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春韵】都市抒怀之巧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外国文学

环保!

这一年我在的这座城市实行了禁煤,从住户到小吃店、餐馆、到大酒店都必须在这一年里完成煤改气、煤改电的工作。而原来卖煤球的和卖煤块的厂商、贩夫都远远地被挡在了这座城市的边缘。煤球没有卖了,这年冬天我再也没看到弓着身子拉车、推车的小班夫妻。

原来的煤炉子换成了电暖炉,一个冬季下来,花费在用电上的费用让人有些承受不了。但这是创建环保城市、卫生城市的硬性规定,人们在高喊着支持环保的同时,对于经济收入不高的家庭来说,那种无奈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过不烧煤也有不烧煤的好处,不允许烧煤后,这座城市的空气质量总体来说确实好了许多。首先是一上街就能闻到的,充斥在大街小巷,呛人的硫磺味没有了,冬季雾茫茫的天空也变得清透了许多。虽然这座城市一到冬季仍旧像过去一样被云层笼罩着,可那云层已经很高很高,不再让人感觉压抑和喘不过气来。就个人的感觉来说,原来一到冬季就咳嗽不断的我,在使用了电暖炉后,我的咳嗽缓和了许多,原来一到冬天就闷闷的脑壳,如今也清爽了许多。烧煤炉的时候,家里的家具上总是铺满灰尘,使用电暖炉后,我再不为每天的打扫卫生而烦恼,余下来的时间,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因为有这样多的好处,所以我对改用电、改用天然气都是极愿意的,当然我也希望我们这座南方的城市也像北方的城市一样,冬季能多少有一点取暖的补贴那就更好了。

不准烧煤了,卖煤的没有了生意,这让我为小班夫妇惋惜,为他们的出路担心。我曾经跑到他们原来做煤球的煤场去找过他们,可那里如今已经是一片商品房的建筑工地,原来居住在那里的人们都不知道搬到哪儿去了。想找个人问问也不能,我很失望,也好替他们担忧。

这几年我在的这个城市,合着全省搞旅游开发的脚步,到处都兴起了旅游热。传统古镇被挖掘出来,特色小镇更如雨后春笋;自然的青山绿水比比皆是,处处不同。泡温泉、游乡村、逛古镇,人们的休息日变得丰富多彩;自驾游、家庭游成了城市人们构建和睦家庭的最好选择,而密如蛛网的高速公路促成了人们出游的愿望,让出游变成说走就走的普通事。

处身在这样的旅游热环境中,我不想置身其中都不能。这个星期友人约着去看油菜花,下个星期亲家叫去爬山玩古镇,再一个星期邻家的车有空位叫着去泡温泉吃农家饭,于是我这闲人到了周末反而变得忙了。忙于出行,忙于游玩,这日子也因此过得有滋有味,快乐无比。

这一天天气晴好,亲家约着去黔东南的榕江古镇玩,看着这湛蓝的天空,我欣然答应下来。榕江县到贵阳两百多公里,没高速路的时候,那路途就遥远了,自己开车,一天也不一定能到达。如今有了高速,一天多的路程缩短到只需要两个多小时。时间的缩短让人们有了更大的空间,原来想到榕江看古老榕树,是件不可想象的是事情,如今却变得平常稀松。可以说现在在贵州旅行,那是太容易不过的事。早上起来或萌发奇想:“走、到榕江玩去。”、“到剑河玩去。”只要一个电话,一个邀约,人们就可以马上上路,不需要提前准备,也不需要更多的考虑。早上出门,吃了酸汤鱼,黔农小鸡,烤香羊、再游玩一下当地的山水,照几张相片,下午就又回到贵阳。这样的游玩简直和出门买东西一样简单,一样容易。

榕江是黔东南州的一个小县城,是少数民族聚集地。这里有苗族、侗族、水族、瑶族;有三宝千户侗寨、宰荡侗族大歌、七十二寨侗乡;有侗族最大的鼓楼建筑群;有现在还保留完好的古时建府时修建的府衙衙门,后来成为红军长征时的红七军军部的地址,如今已经是红色旅游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有历史悠久的古榕树群;而如今已经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项目并名扬海外的侗族大歌就出至这里。在榕江县玩的地方还真多,那天我们参观了苗王庙,听了天籁之音的宰荡侗族大歌,玩了月亮山。一路走来六七个小时,肚子早就饿了,就在忠诚镇随便找了一家装修得还可以的一家餐馆坐了下来,一是休息一下已经酸软的脚,另外就想随便吃点东西把肚子填饱。刚坐下,饭店的服务生就送上茶水来,他把我们几人面前的水杯都加满茶水后,就老盯着我看。

我奇怪了说:“你看啥?”

他面带迟疑的说:“你是贵阳市的李叔吧?”

我奇了怪了,在黔东南州,我就没一个熟人。具体到黔东南州的这个小县城的一个小镇上,我更不可能认识谁。

于是反问道:“你谁啊?怎么会知道我姓李。”

他笑了说:“真是你啊,李叔,我小班啊。”

我惊得一下站起来说:“原来卖煤球的小班?”

小班激动的说:“是啊,我就是原来给你送过煤球的小班啊。”

“真是你啊!”我也高兴了,一把抓住他的双手从上往下地把他看了个仔仔细细。

如今的小班哪还有过去肮脏的样子,脸胖了,手也白净了,一身鲜亮的侗族服侍,一眼自信的目光,让我哪敢相信这就是原来在贵阳送煤球的小班哦。

小班也好高兴,拉着我的手不放,还一面向厨房里高喊:“老婆出来啊,快出来啊,你看看谁来了。”

随着小班的叫声,小班的媳妇疑惑地走了出来,她看了一会就认出了我,便快步走上前来高兴地说:“是李叔啊,怎么就这样巧呢?”

我说:“是啊,好巧啊,榕江这样大,怎么就碰上了呢?”

的确,榕江有三千三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如此大的面积,找一个人真如大海捞针,能遇上,我想是缘份吧。

现在的小班媳妇也同小班一样,白白嫩嫩,侗族的服侍一穿,侗族女人的美丽就展现了出来。

我调笑地说:“看不出来啊,原来还真的是个美女呢!”

小班的老婆害羞地笑着说:“都老了,哪还有美女哦!”她说着就转身向厨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你们聊着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我说:“谢了!”

小班说:“你能来我家,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谢什么啊?见外。”

亲家一旁插嘴说:“你们认识?”

我说:“是啊,这就是过去我给你说过的一到冬季就给我送煤球的小班。”

我这样说着就拉着小班坐到身边,关心地说道:“我还为你们担心呢?没想到你们现在过得这样好。”

小班说:“那段时间我们是真的愁坏了,不能卖煤球,我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上工地吧,我又害怕老板拖欠工资,当背篼吧,老婆拖着两个孩子,我一个人的收入也无法维持。正当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原来寨子里的乡亲传话来说,凯里有了新政策,鼓励农民工回乡发展创业,搞旅游,搞农家乐,还每家每户支持十万元的创业基金。我心想哪有这样的好事,除非天上落豆饼。但当时我们在贵阳的确也没发展的空间,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回来了。”

我说:“现在政策好,国家政策都倾斜农村,又加上贵州是扶贫的重点,黔东南又是旅游开发的重点,这政策应该是真的吧。”

小班说:“是啊,政府对我们少数民族太好了。我刚回来的时候,看着原来的破家烂屋,我愁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谁知,才到家几天,扶贫工作队的干部就找来了,当他们了解了我家的情况后,就很快地批给了我们十万元的创业基金,还建议说我们家当街,可以开饭馆搞农家乐,我听了好高兴,就用那十万元翻修了我家的老屋,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样子,虽然不豪华,现在日子也过得挺轻松的。”

我说:“那不要紧,等有了钱,再重新装修过嘛。”

小班笑着说:“真要赚钱了,我就建个新房,比现在的还要好才行。”

我说:“好啊,到时候我一定来给你道贺。”

我们说笑着,小班的老婆也把炒好的菜抬上来了,一大钵的酸汤鱼,一大盘的辣子鸡,还有好几盘的蔬菜时鲜。

看着这满桌香喷喷,色味俱香的美食,我开玩笑地说:“小班,你是要宰我们啊,这样多的菜,我们几个人哪吃得完啊。”

小班听了,涨红着脸说:“你说什么呢,你是贵客,我那会要你们的钱啊,这是我和老婆请你们吃的,一分钱不要。”

一旁的亲家插嘴说:“那可不行,我们怎么能白吃你们的呢?”

我也说:“是啊,你们做生意也不易,我们白吃白喝的,多不好意思啊。”

小班说:“李叔,你这样说就见外了,请多了我们是请不起,可这一顿,我们还是请的起的,你就放心吃吧。”

小班老婆也过来高兴地说:“李叔,你不知道,这两年我们也挣了三四万呢,不差你们这一顿。”

我惊讶地说:“真的啊,那太好了。”

亲家也说:“这几年发展旅游,来玩的人多,他们只要勤快,只要吃得苦,找这点钱不难。”

小班说:“是啊,我们乡下人别的不会,吃苦那可是祖辈传下来的。”

他这样一说,我们全笑了,大家坐了下来围在一起就高高兴兴地吃起来,一顿饭下来,肚子填饱了,疲劳也消失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和亲家一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虽然小班说是请客,可我们还是拿出钱来准备付给小班,可他说死都不收,我也只好领这情了。

回家的路上,我感慨地说:“真想不到。”

癫痫发作的病因有什么癫痫怎么用药治疗药物治疗癫痫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