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故乡,故乡(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景散文

第一次听到费翔先生演唱那首经典老歌《故乡的云》时,当时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醉了,醉了”。不仅仅因为他长的帅,他优美劲酷的台风和舒缓悠扬的旋律如此匹配,忧郁传神的声线和歌词大意完美融合,干净且清纯的音质和思乡的醇厚甘美深情款款如水涌动,我的思绪就像水上涟漪,一圈一圈被荡开。能让我们共同魂牵梦绕,同时不能自抑的乡情乡音,是骨子里无法剔除的精髓。

故乡的泥土有种浓烈的芬芳,故乡的月色有着如水光华,故乡的小路弯弯曲曲走不到尽头,故乡的山水如泪水般真切味浓。往前再推我们大多数人的故乡都在乡村,乡村是我们熟悉的歌,乡村歌曲以其朴实自然的唱法,富有深意的音乐征服了无数敏感的心灵。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劳斯威尔的约翰.丹佛,也同样以一曲《乡村小路,带我回家》让人心醉神迷,挤进了乡村音乐排行榜并轰动一时。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让人着迷的东西背后,一定有着普世皆知的深刻与共鸣。那就是故乡的风故乡的云,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最能为我们抹去游子心中伤痛,让我们找到心灵真正的归宿。

家乡何以拥有如此神奇的魔力,被音乐点燃,就能释放出令人千肠百结的乡愁乡韵。人,绝对是环境的产物。我们出生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生命的根。故乡是我们的人生初见,老乡和亲人是我们的人生启蒙师。我们的起心动念从这里出发,我们的规矩准则从这里起步,这里是我们最原始的自己。先入为主的恩赐,几乎定格了大多数人的命运前途,加上基因遗传,我们后天能改变的几乎是微乎其微。尤其是人到中年,听到那种“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收音机使我想起远方的家,开车驶过公路,心中有种感觉,昨天,昨天,我早该回到家中。”不由得让人对自己的内心和人生做再一次深度寻访,我们究竟要什么?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和值得珍惜的?

故乡是我们的底蕴,亲人是我们的底气。同样的事实从家乡传来,要比在外面听到更让人容易相信;同样的成绩,在家乡人看来比外面人看来更为珍贵。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故乡是上天给我们每个人的礼物,无论美丑穷富我们无从选择。任我们无论怎么样排斥挣扎,她都如母亲一般,始终深情地观望着我们的点点滴滴。我是从去年九月份开始,重拾秃笔准备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中摸爬滚打。首先收到的第一缕曙光,就在我们家乡扶风作家群,老师们不厌其烦编辑我的小作,给我机会和鼓励;其次就是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同窗把我散见在各种网络杂志上的文章打包给我,并且真情鼓励我那一点点并不灿烂的萤火之光;前两天,有位发小通过我的文章找到我,在录音中听到他儿子抑扬顿挫的朗读我的作品,我的内心真正被触动了。现在网络发达,高手如林,能有谁像亲人和故乡一样这么在乎我们?心中有一种神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感油然而发,我不是在给自己写作,我也不是一个人在孤身前行。强大的故乡在身后,默默地注视着我,激励着我。

有多少人,曾经豪情万丈背着背包悲壮出发,在走投无路混不下去了,听到人群中熟悉的乡音而潸然泪下;有多少人,因为熟悉的家乡脸,心生亲切怜悯面对伤害了痴心不改;又有多少人,就因为同在家乡人开的餐馆饭店里一起用过餐,而成为终生的亲密挚友;也有多少人仅仅因为和故乡一衣带水,交往沟通乐此不疲。家乡是未来的故乡,故乡是过去或者祖先们曾经居住的家乡。有家的地方,才有家乡;有家人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乡;有爱和思念的地方,才能美其名曰家乡。

再次回到《故乡的云》和《乡村小路,带我回家》,回到帅气的费翔和约翰丹弗,就像回到我们柔软的内心。我突然就想到了一句特别豪迈的词“八千里路云和月”,果不其然就搜到一本关于饱含新疆情怀的书。内容介绍中就有“大漠戈壁流沙走石孤烟,黄土高原劲风浮尘漫天,江南水乡温润明媚柔婉......”这样富有故乡情结的句子。故乡是一首诗,一曲唱不完的歌,一本本写也写不尽的书和文字,故乡最合适配乐歌朗诵,能让每个人从内心里产生共鸣。

著名的《垓下之围》,讲的就是公元五年,项羽的军队在垓下安营扎寨,士兵越来越少,粮食也没得吃了,刘邦的汉军和韩信的军队又层层紧逼包抄而来。就在寂静的夜晚听到汉军的四周都在唱着楚地的歌谣,项羽大惊失色地说:“汉军把楚地都占领了吗?不然,汉军中的楚人这么多呢?”这就是四面楚歌的典故,告诉人们民歌和童谣都是一种故乡的音符,另一种乡音。就像秦腔豫剧昆曲一样,不是任何人都能真情演绎的。正是这些具有地方特色的产品和文化,铸成了生活的丰富多彩和五彩斑斓。语言文化深受地方特点的限制和包容,成了上帝恩赐给人们最后一道屏障。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千里不同情。就出自《燕子春秋.问上》中的“百里而异习,千里而殊俗。”

说到故乡,就是有地域和历史人文特色的地方。有南方和北方之分,却无高下优劣之别;有东南沿海和西北内陆之别,却无高贵低廉之差。有一种人,出门时要用小瓶子装上故乡的水,用纸包上一抔泥土,随身系带放在安全的地方,这也许久是传说中的“故土难离”。往深里想,故乡是一种情结,一种精神保佑。“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说的就是吴承恩的《西游记》第十二回中:三藏不敢不受。接了酒方要饮,只见太宗低头,将御指拾一撮尘土,弹入酒中。三藏不解其意,太宗笑道:“御弟啊,这一去,到西天,几时可回?”三藏道:“只在三年,径回上国。”太宗道:“日久年深,山遥路远,御弟颗进此酒。”三藏方悟捻土之意,复谢恩饮尽,辞谢出关而去。儿童文学作家弗兰克?鲍姆的《绿野仙踪》中,也有这样的提示:“住在美丽的他乡,总不如住在自己的家里。因为没有别的地方,比得上自己的家乡好。”威布朗说:“人们听到的最美的声音来自母亲,来自家乡,来自天堂。”李白杜甫白居易对于故乡的描写,就更加委婉含蓄,深情给力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安得如鸟有羽翅,托身白云还故乡。”等等

于丹曾经说过,30岁以前的我们是向外的,30岁以后我们就会慢慢往回收了。故乡的山水养育了我们,故乡的风云牵动着我们敏感的神经,我们需要不断成长,我们的脚步就会越走越远,我们的神经就会越扯越疼。以前在大学宿舍里聊天,听到有些地方的人很恋家,就会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呵呵。好男儿志在四方,鸿鹄不能卧在自家的屋檐下安渡一生。我曾无数次问过前行中的自己,自己的心力够否、脑力够否、体力够否?好像只有有所作为的人才配衣锦还乡,才配得到上帝的祝福,才配高唱思乡的心曲。我还没有考上大学时,母亲就想托人给我找份工作,说是“藏人”而已,似乎不隐藏起来就会丢人现眼,恨不得快快打发走才满意。她老人家断然不能想象:“在天堂般的西佛吉尼亚,有蓝岭山脉夏南多阿河,那儿生灵悠远,比树木更年长,比群山更年轻,如清风伴成长。乡村小路,带我回家,那儿是我的归宿。”到如今才悟到,歌中的描述才是人们的中年心曲。

有位事业有成的老乡,为了让母亲老年在城里享几天清福,就把母亲接去和自己同住。一个农村老太太,住不惯城里火柴盒子似的房屋,楼上楼下进出很不方便,更要命的就是儿子孝敬老人的席梦思和毫无质感的空调。儿子拗不过母亲要回家的请求,硬是在高档社区的公寓里,给母亲盘上了土炕。其实,这位赤子就是为了满足一种叫思乡的情怀,而老太太舍不下的就是乡韵情节。两块钱一把的青菜,空调里吹出的丝丝凉气仿佛就是人民币在随风而逝,那些过季就扔的衣服,满柜子的鞋帽都和自己大半辈子简朴节省的生活之风大相径庭。无奈,还是拆了土炕,回到了故乡。那些活色生香的小院子,老人才找到了自己和阔别的自在。老乡自己也在自家的小院里,找回了久别重逢的自己。

有时候农村演社火踩高跷,我们有时候看起来很高挑妖娆,截断下面的支撑,也许会很接地气,但是年轻时不免少了精彩。那一段稳稳地支撑,就是我们背后的家乡。意大利剧作家哥尔多尼认为:没有离开过故乡的人充满了偏见。可见游子们对家乡的赤子之心,才是理性客观的。我无数次地抬头看天空,鹰击长空只在荒山野岭,鸽哨齐鸣就在院落上空,清风明月海上生,咫尺天涯共此时。没有一点点距离的故乡,很难审视出最深的区别。“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离开家乡,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家乡格外亲切深情。

“老北京”、“大西安”、“姑苏”等等,不仅仅是一种地理位置,更是一种历史和文化的符号。君不见:大街上金碧辉煌的金字招牌中,只要带有“老北京”字号的商品,我们就会多看几眼;日化和机器产品中的“上海制造”,总让我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赖感;什么“藏药”“清真食品”,我们总有一种冥冥中的神秘感和信仰信念参杂在药品食品中;习大大就职以来,我们陕西人尤其骄傲,尽管我们绝对没有沾亲带故之嫌。北上广深,几乎成了奋斗者的前沿阵地,其他城市心照不宣地被划在了二线城市。这就是理论上地域之别情感里的故乡,让我们深感无奈,有感觉真实亲切的伤痛和喜悦。

看街上流行什么,我们就能读出精明的商业深蕴。打着情感特色的商品广告,最能触动人们的购买欲望。“喝了西凤酒,喜事天天有。”、“自古蓝田出美玉”、“户县农民画---中国人自己的画。”“要是不想考鸭蛋,就要吃扬州咸鸭蛋。”“玉溪美景传天下,世外桃源不及它”、“两汉三国,最美汉中”等等都是在打着家乡的旗号,一石二鸟倾情推销。

是啊!故乡就是一种深情的爱,绵长的情。是割不断,理还乱的一种乡愁乡韵。个中滋味,愿君细细品味。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望断天涯的乡村小路,请带我貌不惊人地回家。

受到惊吓、眼睛上翻是癫痫症状吗郑州哪的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长春去专业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怎么治能够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