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星火】一诺倾情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一个长发齐肩的白衣女子,拖着行李箱优雅地走出机场。清丽可人的容颜,难掩久别重逢的兴奋和喜悦。只是在眼角眉梢隐匿着一丝淡淡的忧愁和落寞。   三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时间是世间万物万事最好的疗伤灵药。   踏上这片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土地,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青涩和茫然。女人,总会在爱过伤过以后,才会成熟蜕变,破茧成蝶,终究可以飞过沧海。   那一年,她只有二十三岁。   她叫林小蝶。她美丽,自信、年轻,她是学校公认的校花。追求她的男生可以从教室排到操场。她清新,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凡夫俗子她都没放在眼里。在那些整日如苍蝇般围着她转的男孩里,却一直没有那个男孩的影子。   男孩叫徐如峰,山峰的峰。他安静,优秀,甚至还有一丝忧郁。他白白净净,戴着一副眼镜,瘦弱的身板迎风而立。总让人觉得他有一种文人的万千风骨。在这个喧嚣热闹的红尘中,林小蝶于人群中只一眼便记住了他。   只一眼,便恍如隔世。   校庆演出前,林小蝶作为舞蹈团的骨干卖力地排演,甚至通宵达旦。那天正好下着雨,她急匆匆地走出排练室,心里正嘀咕着怎么回去。初秋的雨还是很凉的,尤其是夜晚。她可不想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感冒,白白错失这样一个表演的机会——舞蹈可是她的最爱。   偌大的教学楼前,她像一片飘零的秋叶,无依无靠,随风而去。因为下雨,操场上,教室里已经罕有人影了。她想打电话给室友,又怕她们已经睡了;她想打电话找那帮平日里总在她身边晃悠的男生,只是她从未记过他们的号码。   索性横了心,林小蝶冲进越来越大的雨中,感受下这大自然的天然屏幕也是不错的。没几步,雨就停了。她放下遮在头顶的双手,就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有点拘谨的在她头顶为她撑起了一把伞。   “我看你没打伞……”男孩诺诺地,“我不是坏人,你放心!”   男孩那半边的衣服都已经湿了,而她却干干爽爽。林小蝶的心,登时有了暖意。她下意识地靠近了男孩,为了让俩人间距离更少些,也让他暴露雨中的身子更少些。   就这样,一个秋雨肆虐的夜晚,初见的男孩女孩相依相偎着躲避秋雨的侵袭。   他送她到了宿舍楼下,没有留下名字就走了。   后来,林小蝶和好友薛美美在林荫道散步时,远远地看见了徐如峰。林小蝶便随口问了一句。从好友薛美美口中知道,他叫徐如峰。高她一级,成绩优秀,几乎年年摘走一等奖学金的桂冠。只是他的家境不是很好,生活里有些拮据。所以,不太跟人合群,总是独来独往。   “哎?你打听他干嘛?难不成咱们高傲的公主想把橄榄枝抛给他?”薛美美取笑她。   她娇嗔地瞪一眼薛美美,“就你脑子里整天情啊爱啊的,羞死人了!别把别人想歪了!”   再后来,林小蝶总能于千万人中轻易捕捉到他的身影。他的身影总是来去匆匆,不见为谁停留过。   有一天,薛美美一脸甜蜜的跑来找她。   “小蝶,有个男生向我表白了,你帮我参谋参谋呗?今晚,在今生缘订了位子。你跟我一块去呗!”   “我?没兴趣!不去!你们甜甜蜜蜜,我去了干嘛?超级大灯泡啊!”   “哎,我可告诉你。王强跟徐如峰可是一个宿舍的哥们,说好了邀他一起来的。你不去拉倒!”薛美美一副爱去不去的样子。   “我去,我去!”林小蝶搂着好友的肩膀撒娇。她一直没有好好跟徐如峰说声谢谢,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还没见色呢,就开始忘友了吧!”薛美美毫不怜惜的拧了下林小蝶的娃娃脸。直到林小蝶哇哇大叫救命才饶了她。两个人笑闹成一团。青春年少的日子总是这么简单快乐。   晚上,两个女孩子挽着胳膊亲昵地走进今生缘,果然看到了徐如峰。徐如峰和王强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看见她们,王强就兴奋地喊道:“嗨!美女,在这边!”   林小蝶坐在了徐如峰的对面,徐如峰看见她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   “你好!小蝶美女,老听美美说起你,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王强有些兴奋,被薛美美踩了一脚,“哎呦!哦,这是我室友徐如峰。如峰,美美你见过的,这位是美美的好朋友林小蝶,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人啊!”王强好不容易发表完他的长篇大论。   薛美美不悦地哼着:“小蝶,别理他!”   身穿制服的服务生走过来。   “两位美女,想吃什么?尽管点!”   “随意就成。”   “别跟他客气,又不花他的钱!”薛美美是个率性的女孩子,花起钱来那也是毫不含糊。王强喜欢的就是她不做作的这一点。女人花男人的钱天经地义。花你的钱那是看得起你。男人挣钱不就是给女人花的吗?更何况这是他老子的钱。花就花呗,为博美人一笑,值了!   整顿饭,徐如峰的话一直很少,只是温和地笑着,看着。林小蝶时不时打击取笑一下好友,气氛融洽又快乐。   饭后,薛美美和王强你情我浓地走在前面。林小蝶和徐如峰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那天真是谢谢你啊!一直想当面谢谢你的。”林小蝶用脚踢起地上一块很小的石子。   “举手之劳,你不用这么在意。”徐如峰淡淡地回答。   他总是这样淡淡的表情。淡得犹如天边的星星,可望而不可及。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薛美美和王强一起出去,总会叫上他俩。随着相处的加深,林小蝶本不平静的心更不平静了。   她喜欢徐如峰纯朴至善的性情,喜欢他温和有礼的风格、喜欢他的笑,喜欢他举手投足间的从容不迫。可是女孩天生的矜持又让她说不出口。就这样淡淡相处着,谁也没有率先捅破那层窗户纸。然而在外人看来,他们时常成双成对的,俨然是一对羡煞人的情侣了。   “蝶,不是我说你,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枉费我当初的好心!”薛美美不满地朝林小蝶嚷嚷。   “我可是牺牲了宝贵的二人独处的时间来成全你们!”   “哎呀!知道你的付出,我记着呢!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说真的,你们怎么回事?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薛美美正色地问。   “我……我……总不能先开口吧?”林小蝶支支吾吾。“也许青少年癫痫发作怎么急救,人家没有那意思呢!”   “回头,我让王强好好问问他。过几天,我生日。王强要给我办个聚会,你们都要来!把事给挑明了,死活给个信啊!最看不得你们婆婆妈妈的!”薛美美有些心疼好友。林小蝶一向是眼高于顶,在爱情面前,终是谁先动心谁就是输。   三天后,王强在酒店为薛美美举办了一个浪漫的生日Party。酒店是王强的父亲开的,王强是个典型的富二代。这在他平时的还真看不出来。林小蝶为好友感到欣慰。好友终没有选错人。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王强显然没有沾染有钱人的通病。   鲜花美酒中,林小蝶第一次喝了酒。当辛辣的味觉刺激通过食管缓缓流入胃里,再随着血液循环扩散至全身各处,林小蝶感觉浑身都是火热的,膨胀的,迫切需要释放心里的那把火。偏偏她又是个传统的女子,害羞腼腆又守住了她的口。心里的波涛汹涌终是表现不出来,她只是咯咯傻笑着,一直笑着。   “蝶,你醉了!”薛美美扶住满脸通红的林小蝶。   “徐如峰,你先送小蝶回去吧。”薛美美担忧地说。她原打算今天促成一件好事的,看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也好。”徐如峰揽过林小蝶的肩膀,“你们继续玩,她这样子,你也不放心啊!交给我吧。”   “打车回去吧!”薛美美在后面追着道。   徐如峰搀着林小蝶走出酒店,站在路牙边招出租车。   “我们走走吧?”林小蝶红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见底,哪里有半分酒醉的影子。   “啊?哦……好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人来人往的城市街头。夜晚的风凉意袭人,林小蝶不觉打了个寒战。徐如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小蝶身上。动作是那么的自然,随意。   林小蝶又想起了雨中的那一晚。他的体贴,温柔,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闯进了她封闭已久的心。   原本想着事情就会这样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事实上,也确实是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了,只是没有朝向她希望的那个方向。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委屈。是她不够好,还是她暗示的不明显,还是他当真不解风情,亦或是他早已心有所属?今晚,林小蝶决定一定要弄个明白。爱情总有一天会被暧昧拖死。她不想看见那样的结局。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小蝶鼓足了勇气,看着身边的徐如峰。倔强又执着。   “你美丽,恬静又温柔。是个极好的女孩子。”   “为什么没有人真心喜欢我?他们只看到了我光鲜亮丽的外表,而从来不在意我那伤感漂泊的内心?”   林小蝶悲从中来。她一直知道自己的美丽,更加了解世人对她美丽的觊觎,所以,她从不轻易接受,因为她怕失去,她怕没人能够给她最美最真的相遇。时间久了,心也就慢慢冰封了起来。任红尘纷扰,我自乐逍遥。徐如峰,却如那茫茫雪原的那一米阳光,照射着她,温暖了她。却又始终在原地徘徊。   “怎么会没人在乎你,喜欢你呢?”   “你呢?你喜欢吗?”   “我……”徐如峰终是开不了口。   “我只问你,你喜欢我吗?”林小蝶一字一句地盯着他的眼睛不允许他退缩回避。   “我怕……会委屈了你!”徐如峰呐呐地说,“你就像天空那一轮完美的明月,而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沧海一粟,我怎敢惊扰那份永恒的美好?只要每天看得到,我就是满足的……”   “嘘!”林小蝶眼睛里蓄满了惊喜的泪水,“别说,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感觉。我只在乎你,”   徐如峰看着林小蝶,久久地注视着。   那天晚上,徐如峰告诉林小蝶,他自幼家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总是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因为他明白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是多么不易。当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他已经帮久病的父亲撑起了半边的家。高三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了。他只得辍学回家。是一个好心的叔叔资助他,一直到现在。他能站在这里,全是那位叔叔的恩惠。他只有加倍的努力学习,他只有用自己的优秀来回报他。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照顾他的一切,因为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叔叔给的。   这些,让林小蝶更加相信自己的选择。懂得感恩的男人是那么的侠骨柔肠,让她移不开眼睛!   “我愿意和你一起回报这份恩情!”林小蝶紧紧握住徐如峰的手,目光坚定。   两颗年轻的心在那一刻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快乐的日子处处盛开幸福的花湖北颞叶癫痫新疗法儿。他们把所有年轻人恋爱该去的地方去了一遍。看电影,爬山,压马路,转眼,期末考试的时间到了。他们开始各自忙碌起来。见面的日子明显少了许多。   薛美美和林小蝶有一天下了课,去食堂打饭的路上,看见林荫道的拐角处,徐如峰和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拉拉扯扯的,女孩哭得跟个泪人似的,钻进徐如峰的怀里。徐如峰抱着她,温柔地拍着,像极了闹别扭的热恋情侣。   “这……谁啊?”薛美美怒道。   林小蝶已是说不出话来。“我们走!”她咬牙硬是将眼泪咽了回去。   “凭什么?要走也要弄个明白!”薛美美拽着林小蝶冲到了两个人面前。徐如峰惊慌地望着怒气冲天的林小蝶和薛美美,“你们误会了!听我解释!”   “事实摆在这儿,还有话说吗?”林小蝶抖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气愤,可是她看起来又那么平静。   “哥,她们是谁?”女孩站直身子,扑闪着纯真无邪的大眼睛,疑惑地问。她们的敌意那么明显,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一声哥,林小蝶和薛美美便失去了招架的能力。   “晴晴,她是我的女朋友林小蝶,林小蝶的好朋友薛美美。她是我妹妹,任晴晴。”没听说他有个妹妹啊!还是个异姓妹妹?林小蝶心里疑惑不已。   “我叔叔家的!”徐如峰像是猜透了林小蝶的心事,又补充说。   哦!林小蝶隐约记得徐如峰说他有个资助他上学的叔叔在这个城市里,叔叔家有个女儿。想必就是这位了。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徐如峰接着说,又询问地看向任晴晴。   “我不去,我要回家了。”   “哥,别忘了我给你说的话!”   “再见!”任晴晴风风火火地走了。   原来,任晴晴喜欢上一个男孩,可她爸死活不同意。父女俩三天两头地吵也没吵出个结果,没办法任晴晴就跑来请救兵了。徐如峰答应跟老爷子谈谈。后来,徐如峰也劝过老爷子,然而终究是没有结果,任晴晴索性离开家搬到学校里去住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小蝶感慨。   期末考试完,同学们陆续离校了。林小蝶和徐如峰这对新恋人自然是执手相望泪两行,依依不舍。   终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徐如峰送走了林小蝶就去了任晴晴家。老爷子因为这事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终于在又一次的争吵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偏方下住进了医院。徐如峰这个寒假没能回家,全在医院里度过了。   开学后,徐如峰忙碌了很多,他要上课,还要照顾任老爷子,任晴晴那里他跑得也更勤了。老爷子嘴硬心里着急,任晴晴倔强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徐如峰夹在中间不得不两头兼顾。以至于有时一星期也见不了林小蝶一面,有时见着时也是疲惫不堪的样子。 共 124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