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她的热情让我激动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见我笑了,她也笑了,并艰难地想从床上坐起来,我连忙趋前一步做着手势阻止她说,你快躺着,快躺着,千万别起来。   其实无需我阻止,她做牵引后的身体情况根本起不来,所以,她做了做姿势后又躺了下去。但她马上吩咐同病房临床的一个年轻地方女病号,你快点帮我搬个凳子给他坐。那女病号搬过来后,她招呼我说,快坐下。说着伸手把扇子递给了我,还招呼着那个女病号给我端水。   这一系列的热情,让我真的有点应接不暇了。我接过了扇子,一看那把扇子挺眼熟,有点犹豫的想,这不是昨天被我搞得裂开的扇子吗?犹豫着还是打开了扇子,见到裂开之处已经用胶布粘好了,而且能看得出,粘这把扇子一定费了很大功夫,而且是动了一番心思。因为,那扇子粘得很巧妙,虽然白色的胶布与黑色的扇面有很大的反差,可是却剪裁得很精致,细细的一溜子胶布将裂缝粘合在一起,如果不打开,还真看不出扇子是修理过的。估计是把胶布先剪成细细的胶布条,粘贴好后又进行了修剪。我端详着扇子,不由地为如此精致的修补而惊叹了。   正在我端详着扇子,内心里涌满了赞许时,一杯橘子水递到了我的面前。那个女病号说,大哥,喝点水吧!S姐从上午就冲好了,放在水盆里一直给你冰着,怕喝着不凉,还让我去护士那里要了点给发烧病人降温的冰块放在盆子里降温,你快喝点吧!   我捧着这杯冰凉冰凉的橘子水,心里真的很感动。八月的天很热,那时候冰箱还是很奢侈的东东,病房更是不可能配备的,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确实是动了脑子。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市面上的夏令冷饮,除了一些冰棍和带点牛奶的雪糕外,没有更多丰富多彩的品种。那些说是汽水的东西,喝起来除了有点碳酸气外,味道是很寡淡的。可是这杯橘子水冲得很浓,橘子水的颜色也很重,估计是放了很多橘子粉冲泡而成的,这在当时已经算是很高规格的招待了。   我端着这杯冰镇的橘子水,还没顾上品尝之时,她又招呼那个女孩说,快点把脸盆里的毛巾拧出来给他擦擦汗啊!   那个女孩听了后,连忙走到窗子下的小桌子上,从脸盆里捞出了一条崭新的毛巾,拧干后送到我的手里。   哇,当时我真的有点惊讶了。她精心为我准备这么多防暑的东西,而且很显然是很早就准备好。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如此像对待贵宾一样的接待我,并且明显是精心准备而成的。一时半会儿,我愣在那里感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当我抬起头把目光投向她时,看到她的两只大眼睛正充满热情地看着我。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我从她的眼神里读出关切和热情。   男人啊,最容易被感动了。拿着粘贴好的扇子,端着冰凉的橘子水,还有刚递过来的湿毛巾,我好激动啊!想着接毛巾却腾不出手来,当时的样子有点狼狈。虽然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从那个地方女病号强忍着笑的表情,我能感觉到当时的样子一定很狼狈,但却是一种幸福和激动的狼狈   说实话,从外面进来确实很热,我把扇子放在她的床上,又把橘子水杯放在她的床头柜上,这才接过毛巾擦了把汗。大热天的我本来已经是满脸满脖子的汗,她的热情让我激动的汗水哗哗哗地流着,用湿毛巾一擦,顿时感到很凉爽很舒服。   刚擦完后,那女孩迅速地接了过去,说,大哥,我给你涮一涮,你再擦一把吧!   我连忙说,不用,不用,擦一下就行了。   那女孩见状说,那你快喝点水吧!   我俩说这话时,躺在床上的她,挺艰难地转了一下身子,伸手从床头柜上端起了杯子,朝我递了过来,我连忙趋身接到手里。见我接过了杯子,她说,你快喝点水吧!   如此盛情,我能不喝一口啊!当我把杯子送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后,顿时有种沁入心脾的凉爽,还伴随着很温柔的感动。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翻腾了起来。她的这番热情和精心准备,处处体现了一种温柔和体贴。昨天我只是随口一说,用胶布粘一下还能用的扇子,今天就粘贴得那么精致。我怕热,她就准备了土方法冰镇的橘子水,还有崭新的湿毛巾。单从这点来看,她就比上海小姑娘热情,而且心很细也很有心,这种女性的细心和温柔,确实很让人感动。想着我和上海小姑娘通信半年多了,几乎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温柔和体贴,而和这个女孩不过见了一面,她表现出来的热情和细腻,让我看到了不同的女孩不同的表现方式。由不得地在心里掀起了波澜……   见我不吭气,她把扇子递给我轻声地问:你在想啥呢?快扇扇风吧!今天好像比昨天还热。   我接过扇子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了,内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我扇了几下后,端详着手里的扇子,说,这是你修理的吧?   她说,是的,昨天你说不让我丢,用胶布粘了还能用,所以我昨天晚上就按你说的修了一下。   我说,你修理的真好,一点也看不出,一定搞了很长时间吧?   她说,是啊,开始总是粘不好,反反复复粘了很长时间才搞好。   我点点头说,我能感觉出,要粘成这个样子,真的很不容易的,你的手很巧!   她赧然的一笑说,我的手也不巧,开始不好粘,慢慢地就好了。   我扇了一下说,真不简单,这要让我搞,还真的修不成你这个样子呢!   她对我的表扬似乎很开心,脸上甚至还涌现出一丝儿红晕。她指了指水杯说,你快多喝点水吧!那里还有呢!   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我看到盆子里果然还冰着一个大咖啡瓶子,刚才倒了一杯后还剩下大半杯子。看来,她确实是做了精心的准备啊!   有了这些前奏的铺垫,接下来我们之间的谈话就自如了很多。彼此聊一些工作、学习等情况。在交谈中我知道她是从山西入伍的,只是在我询问具体哪个地方时,她似乎犹豫了一下,支吾了一会儿才说在太原市。虽然她最终也没有明确的说,但我已经隐约感觉到她肯定不是太原市的,即便是属于太原,也可能是附近农村的。因为要是太原市的,她肯定脱口而出,不会有那些犹豫和支吾了。   见她如此犹豫地说,我当时心里确实有点想法。其实,她要是主动说自己是农村来的,我还真的不会多想什么。我本身就不想找干部子女,那个上海女孩的家里也是农村的。我选择对象的标准真的不是看家庭,只要是我喜欢的人就行。何况找对象也没俗气的找家庭吧!再说了,成家后是两个人生活,家庭的好坏对个人的生活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在这点上,我倒是觉得上海小姑娘更诚实点。按理说她爸爸是公社党委书记,在崇明岛那个县处级别的地方,她也算得上个小干部子女了,否则她是不可能当兵的。可她从和我认识的第一天起,只是给我说家是农村的,除了父亲在公社工作,以及姐姐是小学没有转正的民办老师外,余下的家人都是农民。而她爸爸是公社党委书记的情况,我还是结婚后才知道的。所以这个女孩的支吾,说明她还多少有些自卑。估计是怕我瞧不起她的家庭的缘故吧!   但有想法归有想法,我还是能理解她的犹豫。农村出来的人,大概都有些自卑吧!何况我姐姐在介绍我的情况时,肯定会告诉她我是干部子弟。其实有什么啊?父辈是父辈的荣耀,对于我们而言,丝毫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父辈再厉害再地位高,子女不成器照样被人耻笑。所以,在选择对象的问题上,出身真的在我的眼里不重要。要是想找门当户对的话,我的机会不是没有。   于是,我回避了这个家庭的问题,扯起了她们在医院工作的情况。交谈中,她告诉我,她原先在机关工作,似乎是做打字员吧!后来去了护校,毕业后提干分到了骨科等。看来,当时的医院大多是走这条路的。尽管那个时候还没有大面积的实行干部提升必须是院校毕业才可以,但是已经露出了一些端倪。而她们所在的四军大是教学单位,估计她们这里的提干大多是循着这条路进行的。那个上海小姑娘也是从护校毕业后,提干到妇产科的。   随着交谈的深入,她的话也多了起来,说一些在工作上的趣事等等,总之,那天俩人聊得挺不错。也许是我从进屋后就感受到的那份热情做基础,俩人像一对恋人般热烈地聊天。   说实话,有了与她的见面以及交流,前天被拒绝的郁闷已经基本化解了,而且当时的心理天平逐渐地转向了她。大概谈恋爱的方式和热情的程度,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可以改变人的看法和感觉吧!我和她的交谈以及她对我的热情,一下子让我有了好心情。时间过得十分快,转眼间又到了病房送流食的时间了。我听到走廊里的喊声传来后,便立刻站起身对她说,我先走了。   她看我站起身要走,阻拦着说,再坐会儿吧!下午没什么治疗,你多坐会儿吧!   我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只是怕再遇到昨天被人家护士盯着看的窘况。   那……那……!她犹豫着说了‘那’后,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已经明白她是想问我什么时候再来。   我说,明天要去战友的家里,如果时间早的话,我就来看你。要不然那就明天晚上来看你吧!但不知道晚上你们女病房是不是方便!   我说了这句话后,她的脸色似乎缓和了很多。说,没什么不方便的,那我等你,你一定要来啊!这话说得挺殷切的,又感动了我一下。但我已经站起身了,总不能因为她的殷切改变主意又留下来吧!我说,好,便对她挥挥手后出了病房的门。   在走廊里,迎面走过来一个护士,在我和她即将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突然转过脸紧盯着我看了看。当时我也没太在意,等走过去几步后,猛地想起来,这个护士的眼神很熟悉,仔细回想一下,正是昨天给她送流食的那个护士fdz。很显然,她也认出了我,所以才格外注意地看了看我!我心说,本来想躲过被人盯着看的窘况,没想到还是没躲过去,早知如此,还不如多待会儿呢!   出了骨科后,我看时间还早,便转到了检验科。想着还是给姐姐说一下我俩发展的情况吧!她那么关心我,我不能被窝放屁独吞,介绍见面了,便把姐姐甩在一边吧!   进了检验科时,姐姐不在。与姐姐一个科室的那个北京来当兵的女孩Xp见我进来后,热情招呼我说,你姐去病房采样了,你等会儿,她很快就回来了。   因我每次探亲都去检验科看姐姐,我们早就认识了,于是我坐在她身边的那个可以升降的圆形铁凳子上,边看她盯着显微镜工作,边和她聊了起来。   她问我,你谈对象的事进展得如何了?   听了她的话,我有点吃惊,不晓得她是问我和妇科的还是骨科的。   在我犹豫的时候,她笑了,说,还保密啊!你姐姐都给我说了。说你和妇科的一个上海小姑娘谈着呢!   听到这话,我明白她只是知道我以前的事,并不知道现在事情的发展,更不知道我前天已经被拒绝,以及我又见了一个的情况。   我笑了笑说,那个似乎不行了!   她从显微镜上抬起头转过脸,有些诧异地看着我。问,怎么不行了?那个女孩不是挺漂亮的啊!   我说,通了半年多的信,前天大概我的话说得不好,她已经明确告诉我不谈了。   她听了后说,啊,怎么会这样啊!   我说,不过,我姐又给我介绍了一个。   她一听后,问,介绍的哪里的?   我说,也是你们医院的,是骨科的一个女孩。   她问,骨科的?叫什么?   我说,她叫shy。   她听了后,‘哦’了一声,两眼盯着我看着。我发现她的目光里有了不小的惊诧。那目光让我一下子意识到她对我见这个女孩,感到吃惊和奇怪。我不知道她为何是这个表情!便问,你认识她吗?问了这话后,我才意识到我简直是问的没用的话,一个医院的怎么能不认识呢!如果不认识或者不知道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啊!   见她并没有回答我,我又问,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啊?   她听了后,盯着我看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她的笑似乎有点诡秘。   恰在此时,我姐姐端着个装满小瓶子的盘子走了进来。见我坐在那里,叫了声:SS,你咋来了?   我说,刚才从骨科过来,想给你汇报一下进展情况。   她听了后,说,那好,咱们出去说。   我说好,便转过脸对xp说,你忙啊!我先走了。   xp说,好,有空来玩啊!说这话时,我看到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表情似乎有些奇怪。我不明就里地感到十分诧异,为何她一听到姐姐给我介绍的是shy,便会出现如此表情,似乎还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当时我一心想着去给姐姐汇报情况,并没有多想。   出门后来到住院部对面的小花园的凉亭里,我给姐姐简单说了昨天他们走了后,以及今天我又和她交往的情况。言语中流露出感觉不错,想继续进行下去的想法。姐姐说,你觉得不错的话就继续多接触接触吧!我这个当姐姐的只能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如何发展和决定是你自己的事了。   我说,好,我再发展发展看吧!如果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她了。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对姐姐说,那我就回家了啊!   她说,好,你回去吧,今天下午采了不少样,我还要把检验搞出来呢!   与姐姐分手后,我乘车回到了家里。   一进门,妈妈对我说,刚才z叔叔打电话说,那个上海小姑娘送了一封信到他那里让你去拿。   听了她的话,我想起来了,那天她和我分手时,是说过她会写封信给我的,我还觉得奇怪,这两天怎么没看到她的信呢!原来是送到叔叔家里了。   我说,吃好饭我就去拿。   吃好饭后,我骑着车子又去了四医大,进门后我直奔z叔叔的家里,想着我一天两次来四医大,都是为了女朋友的事,觉得挺有意思。   进了门后,z叔叔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后,从茶几上拿起一份信递给我,说,这是那个女孩送来的。   我问,是她一个人来的吗?   他说,不是,还有一个小姑娘陪着,中午午休的时候送来的。说完后,他招呼我坐下,又问,你们谈得怎么样了啊?   我说,似乎不行了,估计这封信就是明确告诉我吧!   Z叔叔说,不行就不行了,让你阿姨再给你物色,医院里这么多小姑娘,还能挑不到媳妇吗!你的难点主要是在外地,要是在西安,那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说,是啊,她们在西安市,肯定不希望找外地的啊!   正在这时,屋里的电话响了,叔叔接了电话后说,好,我马上来。说完便站起来身。   见状,我马上告辞说,那您忙,我回去了。   吉林癫痫病正规医院癫痫病检查方法郑州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武汉哪个儿童医院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