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他们居然同时梦到在坟地哭泣的人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5-6 分类:玄幻奇幻

季然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因为年纪相仿加上两家的父母也经常走动所以我们的关系非常好。直到我们全家搬到了北京因为路途遥远的关系来往的次数才少了一些,但还是会时长会和我聊天询问有没有新鲜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照旧在码字他打来电话寒暄了几句忽然紧张的问我:“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

我有些惊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就这样沉默了十几秒我只能告诉他;“信就有!不信就没有!”他若有所思的答应了一声。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按照我的经验来说有人一再追问鬼神是否存在可能就是遇到麻烦了。

他沉吟了一下说:“不知道怎么的这段时间我们家的状态都不好,整天做噩梦不说深夜老是能听见屋里有脚步声而且是特别沉的那种。”

“你们都会梦到什么?”我问。

“很乱的梦!不过我们三个都梦到过一片荒坟里面有一棵枯死的树一个穿着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绿色军装,脚上一双黄胶鞋,头发很乱背对着我。在哪呜呜的哭,开始我是死活也不敢过去可是后来就有些好奇壮着胆子走过去,那人猛地回过头我就被吓醒了,那人脸上的肉都已经干枯了张着大嘴露出黄色的牙....”

听到这我心里开始有些紧张了,因为这个梦肯定不是偶然的。

“后来呢?”我追着问。

“后来我爸觉得可能是祖宗托梦就回老家上坟去了,回来的时候我爸说上坟时候点燃的香烧成奇怪的两短一长。”

“两短一长?”我很惊讶。

“对啊!有啥不好吗?”他十分好奇。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家祖坟肯定出问题了。”我非常肯定的说。

“这不太可能吧!我家祖坟可是专门请人看过的是不错的风水宝地呢!”季然有些怀疑。

“绝对没有错!你们家族最近是不是有人去世了?”我问。

“有一个!你怎么知道的?”他越发好奇了。

“你家祖坟的风水是特意调整过的,现在阴人乖张入梦肯定是最近被动过,你家一向与人为善排除有人破坏的原因就只有一点最近你家中有人去世归葬祖坟才出问题的。”我耐心的给他解释。

“一个月前我堂叔去世了,肝癌死的今年才52。可是他下葬的时候也请了很出名的风水先生呀!”季然疑惑不解。

“在你叔叔安葬以后呢?是不是动过什么?”我问。

“啊..那个....”他有些吞吞吐吐。

“到这个时候了还隐瞒什么,你还真盼着出事吗?”我有些生气了。

他见我语气突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啥光彩的事所以....,我堂叔是个老光棍没娶过媳妇按照我们那里的习俗是不能归葬祖坟的,所以我爸和几个长辈商量了一下就给他搭了骨桥。”

“搭骨桥,合阴婚?”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怎么还玩这种把戏?难怪你们会搅得阴人不宁阳人不安的。”我气急败坏的说。

“谁给你们操持的?选在哪一天哪一个时辰?”我拿出笔准备记一下。

“没人操持啊,就是从一个专门倒腾骨骸的人那里买来就放进去了,你知道这事不能大张旗鼓的所以我爸和几个本家叔叔伯伯半夜放进坟地的,听说那具尸体都成白骨了。”他告诉我说。

说实话听他说完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他爸和那些亲戚一起扔进太平洋去,因为我天津癫痫医院哪家安全已经气的无话可说了。

“好!很好!你现在哪也别去就在家等我!”挂了电话我简单收拾了一下驱车赶往河北。下午三点左右我到了他家,他父母都去上班还没回来就剩他一个人在家。

他还心大的要拉着我去喝酒被我骂了一顿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我耐着性子和他说:

“这合阴婚在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三国时曹操就给自己夭折的小儿子曹冲配过阴婚,后来阴婚习俗逐渐衰落但是在明清两朝又开始死灰复燃,到了民国已经形成了固有的模式,家中男子或女子早夭未能婚嫁家人担心他们在九泉剑河县治疗儿童癫痫哪里正规下不安就特意给他们选择合适的亡故之人婚配。有些是刚死以后的尸体,还有一些是遗骨或者照片。负责牵线搭桥的人被称为鬼媒人,双方勘合两人的生辰八字然后选择合适的日期一般都是选在晚上午夜时分,迎亲的人都是单数所有器物也遵循这个规矩,单鼓,单号,单唢呐,在娶亲的一方家中大摆宴席可是只能是凉菜不能出现热菜,贴的喜字也必须是白色的。双方用照片的方式拜堂成亲,随后送进坟地有的开棺并骨,还有的是一坟双棺。最后在坟前点燃三炷香如果香能顺利烧完就表示双方满意阴婚礼成。”

季然听我说完惊讶的嘴里可以塞进个鸡蛋了。

“那我们家那次是不是有些简单了?”他问我。

“你们以为这合阴婚是农村买猪吗?看好大小胖瘦付钱买回来然后扔进猪圈就行了。你们一不合八字,二不查日期,这合阴婚必然牵动家族风水可是你们居然不问青红皂白擅自开棺不出事才怪。这些先不说更重要的事我怀疑......”我欲言又止。

“怀疑什么?”季然问。

“我怀疑你们弄来的骨骸根本不是女人的!”我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

“啊!你别开玩笑了,那人可是专门做这个生意的哪能弄错呢!不能!不可能的!”他矢口否认。

“呵呵!你知不知道男人的骨头和女人的骨头是有区别的。说的直接点男人的颅骨多数比较大,其次是髋骨女人因为涉及到生产的问题所以骨盆比男人要大很多,这是最简单的比较。你们可真是天才啊!别人合阴婚都是一男一女,你们愣是给一个老光棍找了另外一个老光棍要他们拜把子吗?”我喝了口茶说慢悠悠的说。

“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们该怎么办?”他有些贵阳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急了。

我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对他说:“合阴婚的讲究比我说的还要复杂,比如倘若双方有一个是横死的那么就绝不能合阴婚,强行合并必然坏了风水气运轻的家宅不安疾病缠身,重的时候子孙绝嗣后代死光也不是不可能的!你们家合阴婚过去一个月了只是单纯的托梦和阴魂闹宅所以对方肯定不是横死的这一点可以放心。”

“那怎么办?”季然焦急的问。

正在这个时候季然的父母回来了,看到我来了很惊讶也很开心。不过还没等我们寒暄完季然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我们的话,快速的把我之前说的复述了一遍。季然的母亲听得目瞪口呆。他的父亲只是表情凝重的抽着烟,半天才说了一句;“今天老家来电话上次参与合阴婚的几个人都出事了,有的半夜回家掉进了路边的下水道,有的骑摩托摔断了胳膊,还有一个吃饭的时候天花板掉下来砸成了脑震荡。现在想想就我目前还没啥事。”

季然的父亲这话一出震撼力是很大的,剩下的母子俩赶快问我怎么办。

我说:“破解起来不是很难,但是你们必须要知道那具尸体的原籍在哪?尽快送回去安葬。因为人死后三魂中天魂归天;地魂轮回;人魂守墓接受子孙祭祀供养。那个搭骨桥的人说不准是从哪偷来的尸骨卖给了你们,尸骨被强行松原市治癫痫病的医院哪最好安葬他的人魂也就流落异乡必然会找你们的麻烦。”

季然的父亲迅速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应该是那个搭骨桥的贩子。把他臭骂一顿责怪他用男人的尸骨来骗自己。那人在电话里面唯唯诺诺道歉说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还说要免费换一具尸骨来。

季然的父亲说:“我的钱你不用退了,但是明天你必须去我老家一次把那具尸骨送回去不然我就报警抓你。”不待对方回答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开车去往季然的老家,那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来到坟地我四下看看确实很不错,背靠青山玉带环绕葬在这里必然可以福荫后人。在诸多的坟墓中有一个很新的坟肯定是季然的堂叔了,按照我的要求他们在每一座坟前都上香祭扫,然后用公鸡血淋在坟头最后挖坟开棺。

果不其然从硕大的颅骨上就可以看出这根不是女人的遗骨,不知道那天是夜黑风高看不清还是那哥几个根本没看才搞出这样一起乌龙事件。。

尸骨被取出后我拿出一道安魂符点燃口中念诵:“天地清明,本无自心,涵虚尘寂;百朴归真,,离合聚散,情缘归盏,我似菩提,纵化归心。抑制邪魔,复我真魂。吾奉太上救苦天尊敕令”期盼能安抚死者的灵魂。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搭骨桥的人才姗姗来迟,看到大家都在这于是挨个陪着笑脸递烟。季然几个本家兄弟想揍他一顿被季然的父亲拦住了,对他说;“事情闹成这样我也不追究了,钱你也不用退但是这个尸骨你必须给送回去。”

那人点头哈腰的答应着,还是从兜里拿出一叠钱估计有几千块吧。堆笑着说:“这次没能让大家满意钱是不能收的可是我还要把尸骨送回去,所以我给您退回一半吧!算是我的一点歉意。”说完也不管季然的父亲是不是愿意就硬塞了过去。

随后抱起那个骨坛装进随身的麻袋里面一溜烟的跑掉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面包车,我对季然说:“这个人怕是活不成了?”

“为啥啊?”季然很吃惊的问。

“你没看到他刚才胳膊上的东西吗?那是尸斑!他一定是遇到鬼扒皮了。”我摇摇头说。

“鬼扒皮?”季然很好奇。

“对!死的时候全身皮肤脱落死状很凄惨。”我继续说。

“为什么会这样?”季然悄悄的问。

“辱尸者必受剥皮之刑!”我看着远处的车缓缓的说。

一切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后来听说公安局破获一起盗窃尸体案,在嫌疑人的住所发现很多尸骨。但是那个嫌疑人已经死去多日了,死状很惨很多人看过后吐得一塌糊涂。天道从不欺良善,生死难说不轮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