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凋零的花朵(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玄幻奇幻

红颜弹指间,刹那芳华。清明将至,又想起了你们,我亲爱的姐妹,你们是过早凋零的花朵……

一、小荷,凋零于大漠

提及清明,不由地想起了小荷。那个如花一般美丽的女子,过早地夭折在大漠深处。

周末收拾屋子,翻出在青城求学时小荷在人民公园的留影,那时的她个头高挑、模样俊俏。我们在一个宿舍,小荷长我三岁,是我们的宿舍长。她个子很高,身体结实,特别勤快,喜欢跑步、打球,当我们还赖在被窝里时,她已早早起床,活动在操场之上。在我们起床之时,她大汗淋漓地拿着球拍回来,风风火火地穿梭于洗漱间和宿舍之间,边洗脸边哼着歌。

小荷的头发一直很长,泛着诱人的黄色,平时习惯于扎成一条光滑的辫子垂在脑后,我们曾戏言她是“小芳”。临近毕业那年,一直保守朴实的她突然将头发烫了,俨然一个时髦的都市女郎。一个姐妹的哥哥来宿舍串门,看上了她,要与她处朋友。我们不怀好意地劝她:“你就假装和他处朋友,让他经常带点好吃的来,我们也能跟着沾沾光呀!”小荷急得满脸通红,说:“这事儿哪有假装的嘛,哪能随便让人家男孩花钱!”

小荷对我们这些妹妹特别照顾,因为个子高,她经常扎到人堆里帮我们打饭。我们在人群外等着,她转瞬不见了人影,一会便见她手里高举着饭盒大声喊着:“快来接啊,再递进来一个,一会油烧茄子就没了!”油烧茄子,当时是既便宜又比较好吃的菜,对于我们这些从农村来的孩子来说,能吃上这个菜就特别满足了。因为小荷,我们的生活多滋多味。她像是一团火,燃烧着自己,也温暖着我们。

毕业后,小荷回到了家乡阿拉善盟。开始还通过几封信,她曾给我寄来两张精美的明信片。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失了音信。只是隐约听同学说,她的毕业分配不太顺利,身体也没有从前好了。

直到2006年,同学们在青城聚会,班长说,小荷打来电话,说她父亲病重,来不了了。阿盟来的同学说,小荷在一个工商所工作,已经结婚了,孩子一岁了。我们给她打电话,她说,她特别想我们,可是实在是脱不开身,语气里满是遗憾。

后来,我们便在QQ里相遇了,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她说阿盟的环境比较恶劣,到处是沙漠,父亲又身患绝症,危在旦夕。我安慰她:“生活就是这样,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人生无常,保重身体!”随后她发来一个大大的金黄色的笑脸,我说:“对,这才是真正的小荷,健康而快乐的小荷!”我们相约,有机会一定要见一面。不曾想,这次聊天竟然是永别。

那年国庆节刚过,二连的同学突然来电话说,小荷一家回乡去上坟,半路上出了车祸,一家人全部遇难,包括小荷仅有两岁的孩子……

小荷,这个刚过三十岁的如花女孩,就这样凋零于大漠之中。我常常对着那个不再闪亮的QQ头像怔怔发呆,眼前便浮现出她的笑脸,灿烂美丽,一如当年……

二、彩虹,殒落在天涯

已经记不清是如何认识你的,好像是通过三哥,又好像是通过老猛。只记得某天在百姓故事群里,同样出生内蒙的你我肆无忌惮地说了半天家乡话,倾刻间便熟稔得如同姐妹。

后来,你便亲切地唤我“两姨”,我们开始在博里相互走动。

博客照片中,你总是理着干练的短发。你的文字一如你的为人,个性鲜明,干净利落,又不乏诙谐幽默。你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是这样一个女人,个头不高因此称不上苗条,五官端正,体态匀称,这样的评判还是恰如其分。总喜欢把头发剪得短短,让奔跑的身影没有一丝牵挂。我没穿过高跟,没戴过首饰。我天真烂漫地度过了童年,青春无悔地走过少年,似懂非懂地、不懂装懂地、懵懵懂懂地恋爱结婚,失败的婚姻打磨了我,坚强了我,剥夺了我,成全了我。……就这样,素面朝天地飘了许多年,我行我素地疯了若干年,敢爱敢恨是我的个性,特立独行是我的作风。英雄无悔是我的气魄,破斧沉舟是我的信心。我嘴不饶人心却包容,拼命赚钱却没把钱当成命。凡事光明磊落不善娇柔掩饰。有时似乎有点虚荣,却也是小小刺猬的聪明,保护自己无害于他人。”

于是我更加喜欢你,喜欢你直来直去的脾气,欣赏你爱憎分明的性格,佩服你敢闯敢拼的气魄。你频频给我留下温暖鼓励的话语。就在今年的6月10日,你一口气在我博里留了7条评,最后一条是:“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你是美丽与智慧的化身,浪迹天涯,放牧云端,是你的座右铭,你一直行走在追求自由与梦想的路上。

生于同一片土地,这让我们不由得惺惺相惜。有一回你留言,主动要我的尺码想邮寄衣服给我,被我婉言谢绝了,那时我才隐隐得知,你好像做的是服装生意。你远赴他乡,在遥远的海南闯出了自己的新天地。背井离乡的你也一定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吧?否则你怎么会给自己取名风雨彩虹,博客最初的背景音乐也是田震的歌:“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这首歌,应该是你生活的真实写照吧?但是,你让我看到的只是你的阳光与乐观、豁达与包容,你的身上有着巴盟女人特有的执着与热情,又有着我等所不具备的坚强与能干。

有一天当我写到回娘家写到父母的土炕时,你留言:“羡慕你啊,有父母健在,有娘家可以回,不像我想回来家也没有理由。”

我回复你:“两姨,如果哪天回来了,俺娘的土炕你随意上!”你呵呵地笑着,言语中透着苍凉。那一刻,我知道,你想家了;那一刻,我忽然间明白了,你为何在群里那么爱听我讲家乡话。纵然漂泊在天之涯海之角,故乡依旧是你挥之不去的情结。

你有着坚定的信仰,这是我十分敬佩的。我始终认为,美好的人生应该是有信仰的,它深化了生命的内涵,净化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不至于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迷失,而始终能够保持自我。你信奉的是上帝,你的最后一篇博文是《成了》,成了,多么意味深长,多么耐人寻味,它代表的是一种胜利、一种结束、一种圆满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如水滴说的那样,姐姐,你也成了。你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他人。

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突然离去。得知这一消息时,恰是寒冷的午夜,屋外正飘着今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泪,簌然落下,心痛得无法呼吸。我们曾无限憧憬海南相见,成了此生无法实现的约会。生活,再一次露出残忍的一面,将我们脆弱的心生生地撒裂了。那一刻,我开始怪自己对网络的疏离,怨自己对你的疏忽大意。

罢了,罢了,终是成了蚀骨的遗憾。花开花落,生离死别,悲欢似尘沙,得失如草芥。此时,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你是天使,终究要飞回到上帝身边。无论此岸彼岸,你都是那道最美丽的彩虹,永远镶嵌在我们的心间……”

哈尔滨哪里看癫痫病作用更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怎样确诊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