上到五年级,经常地在一起旷课,到渭河游水。直到上了初中时分开。

那个时候的孩子玩具很少,几乎都是自制的兵器,杀伤力也最大,受着爱国思想的教育,战争片是最多的了,捉特务,尤其是女特务,非常喜欢看,现实中的孩子也模仿着电影中的进行着自己的战争。

战争总会流血的,结果民就流了血,光荣了一回。

那次,照例分成敌对双方,照例是用小石子作战争的武器,在短墙巷道中激战,灵活地躲避着敌方射来的石子弹,哈着腰急进占据有利地形,石子满天飞,会落到院子里去,惹得大人们大声叫骂,然后一窝蜂地溜之大吉。

感觉到大人的威胁消失了,又开始了战斗,民因为个大体高中了弹,他在探头观察敌情时中了飞弹,哇的一声大叫,血便顺着额头流了下来,眼泪血水混杂了一脸,当大家终于找到了元凶时,便敌我二队合一,架着民到那个孩子家去了,流血在那时的孩子心目中是重大的事。

民终于在那家里受了优待,大人把一把白花花的砂糖撒到了民的伤口上,糖吸收了血,止住了血,民便飞快的跑,其他人便在后边追,民个大, 甩掉了其他人,便等了我,于是民便蹲下了身。

“民!血太多了,把糖都弄糊了,没有干净的了。”

“把边上干净的慢慢扣下来!”民不耐烦地说,我小心地把民头上没沾到血的糖慢慢抠到手里“你跑的太快了,都震掉了!”

“废话!不跑快还有我俩吃的?”我想也是!

我慢慢坐下来,与民靠着墙坐下,分给民一点白糖,展开手心,用另一支手的食指吮了点口水,小心地把糖一粒一粒送到嘴里,甜甜的味道便满嘴流开了。

“那次焕头破时,糖多!”我说,焕是我另一个伙伴,有次也破了头,也被那家大人撒了白糖的。民便细心地吮着手指上的糖。可能经常这样,大人不喜欢撒了!

少糖的日子里,受伤也是一件有收获的事。

与民有着一样的童年,一样的快乐,一样的故事。现在民去了,故事也不会重复,如同一叶落叶,圆满了自己的行程,飘在我的脑际间,一点一点。

民后来接了班,后来听说在一个铁路线上的道班里工作。我去上了大学,从此便没有音信,有的只是听说,这次听说后,就是永远了。人生便是这样,眼前的慢慢逝去,远方的便在听说中消失掉了,从而把一个忘记留在一个人的脑海中,最终也会随草风化了。

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羊癫疯淮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治疗癫痫什么药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