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梧桐】最后一页书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小说作家
泥瓦匠的儿子倪清每天早上八点之前,必须背着书包匆匆赶往学校。路过废品站总会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儿坐在土地上,用树枝或瓦砾在画写着什么。   好奇的倪清想要看个究竟,但又害怕迟到。周末就特意早早入睡,等待下一个周一的黎明。和往常一样,只是提前了一个小时起床,仍旧是背起自己的黄色小书包急急忙忙走出了家门。   经过废品站时,小男孩儿依旧在那里写写画画。他凑近一看,原来是在认真学写字。兴奋的倪清热情地问道:   “你想读书啊?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费理,你呢?”小男孩儿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倪清。   “哦,还真是有点儿费力。我叫倪清。”   “你错了,不是骑三轮车费力的那个力,是清理废品,把废纸理一理的那个理。”   “哦,那我的名字就是把泥巴和稀汤了像清水一样的那个清。你爸妈呢?他们怎么不送你上学啊?”倪清好奇地问道。   “他们还在后面清理昨天收回来的废品,让我在前边照看家门和拖货的三轮车。爸爸说上学没用,还不如跟他学习做生意。还说你们上学了,长出个子来还是要出去学泥巴匠的,这泥巴匠读书不读书都是一样学,没什么区别。”   “谁说上学没用?我觉得上学挺好的啊!再说,我长大了不一定非要学泥巴匠啊。”小小的倪清对费理的话语很是一本正经。 怎么治疗青少年羊癫疯  “爸爸说了,你上学是因为你爸常年在外打工,家里没人看管,所以花几个钱送到学校让老师带。”费理用他爸爸的理由解释给倪清听。   “哦,你真幸福,有爸爸在家照管真好。那你爸说读书没用,你为什么还要学写字?”倪清还是将自己一直路过此地的疑问提了出来。   “我觉得写字很好,至少可以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   “那你想不想上学?”   “爸爸不让,说上学了,就没人帮他看三轮车。”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啊!”   “可是我没课本。”   “我有办法。每天早上这会儿我就过来教你。”   说完,倪清蹦蹦跳跳地去学校了。费理一会儿后也随父亲骑着三轮车到学校门口去收清洁工或是教师家属们的废品,这是他们每天的惯例。收的废品主要是些旧报纸书刊纸屑纸盒或是旧衣物酱油啤酒矿泉水瓶子之类的物品,还从未见过有收到课本的。因为小学生都是酷爱自己书本的,更不至于因一根冰激凌而将它们卖掉,这样回家也是要挨骂的。   在学校门口,保安是不会让三轮车和机动车进到院子里面去,更不用说是收废品的三轮车。费理的爸爸只得自己提着麻袋到校园后面的住宅区去收集家属们的旧物,然后将其用人力扛回到校门口的三轮车上。这期间都是费理在院门口四川那家羊癫疯医院最好看守三轮车,而他并不是一直坐在车上,常常下到地上来,站到铁制校门最下面的一道横梁上,双手抓紧竖直的钢管,将整个小脸庞卡在铁闸门的缝隙之间,两眼直直地注视着校园内的一切。那里的花花草草、篮球架、上下滑梯以及足球场,仿佛也是他的玩伴,童年也是在此度过,只是教室里缺了一套属于他的课桌。   自倪清答应了给费理讲课,在课堂上就特别认真地听老师讲解,听清每一句话,并牢牢地记在心里。原本就很聪明的他,只是平时对学习不上心,所以很少被人认为是好学生。而今,他的认真,让大家都刮目相看。这进入老师的眼帘,赞许在心。学生们更愿意和他交往,探讨学习,私底下做好朋友。然而,这些他都不放在心上,坦然处之,因为他心里只想着另一个失落的小伙伴费理,所以放学后要早早回家温习当天的功课并做好明天的预习。   早晨,他还是提早一个小时起床,如期来到约定的地点,其实费理一直都在那里。他很认真地将昨天老师讲授的课题再复述一次给费理听。两个小伙伴都很认真,很快费理就能同步于倪清。开心地交流学习,童稚无邪的笑容自是最美的童真,但是短暂的一个小时还是无法让费理将课本上所有的知识快速牢记在心里。于是,倪清想了想,毅然地将这页书纸撕了下来递给费理,并说:   “我已经将它全部记在心上了,你抽空就温习并将其牢记。学校今天上的课,我明天再撕给你。”   说完倪清就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地去学校了。而费理也差不多要随父亲一起前往学校继续收废品。但如今他不再趴在校门上张望里面的花花草草,只是稳稳地坐在车上,低头仔细盯着倪清所给的那一页书纸。只是有时下车,随地捡起一块瓦砾便在土地上练习书写纸页上的字迹。   等父亲扛着收集回来的满满麻袋后,准备启程回家,他才开始放下手中的书济南治癫痫好的医院页,那时离学校放学还是有一段时间。此时已被被父亲发现他手中的纸张,并命令他将其装进麻袋,同时还教他在收废品时,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值钱的碎片。机灵的费理连忙对父亲说道:   “我见这纸张平整干净,特意挑选出来给爸爸记账用的。”   “哦,是吗?孺子可教,果然继承了我的血统,有做生意的头脑。”父亲夸赞了费理,这才保全了被倪清撕下来的这一张书页。   第二天倪清给费理讲课后,又撕扯下一张书页。递给费理的时候,费理却愣了一会儿,没马上接过它,只是轻轻地问道:   “这个我还要还给你吗?”   “不用,我已经将重点记在笔记本上了。”   “哦,知道了。”费理眼前一亮,好像明白了更多,消散了心中的疑团,找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   一连半年过去了,费理的父亲看着厚厚的账本,这都是费理用针线将其慢慢串联起来的。而他,关心的不是费理的用心,只是惦记着上面的数字,是增、还是减,也该盘点了。这年底将近,倪清的父亲也从北方回来了,正在准备年关时节的腊货,更是希望一切都能够除旧迎新,期待来年的风调雨顺。而倪清也开始忙碌看笔记,复习之前所学,准备这学期的期末考试,半年下来也总该有一个汇报的结果。只有费理无所事事,整天就盼着和倪清相处的那一个小时,大概他铭记的是一份友谊,珍惜的是一种帮助。   知道倪清正为没有课本复习而焦头烂额时,便主动拉着他的手,跑到倪清家的后墙处。让他看看自己为其早做的准备,倪清看到满满一整堵墙的字迹,激动不已。他兴奋地跳着、叫着,并问:   “这是你写上去的吗?什么时候写的,我怎么不知道,怎么不早告诉我?”一连串的疑问脱口而出,像连珠炮一样让费理应接不暇。   “是的。因为我们每次收工都比你们放学早,所以回来后我就将一天所学东西用瓦砾全部记录了下来,供你复习所用。”费理正说着,倪清就冲了上来将其抱起,举得高高的。当他们看到后面的时候,发现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像是被清水冲洗过,只留下了瓦砾刻下的痕迹,没有残留的粉尘,倪清连连摇头为其感到惋惜。聪明的费理并不为此而伤心,他凭着自己的记忆慢慢地背诵出来给倪清听。边背边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见解,进行交流,共同探讨,俩人更是皆大欢喜。   而在学校课堂上,大家都在积极备考复习,只有倪清老是盯着笔记看。这让老师很是惊讶,便问为什么不把课本拿出来通篇复习?被问到的倪清只得将剩下最后一页封底的课本拿了出来,这让老师更为吃惊,怎么你的课本就只剩下最后一层封底皮了?倪清不语,无疾而终。   回到家,倪清见父亲担水去屋后,便觉大事不好,跟着来到后墙边上。果然所有的字迹正在被父亲清洗,他立即阻止父亲说道:   “爸爸,可不可以先不要清洗?”   “为什么?我还要把它粉刷一遍呢!听隔壁邻居们讲每天下午都有一个小男孩儿跑过来,在我们家后墙上乱写乱画,搞得这满墙都是泥巴,像个什么样子。”   “不是,那是我的课本。我正在复习,要不你先洗那头儿,因为昨天我已经看过。等我今天把这端看完了,你再清洗吧。”倪清祈求着父亲,更让爸爸对其不能理解:   “你的课本怎么跑到这上面来了?那你赶紧看,完了我好重新刷一遍,翻个新后好过年。”   倪清在父亲的催促下,拼命地将费理写下的文字一字不落的通读了一遍,并强行记忆。反复几次下来,基本能够烂熟于心。第二天依然提前一个小时到费理家的废品站与其交流,探讨一下书本里两个人的不同理解和学习心得。   几个星期后,墙刷白了,考试也结束了。按照学校惯例,还是会在岁末安排学生们的表彰大会以及学校半年来面向社会家长的工作汇报。   这天,所有的学生及家长都来到了学校。费理和他的父亲也如同平常一样来学校继续收废品,但他们根本不关心校园里喇叭在讲述什么,因为学校的会议跟他们毫无关系。   大会期间,首先是校领导们的一番致辞,紧接着便是宣布学校期末考试优秀成绩人的名单,让所有师生及家长诧异的是今年全校第一名的人叫倪清。这让他自己也感到异常的惊愕,平生第一次荣获如此高的奖项。全校第一,哪怕是全班第一,他之前都从未拿过。这突如其来的成绩让他愕然,更让其父亲为之震惊,似乎一切都还没准备好,手足无措,心脏更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这样事实,难以承受如此重负。其他家长也是一片哗然,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名字现如今却独居榜首。纷纷要求其家长上台讲述他教子心得和指导方法,这让从来没见过如此场面的农民工有些胆怯,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说话更是吞吞吐吐。   最让人不解的是连他的老师都突然站起来提问。因为在他眼里,平时不见这孩子多么用功和聪明,怎么期末考试就有如此骄人的成绩?让他大惑不解,也想借着这表彰大会向家长请教及借鉴一下育子心得,便问:   “倪清爸爸,你好。我是他的任课老师,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感到很奇怪。别人家孩子的课本都是家长督促着记笔记并且写得满满的,而你们家倪清的书本不仅没有写字,而且读到学期最后只剩下封底一张皮了?请问下,这是什么样的学习方法?是不是你们自己探寻的一套独特的学习方式?方便给大家分享一下吗?谢谢。”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娃开窍了,我们家的祖坟发热了吧!我可从来还没翻过他的课本,你们也知道,俺就是一个农民工,自己也没上过几天学,认识的字儿还没他现在认识的多呢!不过,有一件事儿,可以告诉大家,我从北方打工回来,发现自家的后墙上写满了一堵墙的文字,这个不会就是他的课本,所谓的学习方法吧?”   “哦,原来是这样。这种学习方法,也确实够特别的!”   “不,墙上的字不是我写的。”倪清迫不及待站了出来并走上主席台向大家解释道。趴在铁闸门上的费理见倪清走上了主席台,也立刻冲了进去,举起父亲的账本对大家说:   “这个就是倪清的书本。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大家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这本用针线缝合起来的书本,感到莫名的怪异,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呆滞了。而倪清的父亲接过费理手中的书本仔细翻开看着,他识字不多,却对数字敏感。倪清立即向大家宣布:   “我家后墙上文字都是这位收废品的少年写的,他叫费理,也很聪明。”大家很是不理解,为什么一位收废品的少年会把书本上的文字写到你家的后墙上呢?费理立即站到主席台中央和倪清肩并着肩,说道:   “因为他每天把自己的课本撕一页下来给我学习,我害怕弄丢了它,就故意让父亲用它来记账,同时也将自己白天所学东西记录在他们家的后墙上,方便他日后复习。”   “哎呀!我的妈,一年也有好几万的收入啊!节约自家孩子上学的成本,让我家的娃教你的孩子,你这算盘打得可真响啊!难怪收破烂都有车开,坑我们这些白汗累成黑汗的农民工!”倪清父亲翻着账本,在心里默算了下,便大声嘀咕出来了。迅而冲下主席台,朝校门口收废品的三轮车奔去。对着费理的爸爸便大吼大叫道:   “我家孩子给你娃上课得收学费,怎么能让你家娃白学呢?”   “哎哟,要交学费也不会交给你啊,我得给学校。”费理的父亲刚把话说完,其他家长及学校领导也围了上来,见这收废品的都开口,便摒弃了先前劝导他送孩子上学而不搭理的怨气。有些围观家长也随即附和道:   “这么聪明的孩子,早就应该送到学校来读书。让孩子跟着做生意耽误了他一生,做父母的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不为自己也应为孩子多考虑一下啊,他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费理的父亲在众人的舆论和压力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下学期开始,每天倪清路过废品站时都会邀上费理一起去上学校,二人便成为了最要好的学习和生活伙伴。 共 45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