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哑巴死了人还活着(赏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虽然我的书架上至今还没有谢志强先生的书,但我很喜欢读谢先生的文章,尤其是小说,从报刊上,从网络里,我读了不少他的作品。因为他的每一篇小说,你读起来都像一位老人在小心翼翼地拨一盏油灯,渐渐地屋子亮了,人的心也亮了。总能给人以某中深刻的启示,总能给人以某种深刻的思考。他这篇一千三百余字的小小说《哑巴补鞋匠》就是这样。

读罢小说《哑巴补鞋匠》,飞出我脑海的第一个概念是:哑巴死了人还活着。为什么会这样?思考之后有其二:小说塑造的人物,哑巴补鞋匠这个人物真正塑造成了;小说的主题思想凭借着这个人物的性格刻画,使小说的主题思想光芒四射,又内涵深刻。

谢先生没有在小说中直接刻画主人公,而是从侧面一些看是不经意的现象折射出主人公的性格和主人公应有的思想品格。

侧面一:“我与妻”瓷婚纪念日那天,“我”想起了哑巴补鞋匠,二十年了呀,怎么还会想起一个普普通通的哑巴补鞋匠?除了是“二十年前,我骑车差点儿撞了从胡同里匆匆走出来的一位姑娘,她一躲,脚踏在翘起的石板上,蹩断了鞋后跟儿。我扶着她去街边的补鞋店。补鞋匠是个哑巴。他放下手中的鞋,先补了她的鞋。”“于是,鞋为媒,姑娘就成了我的妻子。”这个以外,还有一个不经意的原因:“鞋跟儿补得很牢,后来鞋帮旧了,鞋跟儿还坚定不移地跟着皮鞋。”短短二十个字符,把哑巴补鞋匠技术的娴熟,做生意重质量的品格跃然眼前。采用“想起”,侧面写哑巴补鞋匠。

侧面二:“妻子两手拎满了大小塑料袋”的“二十周年大庆”菜,“我”却建议去看望“红娘”哑巴补鞋匠。然而,当我们到的时候,“哑巴补鞋匠已去世半年了”,“院子里的居民纷纷问:你是哑巴修鞋匠的亲戚吧?总算有了,我们以为他没亲没故呢,来了好。”又是短短四十二个字符,却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自然而然的想象空间。其一,哑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自然有爹娘亲戚;其二,那么这么些年这些亲戚都哪里去了?为什么要离开他?其三,哑巴补鞋匠的技术不是非常好吗,应该生活的不错呀,应该有亲戚在他周围呀?采用“听到”,侧面写哑巴补鞋匠。

侧面三:当把哑巴补鞋匠的屋门打开,“一股皮鞋的气味涌出来,我不由退出来。”“一屋的皮鞋呀!堆满了半间屋,到达了墙裙。倒是摞得整齐。”几十年中,哑巴补鞋匠修补了这么多皮鞋,虽然“现在谁还补鞋?鞋坏了就扔,跟潮流还跟不及呢。”可他还坚守着做生意人的质量诚信规则,把修好的皮鞋“摞得整齐,”等待客户来取。这就为第二个侧面描写中的答案,找到了顺其自然的想象空间。其一,正是因为这么多没人要的修补好的皮鞋,是哑巴补鞋匠的经济失去了来源之水;其二,正是因为哑巴补鞋匠坚守着做生意人的质量诚信规则,他的经济没有来源,只好吃老本为人修补皮鞋,日子不可长算,他一个普普通通的残疾小老百姓哪里有那么多的老本呀;其三,亲戚躲着他,避着他,老死不相往来,视乎也就自然而然了。采用“看到”,侧面写哑巴补鞋匠。

侧面四:“妻子说:这么多鞋,他咋睡觉呢?邻居说:他就睡鞋子中间,那张板床。我说:鞋都修好了,没人来取过?邻居说:都懒得来取。哑巴白辛苦,一双双补好了,看,还贴着人名。妻子说:他的妻子呢?邻居说:跟了他没几天,鞋的臭气就把女人熏跑了。”通过这段对话表白,其一,哑巴补鞋匠所处的环境更加明朗;其二,哑巴补鞋匠做生意细心认真的形象,栩栩如生;其三,哑巴补鞋匠因为坚守着这样一个生意原则,爱情生活的悲欢离合故事读者能够想象到。采用“对话表白”,侧面写哑巴补鞋匠。

层层递进,如针拨灯。但由于小小说的艺术要求,作者在期间还大量(也是适度)采用了“留白”的手法,是小说刻画的人物性格魅力和思想张力的内涵和外延都更加深厚,品读起来也就更加有滋有味。

谢先生这篇小说名字就叫《哑巴补鞋匠》,可这个第一主人公始终没有出现在读者面前,可作者通过四个侧面的描写或者叫表白,哑巴补鞋匠分明已经活生生地站在读者面前:他技术娴熟的为人修补着皮鞋;他修补皮鞋时那种认真细致的样儿;他经济的拮据,亲戚朋友远远躲着他的那种情景;他经济的拮据,妻子不愿跟着他受穷闻臭,吵闹纷争后远去的样子;春去夏来,秋去冬至,每天晚上他都睡在四面墙壁“摞得整齐”,“鞋子中间,那张板床”,有个头痛脑热也无人问津。

另外,也是更重要的是:通过对这样一个极其普通的残疾小老百姓的人物刻画,彰显出来的主题思想光辉,令人敬佩,令人感叹,令人惋惜,令人深思。有些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看明白,有些根本不是能用千言万语就能讲清楚。但读者确实能意会到,只是言说不了罢了。这就是一位小说评论家时默在他的《漫话小说的主题》一文里说的“小说是艺术,含蓄、婉转、曲折,就是它展现艺术魅力的花衣裳。适当的含蓄婉转,就像美人披了朦胧纱,欲现却隐,娇羞半露,方能勾起读者寻味、追求的热望。但朦胧含蓄却也不是摆迷魂阵,曲折婉转中,主题的轮廓、思想的脉路,却一定是清晰可循的。”

徐宗义先生在他的《故事与小说,故事语言与小说语言种种》一文中这样说道:“什么是故事?什么是小说?什么是故事语言?什么是小说语言?我的感觉是,一个流线型,一个形象化,一个直白,一个含蓄,一个用事件吸引人,一个用人物牵动读者,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你读了一篇小说,掩卷之后,只记得故事,那说明这篇小说失败了,如果过一天你还记得人物,那说明这小说成功了。”

虽然哑巴补鞋匠在整篇小说中没有与读者直接接触,但他确实已经在读者面前晃来晃去;虽然哑巴补鞋匠已经死了,可他那种做生意人的那种执着可贵的思想,却活在读者心中。

佳木斯哪家医院能有效治疗癫痫?癫痫病好治疗吗郑州好的医院是哪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