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珠江之源 风光无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文化资讯
破坏: 阅读:2570发表时间:2015-08-19 19:36:16

河北儿童癫痫好治吗.com/iconograph1/2015-08-17/eb97db15d3ea1b678041070ad43224c7.jpg" alt="【菊韵】珠江之源 风光无限(散文)" class="chatu" /> 曲靖在云南是除省会昆明之外的第二大城市,其不仅历史灿烂,人才辈出,而且自然风光十分秀丽。我来曲靖多次,心情正如当年诗圣杜甫游白帝城相同,正所谓“十上白帝城,一上一回新”。在这一篇中,我信马由缰,让身心在美不胜收的曲靖大地上自由遨游,并把所见所闻写在一起,从而与读者一起审美,一起陶醉。
   ——题记
  
   畅游珠江源
  
   我国长江、黄河的源头都在青藏高原,而第三大水系的源头,便在沈阳癫痫病快速治疗药云南的曲靖。因此,曲靖的文化、旅游等刊物皆以“珠江源”命名。
  
   我们刚一到达目的地,“珠江源”三个大字便赫然映入眼帘。
   水很多,但并没有波涛汹涌的气势。水面很平静,通过一座桥,可以直抵珠江源的水潭边上。
   相传珠江源有三个地方:贵州省一处,湖南省一处,曲靖市一处。但经过专家多年考察,最终确定:曲靖这儿才是珠江正源。
   这儿,不仅是无数山泉从幽洞中喷涌而出,形成一潭清水,而且还是一个非常优美的有山有林有花的公园。
   在我们参观时,就有不少游客,正在自由自在游览、拍照。
   这儿建有三星级旅游宾馆,随便打听,就知道客人有贵州来的、有湖北来的,甚至还有老外——有越南来的客人。
   这正应了珠江源示意大楼内那句孔老夫子的名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这儿平时年轻人来的最多,因为谈恋爱也好,结婚也好,都讲究“良好的开端,是幸福之源。”所以,年轻人最爱到这儿拍照留念,来为终身幸福作证。
   在我们的谈笑之中,果然有一对年轻人在选景拍照。我们上前询问再三,他们才羞答答地将实情相告:
   ——原来,他们是大学同学,一个分在了广西,一个分在了曲靖,相恋数年,终于在昨天领了结婚证书,此刻是专门来这儿拍照,让珠江源作证,他们新的生活开始了!
  
   大海草山上的冥想
  
   在记忆的词库里,关于草的记载,恐怕就是诗经里的《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笔者比较喜欢这诗词的意境。
   闭上眼遐想,两千年之前的那个仲春的早晨,郊野里,嫩绿的春草缀满露珠,枝叶蔓延,绿成一片,一个少年在芳草茵茵的旷野里邂逅了一个美丽的女子。
   笔者总觉得这样的相遇有别于艳遇,用艳遇这个词,这是俗了去了。这样的相遇,真是触目惊心。一瞬间,鲜花开遍,爱情如落英缤纷,一片一片的落下。
   诗经里的爱情是,大多至纯至善到令人目酸,《野有蔓草》的风格,真的就似原野中随风摇曳的野草一样清新自然。
   一直喜爱那个不染纤尘的田野,这首诗让笔者回到了儿时那些关于田野的记忆。想必在野有蔓草的时候,阡陌之上,也是野花绚烂之时了,花是自然的那种,朴素而恬淡,不落尘俗。拂过阡陌,袭上心头,心情是诗意的那种,优雅而散淡,不惹尘埃。
   或许就是对草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缘吧,当朋友邀我们去会泽大海草山走走的时候,我们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尽管,以前已经去过。
   会泽大海草山偎依于乌蒙山之巅,海拔在2570至4017米之间,具有乌蒙山磅礴之大气,20万亩草山风光绮丽,景色迷人,四季景致各异。
   春天,大海草山像一块铺满碎金的地毯;夏天,牧草青青,羊群如云,山花相映;秋天,景色层次分明,溪流动静相宜;冬天,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
   在市委副秘书长许尚鸿陪同下这次上山运气很好,天气特别的晴朗,白云朵朵,天蓝得纯粹,蓝得透明,蓝得渗出青色来。
   从环山公路蜿蜒而上登顶,大海草山便展现在眼前。草甸地势平缓,山峦连绵起伏,广阔而又坦荡,博大而又柔美,苍茫而又深厚,空寂而又充满生机。草甸、小溪、蓝天、白云、羊群,构成了一幅优美迷人的图画。
   整个草场道路有近十公里,这是让人流连的,无论是从车窗外或是前方看出去,一切都是让人忍不住想停车驻足。
   我们来到一处有蒙古包的地方,下车之后,一群人各自散开,朝着喜欢的地方自去了。
   许尚鸿说:走,爬山去。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开始爬草山金字塔,从山脚望去,这草山金字塔像一个三角形的金字塔建筑,我们仰起头,看山顶上的三角形顶端高耸入云,高山仰止,我们还在犹豫能否爬上去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开始攀登了,来不及细想了,随着大家的脚步,赶快跟了上去。
   静静的坐下来看,远处星星点点的是数不尽的羊群,极目所处,小溪如带,泉水清澈,绿草茵茵,在蓝天、白云和点点羊群映衬下,草山愈显清、幽、雅、洁,静坐于山腰,白云擦肩而过,徐徐山风吹来,轻抚着脸颊,俨然融入仙境。
   这时的草山,俨然是一位媚眼如丝的女子,温柔而多情,美得让人心惊肉跳,美得让人窒息。
   笔者掏出手机,给最好的朋友发了一条短信:蓝天、白云、草地、牛羊,阳光、微风、清流、牧场,我们在大海草山,天地与我同在,万物与我共生。
   此时此刻,风和日暖,芳草青青,身心不由得轻爽而浪漫,如庄子在做逍遥之游。野有蔓草,心有情愫。
   笔者心头一动。云在天,月在水,头发舞在风中。
   好想就在这片湛蓝的天空下,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天上有白云在飘荡,身边的绿草地上开着美丽妖娆的花朵,蜜蜂和青海哪里医院看癫痫最好蝴蝶儿在翩翩起舞,空气中有着相知相惜的味道。
   于是一些心事在光影中摇曳,如果能有一份情,能够穿越千年,从幽幽的远古到现在,如果能有一个人执一把古意的木梳,在这片草山上,把我们的头发从青丝梳到白发,与李白相比,那该是怎样的浪漫与温馨……
  
   美哉多依河
  
   我常常想象自己被一个布依少女用水枪击中,常常想象她忘情的喷射。在多依河边,如果还有歌声使我朝一个山坡走去,那一天,就该是我的节日。
   我们游览了令人陶醉的多依河。
   这儿清水如白练。
   ——多依河——布依族少女绚丽的名字。
   这儿,水车悠悠转。
   ——多依河——彝族少女悠远的思恋。
   这儿,潭宽波浪美。
   ——多依河——傣族少女泼水节的激情。
   ……
   笔者从鲁布革这个汉语意为“不知道”的村庄开始,进入了多依河那些水的造物——这是竹林,尖梢伸向蓝天,在最高处又弯朝大地,炊烟从叶隙间升起:这是菠萝,充满甜汁的手雷,多依河水的味道。
   这是覆盆子,粉红的乳头;这是失去年代的神树,多依河水直立的造型;这是空气般透明的阳光,多依河流动的气息。与平地结合,多依河在它的沿岸诞生了一个个美丽的村庄,它们的名字都像鲁布革一样,如果译为汉语,听起来疏远而陌生。
   我们看见一个少女此时正在赶集,湿润的皮肤似乎用水敷着。她的衣服是蓝色的,她的饰物是银质的,她的眼神是清纯的。
   她的特征正是多依河的特征,或许她的名字就叫“多依”,水色对应着蓝,水光对应着银,清纯则对应着一眼看见底的水的澄净。她望着我们一行外来的人,像高更作品中的塔希提少女,胸前托着水果,向我走来。
   走来了,这河神的使者,让我们得把“买”作为一个借口,说声“买水果行吗?”以便多看她一眼!虽然我们知道,沿河而下,这样的少女在任何一处都可能出现。
   果然就出现了,在多依河上游,老水车正在重复着多个世纪以来的水声,这时她绾着刚刚洗过的头发,从浅滩升出河埂。她怔住了,因为看见了汗流浃背的我们。在老水车缓缓翻动的岁月中,我们也许是多依河边最为可笑的男子。她因此而笑,掩着口,侧着身,头发散落了,像水花滚到胸前,又弹回去,然后才舒展开。
   她笑,像一头牝鹿笑一个空手的猎人,她的天真和羞涩让我们狼狈不堪。这时,我们大家只敢看看她在多依河面的投影,待她消失了,才互相看看,皆都笑起来了。
   怆惶的一瞬,永恒的一瞬呀!美让笔者原形毕露,美让笔者在数日数月以后,仍然为多依河做梦。
   在北京的家中,梦见笔者斜卧在一棵大树的弯上,看多依河像沿着石阶撒开的罗裙,裙边缀着宝石般飞溅的水珠:梦见笔者走在颤悠悠的木桥上,多依河轻声细语,我们的脚步不由自主就放慢一些:梦见我们在丛林中迷路,多依河的清凉从闷热中劈开,引我们出去……
   似乎一切都在非现实之中,当笔者在下游的三江口停住,望着多依河与黄泥河的清水江交织在一起,并且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时候,多依河似乎才是真实的,才是笔者在这个秋日的旅程。
   这时候,少女已成为一个集体,与她们的牛群一起在一块草坪上,被大树的荫凉庇护着,正要加入她们的这一个,在多依河行将消失的那个石口子,提起裤管,看着最后的多依河水,一闪就到了她们中间,到了那不属于笔者的,只能远望的生活中间。
   而那洁白的小腿,过水时掀起的红润的脚跟,那芭蕾般的上岸,带着轻灵的水声,使笔者在很多夜晚把多依河经过的地方,当作一个能够抵达的乌托邦。
  
   雾雨民风
  
   在罗平,我们听着宋祖英演唱的《请到罗平来》的优美歌曲,细雾雨之中,欣赏风景。
   青黛的峰峦,愈远愈淡,在天际,淡成一抹灰蓝,与同样灰蓝的天色融在一起。近景是茫茫烟江,似乎有人在水底生炊,水面,一只小船如鱼。眼前是如扇打开的鳞鳞波纹。
   又见雾雨,这时你在一叶窗子后面,望罗平山水。或者,在一本精美的画册之中。
   城也被雾雨笼罩,鸽子低声叫着。阳台上有人侍立,街边是伞,静静地走着。水泥地泛起了黑光,木门半开,柜台上有人瞌睡。这时候少女的肌肤在湿润,在白,在嫩。一个老者在拐弯处停住,他的举止,似乎是在楼群中倾听蛙鸣。
   车子一眨眼便驶出了视线,美女一愣神便没了背影。你以为这是雾的缘故,谁知才收起伞,这一个激灵,迎面扑来了细密的凉意,摸摸头发,摸摸衣裤,已经湿了,突然才意识到是雨,雾雨。
   田野神秘了,神秘得更加开阔,开阔得让你想不到边。你听见公鸡打鸣了,我们才知道近处有座村庄。你看见蓑衣走近了,才知道近处有沟渠。你听见孩子叫娘了,才知道地里有母亲。你看见男人脸红了,才知道油菜花里藏着爱情。陷进泥里才知道大地湿了,扶着犁耙才知道土已松软,摸着眼睑才知道泪雨难分,唱着歌才感到胸中柔软而深沉。
   雾是可触的雨,雨是可见的雾。
   雾雨之中,想想:谁会从身后,不知不觉就挽住了你?
   罗平有一种著名的苞谷酒,产于老厂,故名老厂酒。酒的历史大概深远,在县城,常能见到李逵般粗圆的黑瓮,用稻草编就的塞子封着。打酒的人手肘子倚着柜台,把身子支起,脑袋鸭子般探进去,看老板“砰”一声闷响,开了瓮,就倒抽着气,吸那股酒香。分辨了一阵,似乎还不能断定真假,索性就要上一斛,用鼻闻,用唇抿,或干脆来上几口,才眉头大展,连称几声“好酒”。老板暗自好笑:“莫不是为了贪吃几口吧?天天来打,还不知个真假!”
   酒浓香。香得开胃,浓得头晕。却纯,透着地道的苞谷味。如果恰逢一群好友,唯一的念头是喝,然后不知不觉中,就醉。
   罗平人劝酒也是一绝。在酒桌上,不知不觉之间,会有劝酒的姑娘或小伙子上来,唱着甜美的《祝酒歌》,非让客人喝下酒去方才罢休。否则,他们就一首接一首地唱,直唱到日落月出,或者月落日出。
   在罗平喝酒,酒量大小无所谓,但得有股子敢于喝醉的气垫着。因为既然坐下来,就肯定有三个以上的酒杯排开,其中一个是朋友,其他的或迟或早,也都要成为朋友。
   罗平的九龙瀑布,是个美得令人陶醉的地方。
   从地平线远远望去,紫气飞舞的东方,仿佛游动着白色的龙,一共九条,一条比一条秀丽。而如雷的巨响,要是把人带入雷电交加的大梦之中——当你猛吸一口气,打一个冷战,才可以将思路重新拉回到现实里来。
   这是瀑布叠成的九条龙。
   这是梦与醒交汇的地方。
  
   凤凰谷的召唤
  
   凤凰谷是生命图腾之所在,从平原进入峡谷,仿佛到了生命之初的遥远年代——老子的无极年代——两座对开的大山,就像女人仰卧于天地之间,正张开那玄牝之门。
   笔者为之大为震撼,身边想起老子之言:
  
   玄牝之门,
   是谓天地之根。
   绵绵若存,
   用之不勤……
  
   进入玄牝之门我不由在想:
   每个人都会眷恋着亲情温暖的家,眷恋着尘世中看似幸福的天地,但在现代文明和物质利益充盈的时代冲击和洗礼下,是否都会扪心追寻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精神家园?回家,回家,一种原始、朴素而久远的情感萦绕心间,是回望,是期待,更是一份浓浓的灵魂眷恋,难怪有人会说:“回家,已成为这个世纪的一种普遍情绪。”

共 697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