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小榄镇最后一抹记忆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一条河流静谧流淌在城中村。这里脱离了闹市的喧嚣与五光十色的繁华,弥漫着与世无争的美好和古朴。河水静默,看不到暗涌激流,墨绿色的水面像经过世事沧桑而沉淀出来的色彩。拱形桥梁记下时代的脚印,斑驳而破损,几经后来的人工翻修,虽然有了一层新的涂抹,但时光的烙痕却无法被掩盖。   这是2003年小榄镇城中村留在我记忆深处的缩景。   这个有着“中国菊花文化艺术之乡”的小镇,拥有大都市的繁荣昌盛。楼房、商铺、公路不断扩建,日益庞大,把旧的房屋、街道拆除重整,拥有光鲜亮丽的外表,跟时代的脚步同迈。城中村,被闹市隔开,随处可见到旧时的瓦片盖顶的房子,石灰粉刷的墙体有的已经剥落,不再平整的墙面斑驳不堪,墙根处长满一层黛绿色的青苔,所有的旧时光只剩下这些凭证。   三三两两徐徐走过的行人,高高低低少了整齐划一的临岸房子,凌凌乱乱铺叠的河道阶梯,有点冷清的城中村,与百米之外的喧嚷街道形成正负片:一个在安静一隅恬怀岁月的洗礼;一个在喧嚣尘世为忙碌而躁动浮沉。   大道旁边有一座用水泥钢筋建造的葡萄架,同样粉刷了石灰油,面积大约有五六十平方。葡萄树藤粗壮,它们沿着葡萄架柱子往架面上攀附,茂密成荫;正午的阳光被葡萄的叶子搓碎,斑驳斑驳落在葡萄架下面的走道上。   葡萄架两边置有石条打造的长椅,每隔一米远就置有一条,供从由它这里路过的人们休憩。清凉的风从葡萄架的廊道穿过,温润的触感使你遗忘世间的纷争。如果你要从河道边上行走,有点逼仄的路道,不能驾车行驶,只能步行。有石头铺砌的梯级,一层层往上,到了一个顶点,又往下;想必当时的建造是随意的,没有刻意规建,只管把路道修好。是时代的遗留,文化的遗产,使你看到时代变化之前的小榄镇曾经的风貌。它的粗糙,被时代的快车磨砺出细腻的水印,在时光的倒影中,兀自耽美。   河面平静得不见一丝涟漪,它似乎,沉浸于小榄镇还没形成的最初。它应该是激烈的,有流动的,由高处往低处奔涌,水声哗哗,清澈见底,村妇挽起衣袖,卷起裤腿,落在河的浅水处,搓衣洗物;童孩们赤裸身子在它的怀中嬉戏玩耍,悦心的声浪应证这是生活的气息。可这一切,不再复见。河流非常沉默,像一个年迈的老者,坚忍了岁月给予他的沧桑洗礼,以一副智者的沉思姿态面对时代的变迁。   路道很长,沿着河岸边走,要耗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夜晚的河面,倒影出寻常人家窗户透出的灯火,星星点点,点缀了寂寞的河流白天的平乏,为它增添了一些娇美的韵味。是的,它的美只有接近它的人才能感受这份美的存在,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它的坚忍与持续,是美的延伸。   我租了一间旧房子暂住,里面有一张单人木板床,除此,空空荡荡,是靠近河岸的房子。出门便看到这条静谧的河流。我与它,天天相见,有时因为太过寂寞,我会沿着河岸边踏着错乱铺陈的阶石一直走。也不知要去哪里,想着当下的无着,很是忧苦。那时年轻,根本不懂生活的本质,只想随心,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初时要到这个小镇来,是因一个同窗在这里工作营生。而我,以为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从家乡千里迢迢投奔过来,想要改变杯水车薪的现状。手头的拮据使我不能漠视日子似水流逝,我没有游玩的资本,内心很清楚。我要去找工作,这是我惟一的出路。亦是我在这个小镇能落脚安生的惟一选择。年轻,好高骛远,太辛苦的不想干,工薪低的又瞧不起。晃晃悠悠,时间如同被我玩沙漏般玩走。又不能长时间呆在同窗的居所,毕竟那是一个集体的居所。不想同窗为难,打扰她一个星期左右,我收拾自己简单的行囊搬了出来。   一个陌生的城市,想要靠近它,有时并非易事。必须要全副身心融入来,你的处境才能真正得到解决。可是我做不到。工作处处碰壁,高不成低不就,没有谁能安慰自己,一个人承受着这种在成年人必会遭遇的困顿。孤苦无助时,是最想家的时候,原来离开父母,自己这样的无依无靠。父亲呢,他为养家,长年在外,辛苦拼命,他感觉孤独无援吗?   父亲是沉默寡言的汉子,内心孤苦,向来不会让我们知道,更不会在我们儿女面前哭诉,他在他儿女面前永远是一个淳朴坚强的角色;他有心事的时候,他的眼眸会罩有一层阴翳。这是我熟悉的忧伤,是属于父亲的。   没有出路,我便寻找出路。夜晚我沿着河岸边走,头顶有明亮的月色,在寂寥恢弘的苍穹慢慢游移。那时的我是脆弱的,走着走着,可以淌满一脸的泪。颓废消沉是没有出路的,我何其清楚。走在这条古朴的小道上,踏着阶石,却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答案。我苦闷去“寻找”——在夜场的声色犬马中买醉,企图以此逃避现实,不去正视生活必要承担的责任,享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夜深一个人走回来,夜风吹醒醺然的我,这种时候,使人更能看清楚自己的困顿,逃避是无法解决实质的本相,始终要去面对。那时,就连最繁荣的区域也熄燃了喧嚣,回归寂静的范畴,城中村更是肃静幽深,使人一下子便听到自己内心的动乱,这样的浮躁,与这时的城中村的静格格不入。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清醒的认识到,物质不易得,更不会在想法中谋求,它需要行动付出而获。困顿只是暂时的洪水猛兽,等这一段困境熬过去,回头想想,无非是一个人必须要历经的成长过程。   作了决定返回家乡的心念,我便退了暂居城中村的房子,打算去家乡附近的城市找一份工作安顿下来。   这个让我呆了三十多个日夜的小镇,在青春的叛逆与无知时期,它使我在成长之路留给我最有质感的思想,使我同时懂得,浮躁的背后需要“静”下心来,通过这份“静”的梳洗,它会给你带来新的天地。 女性癫痫病能治疗好的吗十堰治癫痫的中药有哪些哈尔滨看羊羔疯到哪里西安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